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8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流沙将军又吩咐道:“给他戴枷锁,绑在军营里最显眼的地方,让他那几百名投奔我的部下看看,他们将军是什么货色。明天正午,集合全员,在所有人面前对青龙实行凌迟。”

  士兵答应,把昏迷的青龙拖走,所经之处,留下一道湿漉漉的血痕。
  流沙将军处置完青龙,扭头走到南宫兜铃身边,像一只秃鹫绕着一块腐肉打转。
  她万般柔弱,千般无助,筋骨酥软,连紧握拳头这种小事也做不到。
  “抬进我的大帐去,我要亲自审问这个来路不明的奸细。”
  两名士兵架着她双臂,把她带进帐篷,扔在塌下,南宫兜铃头昏脑涨,腹部好似给人塞了一盏火炉,燥热的难以忍受。
  勉强抬起手,用衣袖擦去嘴边的鼻血。
  忽地,肩披着的狼皮被猛然掀开,丢弃在一边。
  后背给野狼利爪撕烂过的布料间,肩胛肌肤像初雪若隐若现。
  她扭头一看,流沙将军不知何时进入帐篷,挺着他胖胖的肚子站在她身后。

  南宫兜铃颤巍巍的拿出白符,伸向他。
  流沙将军抓住她手腕,把她整个人拽起,扔到榻。
  白符脱手,她撑着身体往后倒退,算嘴唇还有力气念咒,可是灵气一点运不出来,除了一退再退,别无他法。
  双腿给他拽去,“哐当”一声,腰间挂着的引魂幡给他抽走,丢到地。
  他跪在她身前,掀开她衣摆,抚摸她光滑的膝盖。
  体内蛊虫往她更深处肆虐。
  热潮令她喘息不宁。
  她意识到,定是齐天法师躲在外边加重了咒语。

  南宫兜铃瘫倒在榻,视线虚化,再清晰时,眼前的人,竟是李续断。
  “师叔?你来救我了?”南宫兜铃伸手朝他抓去,对方顺势握住她手,放在嘴边轻吻不断。
  她痴痴看着李续断的动作,“师叔,你要对我做什么?”
  “你觉得我想对你做什么?”李续断那双薄唇好似含着欲火,朝她微笑,眼角流露撩人的风情,双眼皮下,黝黑深邃的眼球里流动粗野与狂暴的气息;

  他本龙眉凤眼,正直温柔,英武掺着书生气,此刻却翻天覆地变了个样,如一头蠢蠢欲动的野兽,眸间充满了狂野的侵略性,一刻不肯松懈的盯着她。
  他抬起她脚踝,脱了她的木屐,将她小脚扛在肩,英俊的脸贴在她脚背,性感的唇细细碎碎的吻在她脚趾之间。
  他对她脚趾又吻、又啃,似乎要用最野蛮的方式把她吃掉。
  见李续断对自己身子展现出如此沉醉迷恋的表情,一霎那给他逼入了绝境,她的内心顿时融化成水,再不想从他身前逃走。!

  这男人一出现能乱她理智,她哪能拒绝得了他。
  他俯低身体,自她纤细小腿一路吻过来。
  她咬着嘴唇,像一只不慎掉出鸟巢的雏鸟,掉进落叶堆里瑟瑟发抖,对凶吉未卜的命运充满了期待和恐惧。
  有浓密的毛皮在她皮肤扫荡。
  怎么会这样?
  她抚摸他脸,李续断抬起头看他,她疑惑,他并没有长胡子,可这五官摸起来却有粗砺胡须填满她指缝。

  他将她裙摆卷起,推向她大腿。
  “不要……师叔……我怕……”
  “怕?有什么好怕的?”他带着盗贼般的奸猾笑意,色眯眯,贼兮兮的。
  南宫兜铃有点惊讶,这个憨笨直率的木鱼脑袋竟然会对她露出如此卑鄙的笑容。
  叫她一阵慌乱。
  她再次抵抗,“师叔不要!”

