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8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青龙将军看着她,久久不发一语。
  南宫兜铃不明白他这沉默是什么意思,“你总是别光看着我不说话啊。”
  他淡然说:“我娘亲在我六岁时,便已去世,你的提议,她帮不了忙。”
  她一怔,垂下视线,睫毛轻颤,原来和自己一样,是个打小没妈的孩子。
  她道歉:“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他细细看她,“没事的,你事先并不知晓我情况,不过你也别替我担心,找女人这种事,不着急,等天下安定了再说。”

  “天下安定?你们现在七国大战,说安定安定啊?”南宫兜铃很替他着急,她想起了密言宝鉴的话,史料记载,他二十六岁那年会丧命在敌人之手。
  “青龙将军,你今年几岁?”
  “你问这个何故?”
  “哎呀你说嘛。”南宫兜铃拽着他衣服追问不休。
  “不告诉你。”他高傲的直起身体。
  “哼,我可是为你着想,你最好啊,在二十六岁之前给自己留个后,好话我已经说尽了,你爱听不听吧。”
  青龙将军一头雾水。
  流沙将军站在前头等着他们,“青龙将军和南宫法师在后头聊得似乎十分投机,在说些什么家国大事?”
  “我们聊什么要你管,八卦。”南宫兜铃最烦这种旁听侧击打探别人隐私的角色。

  流沙将军嘴角抽搐了一下,依然保持笑容。
  南宫兜铃都为他感到辛苦,生气却不表露出来,还在强颜欢笑,这人情商控制的不错。
  她可不行了,要她隐忍不发火,还不如一掌把她打死算了。
  这也许是她和青龙将军合得来的缘故,两人都是直性子,不会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来的军营后边的空地里,南宫兜铃瞧见间摆放了一张木头搭成的台面,头摆着个小巧的铁笼子,体积鸟笼子大不了多少,里面关着一个正在狂吼乱叫,蹦蹦跳跳的人形小怪物。

  乱糟糟的浅金色头发间,尖利的兽耳愤怒的竖着,嘴里露出长长的獠牙,他身没穿像样的衣服,只在腰间胡乱的缠了一块头巾。
  锋利的双爪抓着铁笼子,瞳孔里充满了愤怒和屈辱的火焰,他对所有人大叫:“快放开我!不然燕国的紫杉将军一定不会轻饶你们!我可是他跟前的大红人!你们这些赵国的狗奴才敢动我一根头发,紫衫将军绝对带领大军踏平你们!”
  “月现?”南宫兜铃慌忙走前去,站在笼子前面。
  月现一看见她,愤怒更胜一筹,“你这个该死的法师!都怪你碍事!坏了紫衫将军的计划!才会让我沦落到如此下场!我要撕烂你!”
  他把手伸出笼子,利爪“咻”的一下变长。
  “兜铃小心!”青龙将军脱口而出。
  她灵活侧身,避开月现的利爪,回头对青龙将军笑了一下,“怎么,一着急,忘记叫我法师了?”
  青龙将军不知如何接话,当众显出尴尬的神态。
  南宫兜铃说:“别这样,我没怪你,我不介意你叫我名字。你爱怎么喊我都成,你又不是某个色胚子。”顺便厌恶的拐了一眼旁边的流沙将军。
  流沙将军脸色一僵,依旧咧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多了一股煞气,叫人毛骨悚然。

  她转头看向月现,“你咋那么笨,你挖洞不是挺快的吗?这也能给人逮进笼子里去?”
  “可恶的人类!没资格取笑我!我要咬断你的喉咙!”他呲牙咧嘴,用獠牙“嘎达嘎达”的啃着铁笼子,无奈是咬不断。
  南宫兜铃观察这笼子,要是寻常的笼子,一定困不住月现,月现獠牙都爆出来了,还是不能在笼子里直接现出真身,这笼子估计有法力加持,非同小可。
  “这位是谁啊?”
  南宫兜铃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扭头看了又看,没找到人。
  “我在这里!”
  南宫兜铃顺着声音寻找,终于找到声源,台子旁边原来还站着个矮墩墩圆滚滚的侏儒,个子小小的不起眼,怪不得她一时没注意到。
  “抱歉抱歉,你长得太矮了,我没看见。”

  对方给这话激怒,走出来,用一把拂尘指着她,“哪来的野女子!竟敢对我齐天法师口出狂言!”
  南宫兜铃把他从头看到脚,一身滚金边的紫色道袍,头顶冠帽,帽子镶着拳头那么大的红宝石,也不嫌坠得慌,时尚代言人绥草在这里,一定会笑话他这身打扮庸俗土气;
  三寸钉的身板子,方接着一颗獐头鼠脑,尖嘴猴腮,鼻头如蒜,皮肤坑坑洼洼,样貌极丑,刚从车祸现场赶过来似的,大大的招风耳,把他面目衬托的更加狰狞奸诈。
  她说:“我哪有狂言,实话而已,你个子是矮嘛,你认了吧。你这不足一米二的身高,还‘齐天’法师?这法号取的太货不对板了。你不如改名叫平地吧,贴切些。”
  身后一声嗤笑,南宫兜铃回头一看,是景翠没忍住笑了出声。

  青龙将军严厉的咳嗽两下,景翠立即抿紧嘴巴憋笑,表情痛不欲生。
  齐天法师气得要炸了,“你放肆!你这缺门牙的野丫头!”
  南宫兜铃蛮不在乎,“我缺牙又怎样?我又没有故意掩饰,也不会给人一说气得七窍冒烟。我告诉你,矮不可耻,自卑才可耻。”
  “你这贱婢娼货!敢说我自卑?我不自卑!”
  “你不自卑你急成这样?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叫别人如何是好。你想开点,虽然你矮,还长得像给人坐扁过的面粉团子,不过你要是善良一点,待人友好,助人为乐又行侠仗义什么的,还能给人夸夸你可爱,要是你连这些都做不到,只会冲人发火,张嘴骂别人贱婢娼货,性格恶劣的不行,那才叫一无是处。”
  “你你你!待我收拾你!”他拿起拂尘正要动手,流沙将军走过来。
  “齐天法师息怒,这位是青龙将军的贴身随从,不可以无礼。”
  齐天法师硬生生把手放了下来。
  南宫兜铃说:“这妖怪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一个字,杀!”

  齐天法师拂尘一扫,转而请示流沙将军:“该妖大逆不道!是燕贼紫衫将军养的玩物,昨日青龙将军的军营起火,此妖已经供认,是他受紫衫将军的命令,在军营周围挖掘沟渠,倒黑火油,准备火烧军营的同时,另外派三百名刺客随后杀入军营,妄图把青龙将军的部下杀个片甲不留,妖孽还大肆放言,说要亲手取下青龙将军的首级!多亏妖孽失手,提前一个时辰点火,火烧军营之际,紫衫将军的刺客还在半路,未能及时赶到,青龙将军和其扈从才有机会安然逃出。”

  青龙将军说:“无论有没有刺客突击,我们也能安然退出。我的人马虽然只有几百人,但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之徒,在几万人的战役都能活下来,何况面对区区三百刺客。”
  “听闻青龙兄弟前日亲临战场,仅仅领六万士兵,去对仗人家燕贼十万大军,最终活下了这寥寥四百余人,可见战况多惨烈,你们这部队没有全军覆没,确实是万幸。几百人起不了什么作用,和我的四十万兵马相,只是九牛一毛,不成气候,但有的剩,总是件好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