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8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看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趁这三寸钉仍然处于惊愕状态,南宫兜铃紧急启动法术,这一回,她同时把十二张白符散入半空,白符化为烟雾。
  军营周围的树木簌簌摇动,霎时间,十二棵粗壮的大树拔出树根,飞入空,纷纷跳进军营,震得整片地面都在摇撼。
  士兵们都站不稳,东倒西歪跌在地,目瞪口呆的望着围绕在南宫兜铃身边的参天大树。
  这些树木好像全部活了过来,像人类一样以树根为脚,树枝为手,仿佛有生命灵魂,带着一股愤怒,迈步向前,用狂乱的树枝卷住士兵,一个个往高空丢去。

  落下来的士兵个个骨折重伤。
  士兵们朝树木射箭、刺矛,树木无动于衷,枝叶如飓风横扫,再次拍飞一大群士兵,如雨点砸落远处。
  转眼间收拾掉了百人。
  南宫兜铃冷漠的动着嘴唇,“我已经手下留情,只伤人,不杀人,我不想滥杀无辜,但不代表我不会狠心杀人,你逼的我急了,我便血洗你的军营,流沙将军,投降才是正路,你考虑清楚,是点到为止即可,还是要叫我翻脸?”
  “投降?妄想!齐天法师你这窝囊货,快用你的咒语怼死她!”

  树木凭着南宫兜铃的意志力,用浓密的枝叶扫向他,流沙将军慌忙躲在士兵身后,又吩咐另一拨人马,“你们去拿火把,把这些树妖烧掉!”
  他倒挺机智的,能够迅速想出应急措施指挥下属,不愧是富有征战经验的将军;
  不过他算错了一步,那是他应对的,可不是普通人,是南宫兜铃。
  “这不是树妖,这是‘沙门咒’,可以任意操纵任何死物代替我行动。”南宫兜铃说完,树木挥动底部树根,伸入士兵们身体间的缝隙,缠住流沙将军的脖子,将他高高吊起,在空甩来甩去。
  大肚将军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样在枝叶飞甩哇哇大叫,狼狈不已。
  “流沙将军!”齐天法师立即念咒,青龙将军瞬间惨叫,双手狂乱的抓挠衣服,衣襟撕烂,青龙将军把胸前皮肉挠得血肉模糊。
  想必是蛊虫借着咒语在他体内疯狂作祟。
  南宫兜铃见不得他受苦,一时分心,意志力松散,法术失效,树根松脱,流沙将军从高处掉落。
  齐天法师拂尘一挥,一块帐帘飞过去,裹住流沙将军的身体,让他安稳降落地面。
  齐天法师知道她的弱点是青龙,加重咒语折磨青龙;
  与此同时,士兵举着火把过来,烧毁她的树木大军。
  南宫兜铃阻止齐天法师,“不要念了!我都已经不施法了!”
  流沙将军说:“不要停下,但也不要太快杀他,我要叫青龙尝尝什么叫做痛不欲生,求死不能。”
  景翠趁乱抽出身边士兵腰间的青铜剑,砍出一条血路,疾步奔向流沙将军,“我杀了你!”怒吼下,他双眼布满红血丝,眼眶几乎成了猩红色。
  流沙将军动作极快,拔刀相向,抵挡他的攻击,两人对战,刀剑互拼,火星阵阵。
  这流沙将军为人阴险,但不是脓包,征战经验丰富,景翠在狂怒下不设防备,只顾着奋力击杀。
  不到十招,流沙将军手刀锋突破景翠一处破绽,削断他小腿,景翠扑倒在地。
  南宫兜铃用浮提咒跳起,朝景翠奔去。
  但来不及,流沙将军刀口一横,景翠头颅飞离身体,滚出几米远。

