《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9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法师不是玄门人吗?玄门规矩可以婚嫁?”

  “我可不可以婚嫁关你屁事!难道我不能婚嫁,你有理由占我身体了?”
  “没有没有,我再也不敢了。”
  “揪着自己的耳朵正式的向我道歉。”
  流沙将军乖乖听话,双手揪住自己耳朵,“神通大法师,小人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大法师,小人该死!”
  “你也知道你该死是吧。”南宫兜铃用刀子在他脸来回划,“先削掉你鼻子好呢,还是剜掉你眼珠子?不如先割你这没礼貌、乱舔人的贱舌头吧。”
  流沙将军痛哭起来,鼻涕垂下老长,恶心巴拉的粘在胡子。
  “你冤枉好人,还公然污辱女子,这种目无王法的事,我猜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我可会读心术!你要是说谎,我立即切掉你这里!”
  南宫兜铃把刀尖狠狠扎进他裤裆里,没碰到他,倒把他裤子钉在地,刀锋贴着他腿间无耻的肉片。
  虽然压根不会读心术,但她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彻底把流沙将军骗倒了,他招认,“大王最近想合并我和青龙的部队,让青龙成为正将军,我是副将军,负责辅助他,还得服从他的命令。”
  “别停下,继续说,我听着呢,手也别放下,给我抓着耳朵!”
  流沙将军吸了一下鼻涕,“他明明我年轻,是个毛头小子,我的作战经验他多了不止二十年,他之前赢了几场仗,收回了不少失地,趁机讨了大王欢心而已,一想到以后这小子竟要凌驾在我头,我气不过,听闻他的军队伤亡惨重,我便谋划着,只要逮住他一点点差错,将他治死……”
  “以前做过这种害人的事吗?”
  “法师既会读心术,我也不瞒你,我现在的位置,也是通过设计陷害前一任将军才换来的……”

  “那强良家女子呢?”
  “一两次而已……”
  “是吗?”南宫兜铃用手指头按在刀柄,朝他腿间推过去。
  流沙将军立马说:“三四次,不不不,五六次,也许有十几次,我实在不记得了。”
  “看来你滥用军权,做的坏事不少啊,你这贱人,杀你还脏了我的手。你那么喜欢把人凌迟处死?我让你切身体验一下凌迟是什么感受。”
  流沙将军惊恐的看着她,“法师这话是什么意思?法师饶命啊!法师!”
  南宫兜铃不听他的求饶,白符一贴,双手放在唇边,念下“皆空咒”,流沙将军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她挽起衣袖,拔出插在他裆的刀子,按住流沙将军的脸,三下五除二的刮掉他脸的胡子,手法粗鲁,也很不熟练,在流沙将军脸留下许多细细的刀口,往外流血。

  做完这件事,南宫兜铃从帐帘探头出去,揪住一名路过的无辜士兵,拽进帐篷,对方正要拔剑,她用引魂幡敲在他颈椎的玉竹穴,士兵立即不省人事。
  引魂派,有一招易容法术,可以直接将施法者本人的相貌和打扮同时变成另外一番模样;
  她算计着,启动这法术的话,会把她所剩无几的灵气一口气用光,待会还有其他计划,不可现在耗尽灵气。
  退而求其次,把士兵衣服扒了下来,只给他留下一套袭衣,袭衣是贴身的长袖内衣裤,她可不想穿这充满汗臭味的东西。
  穿兵服、长裤和短靴,衣外面罩竹片盔甲,扯来一块破布,裹住头发当作汗巾,再把士兵戴的铁头盔摘下来,自己戴,引魂幡斜插在腰间。
  如此一来,和军营里的其他士兵一模一样,一点也不起眼。

  但也并非毫无风险,万一有人眼尖认出她的引魂幡,事情照样会黄。
  拿出香佛锦袋,这法宝从李续断手借来,她忘记还了,现在正好派用场。
  袋口敞开,罩在流沙将军头,袋子把他身体缩小,吸了进去,收紧袋口,走出帐篷,左右看了又看,来回巡逻走动的士兵以为她是同伴,并不把她当回事。
  南宫兜铃一路摆出若无其事的态度,走到军营央的操练场。
  烈日下,青龙将军跪在那里,肩膀扛着沉重的木枷锁,双手和脑袋困在枷锁,手掌断指处缠着简陋肮脏的布条用以止血。
  南宫兜铃心一揪,这伙人帮他止血,料想不是出于好心,而是要延长他的命,叫他撑到明天正午的行刑之时。
  等到附近无人走动,南宫兜铃悄悄走近,白符飞出,贴在看守青龙的四名士兵后背,士兵们都给定住,像根木头一样目视前方。
  南宫兜铃蹲在青龙面前,他低垂着头,干燥的嘴唇在无意识的蠕动着,半昏半醒,听见他在悄声说着什么。
  南宫兜铃把耳朵凑近。

  “兜铃……”
  原来是在叫自己名字。
  她鼻头一酸,眼眶一热,对他说:“我这带你走。”
  青龙依旧神志不清,没有回话。
  南宫兜铃用法术松开枷锁,打开锦袋,流沙将军掉了出来。

  是时候启动易容法术了,她手指夹着白符,在眼前流畅的划出一道弧线,流沙将军的身材和模样,包括身的衣服,全变成了和青龙一样。
  她将木枷锁架在他身,用咒语重新锁,让流沙将军代替青龙跪在这里受烈日蒸烤。
  她暗自试探,灵气果然用光了,连最基本的浮提咒都使不出来,只能靠双脚走出这个有着四十万大军的军营。
  把青龙装回香佛锦袋,放在胸口的衣襟里,用一种怜惜的力气按着胸前,“青龙,你受苦了,好好在里面休息,我一定会让你安全脱困。”
  南宫兜铃走到军营出口,守门的士兵在她面前交错架起长矛,问:“去哪里?”
  “给流沙将军跑腿,送一份机密信函去都城。”
  “出入都得出示军牌,你不知道吗?还不把军牌拿出来。”
  南宫兜铃忘记把军牌也一并偷出,她神色略有迟疑,士兵立即起了疑心,细细打量她,“山长水远送信函却不牵马?不对!我见过你!分明是青龙将军之前带进来的贴身随从!你应该正在接受流沙将军的审问,怎会跑了出来?待我把你抓回去!”
  吆喝下,附近十几名士兵跑过了,将她围住,长矛密集刺来。
  南宫兜铃使不出法术,只能硬碰硬,身形跳起,踩在一人的长矛尖,借力使力,再往跳,踩在一名士兵脑袋,双手撑住他肩膀,南宫兜铃头朝下,翻个跟头,双脚平稳落地,扎开一个马步,顺势给这名士兵来了个过肩摔,丢向他的同伴,一群人像受到撞击后的保龄球瓶子,稀里哗啦的倒下。
  耳边有急迫的刺痛感,扭头一看,长矛逼近在她脑后仅仅一根手指距离,一名士兵躲在她身后偷袭她。
  南宫兜铃拍开长矛,往前一步,使出无敌夺魄升天拳的招式,一拳打在士兵肚子,士兵呜哇一声呕出胃里的酸水。
  南宫兜铃推开他,拍拍手,对方后退两步,倒下。
  有人大叫一声:“弓箭手位!逆贼青龙的随从要跑了!”
  传来齐刷刷的跑动声,帐篷后面闪出一队弓箭手,跑动间,纷纷从后背箭筒里抽出羽箭,在离她几米外的地方,单膝着地,拉开弓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