  李续断压在她身,掐住她红通通的脸蛋,强迫她微微仰起下巴,“待本将军好好尝尝你小嘴,定把你这只小蹄子驯得服服帖帖。虽然缺了颗牙,可这小模样还是这么的标致,你的小舌头一定很可口,来……乖乖给我张开嘴。”
  本将军?
  南宫兜铃脑乱乱纷纷,脖子红线穿的铃铛儿叮铃铃响动。
  这响声犹如一道冰冷的清泉穿透她五脏六腑,冻结了她身体里的蛊虫,虫子停在某处,一时不动了。
  南宫兜铃打个激灵,霎时间清醒过来,看着眼前,哪是什么英俊非凡的李续断,分明是一只长满鬃毛的猪头,正在撅着厚厚的嘴唇往她凑过来,呼吸间喷吐着臭气。
  要是给他亲到嘴唇,这辈子都阴影难消。
  力气回到身,她猛地抬起膝盖,狠狠顶在他屁股,流沙将军惨叫着滚落塌下。

  “你竟敢冒充我师叔耍我!”南宫兜铃站在榻,愤怒的指着他。
  “我哪有冒充,是你自己不停对着我喊师叔长师叔短的!”流沙将军捂着给她踢伤的腿间,对着帐篷外喊了一声:“齐天法师!你为何停下咒语!“
  齐天法师掀开门帘跑进来,“我没有停下,怎么回事?这贱婢莫非又用真气封住了蛊虫?”
  齐天法师扶起流沙将军,“将军?你没事吧?”
  “她踢我要害!你赶紧用你的蛊毒给她点颜色瞧瞧!”

  “是!”齐天法师双手划手决。
  咒语依旧无用,齐天法师急得出汗。
  南宫兜铃跳下床榻,顺手捡起地的引魂幡,把乱窜的真气稳住,重新凝聚在手臂,纯铁打造的引魂幡毫不客气的敲向这三寸钉的脑袋。
  三寸钉在空翻滚数圈,嘴里飞出五六颗牙,狼狈摔在地,晕在帐篷角落,嘴角流出掺血的口水。
  流沙将军慌忙提起解开了腰带的裤子,“来人啊……”

  南宫兜铃不等他下达完整的命令,白符往他脑门一贴,流沙将军立时定住,一动不动。
  南宫兜铃气得要命,“你竟然吃我豆腐!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她从地抓起一把土,塞进流沙将军嘴里,还不够泄愤,她扬手“啪啪”甩他巴掌,连续打了十七八下,把他这猪头打得鼻青脸肿,嘴血横流,自己手心也是火辣辣的疼,心还是不爽。
  景翠惨死和青龙断指的画面不停在脑袋里重演,又想起刚才在榻羞辱她的场面,怒火烧,焚得她心肝脾脏都要裂开。
  “你死不足惜。”
  南宫兜铃拔出流沙将军随身携带的小刀子,架在他脖子,想一口气割断他的咽喉。
  一转念,有了另外的打算。
  她把他白符撕开,流沙将军哆嗦一下回过神,还想继续扯着嗓子大喊,惊讶的发现自己嘴里塞着满满的土,他往旁边呕出。
  南宫兜铃用刀子戳在他裤裆,流沙将军顿时脸色发绿。
  “你要是放声叫人,我把你这玩意儿给割下来,然后在你伤口抹盐巴辣椒水,叫你享受享受人间极乐。”
  忽然一阵臭味弥漫,南宫兜铃低头一看,流沙将军的裤裆湿透,跪地的膝盖浸泡在尿水之。
  南宫兜铃用衣袖捂住鼻子,“你怎么那么没出息?我还没动手给你宫刑,你吓得尿裤子了?好重的尿骚味!”

  “不要给我宫刑,不要……”流沙将军拱手求饶,泪流满面,“我不要当个宦官。”
  南宫兜铃用刀尖在他尿裤子的地方打转,“我要是没有醒过来,岂不是让你全身舔了个遍,紧接着再把我吃干抹净?”
  “我……我没有恶意的。”
  “呵,没有恶意。你可知道在不情愿的前提下失去贞洁,对一个女子的心理伤害有多大?我要是真的给你了,我可能再也不能振作起来,轻则下半辈子性冷淡,重则跑去自杀,没办法再好好的和男人谈恋爱,更别提结婚生孩子,你说我损失大不大?你一句没有恶意想让我原谅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