  南宫兜铃落在地,眼神呆滞,望着滚停在自己脚边的脑袋,景翠脸仍有细微的变化,嘴角耷拉,面部肌肉松弛,眼皮慢慢的垂下。
  景翠……竟然在她面前给人砍首了,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心脏难受的撞击前胸。!
  另一边,青龙哀嚎着,手指已经没入自己胸口的肉,要把他的胸膛活活撕开。
  南宫兜铃落下泪来,“我跟你们这帮人渣拼了!”
  暴怒之,豁出全部灵气,准备启动“慈光咒”。
  灵气刚刚经过手臂,忽地,丹田处一阵异动,南宫兜铃趴在地,捂住肚子,喉咙里堵着一口真气,不不下,憋得她难受,鼻血都给逼了出来。
  糟糕,愤怒过头,忘记自己喝过蛊毒,运用灵气时精神不够集,导致胃部裹住蛊虫的真气溃散,在体内乱窜。
  失控的真气让她四肢滚烫,犹如火烧,难受至极,又是一口鲜血从咽喉冲入鼻腔,豆大的鲜血在鼻子下簌簌掉落,面色潮红,血流不止。
  齐天法师一看,乐了,“呀呀呀,我终于懂了,还以为有多神乎其技,不过只是用真气封住了我的蛊毒而已,如今天助我也,你的真气散了,我的蛊毒终于生效!”
  他把握时机,停下折磨青龙,转而启动咒语对付南宫兜铃。
  南宫兜铃霎时间犹如电击,身体软趴趴的倒在地,意外的,没感觉到痛楚,反而通体麻痹,皮肤好像有千万根羽毛在扫动拨弄,身全是痒处,痒感深入骨髓,想挠,手臂却无力抬起;
  酥酥软软的热潮在腹下不停涌动,她觉得腿间发热,后背出汗,嘴里禁不住软绵绵娇滴滴的呻吟出来。
  “这是什么蛊毒……”她疑惑不解,和青龙将军的反应怎么会天差地别。
  齐天法师停下咒语,让她喘口气,笑着说:“你的,不是撕腹蛊,是催情蛊,以金蚕做蛊,哈哈哈!了这个蛊毒,金蚕便往女体子宫蠕动,直把人搅得烦躁不堪,心痒难耐,想找男人,你现在是不是浑身发热,春潮起伏?”
  他又狂笑三声,对流沙将军拱手作揖:“将军,我一开始盘算着给她下这催情蛊,完全是为了给将军献一份大礼!”
  流沙将军从士兵身后走出来,啧啧两声,“齐天法师,你真懂我心思。”
  在蛊毒肆虐下,南宫兜铃启动不了任何法术。
  她操控的树木傀儡已经给士兵用火把烧得面目全非,像她一样倒塌在地。
  青龙将军浑身是血的躺在一边,筋疲力尽。
  流沙将军派人把青龙将军拖到一块石头边,两名士兵把他双手抓住,摁在石面,捋直他的手指头,用特殊的刑具固定住,不让他手指朝内蜷缩。
  一名受了命令的士兵扛着一把斧头走近青龙将军。
  南宫兜铃在地爬行,奋力往青龙将军那边接近,眼泪汹涌的弥漫在眼眶之,视线模糊,恼火、不甘、屈辱狂乱在心胡乱冲撞,搅得她好痛苦。

  流沙将军对所有人宣布:“逆贼青龙,勾结奸细,其奴婢当众作乱,导致军营伤兵无数,其心腹左副将,大逆不道,意图谋杀本将军,训练出这两个忤逆的奸贼,还带入军营接近本将军,可见青龙居心不良,不忠不义,想要夺我军权,对大王实施造反,今日本将军替天行道,依例用军法处置叛贼青龙!施刑!”
  “住手!”南宫兜铃爬起来,刚跑两步,齐天法师嘴唇一动,她扑倒在地,四肢发麻,使不半分气力。
  士兵高举斧头,狠狠砍落,青龙的十根指头掉在石头底下,表情悲惨颓然,眼睛里的光芒瞬间黯淡,他晕了过去,身体如同一滩烂泥,毫无反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