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330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特使看着护教天尊直跺脚,以为他是气愤到手的贼人被救跑了,笑着安慰道:“罢了,他受了重伤,又了剧毒,若是侥幸一时不死,想要活下去也必需一味罕见的药材解毒才行,到时候派人守在各大药铺定会有所收获。”
  阿铭听完更加担心,却不敢表现出来,对着特使躬身道:“属下失职,让小贼跑了。请特使大人给属下一个机会,属下一定把那贼人抓回来!”
  特使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这件事交给天尊去办。”
  ---
  齐阳睁开眼时,天已大亮。
  齐阳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卧房里,周围很安静。自己的面罩也已被揭开,身还穿着黑色的夜行服。
  他艰难地动了动身体,发现手脚都是自由的,但因毒之故浑身乏力,四肢僵硬。
  这是在哪儿?
  齐阳观察起这陌生的环境,房间里除了一些日常的桌椅柜子并没有其他特殊的东西,或者说刑具。由于没有内力,也不知屋外有没有人看守。别说内力,他连下床去察看的力气都没有。
  齐阳闭眼睛认真感受了下伤口的疼痛。除了撕裂之痛还有点痒痒的不适感,对于受伤经验丰富的齐阳,一下便猜到此时伤口的情形。虽然用了止血药简单止住了血,伤口却还未被清洗过,也没有用过其他的伤药。
  自己落入谁的手里?对方是友是敌还难以判断。身没有解毒丹药,也没有伤药,暂时能做的只有尝试着恢复些内力。
  齐阳努力想把体内散乱的内力汇集起来,可这些残余的丁点儿内力却完全不听使唤地在他体内四处游走。

  齐阳有些沮丧,他已经猜到自己了什么毒了,此毒不解,内力是无法恢复的。而要解此毒,必需一种叫“罗果”的药材,这种药材并不稀缺,却极少被使用,算是京西分坛也未必有备。
  眼下情况未明,想要解毒已是不可能。能做的难道只有等待吗?
  齐阳突然想到自己绑在小腿的那把匕首,然后动了动腿脚,他惊讶地发现匕首居然还在!
  在这时,屋外突然有了些许动静,然后是一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在那人推开屋门走进来时,齐阳闭眼睛,静观其变。
  “终于醒了?这点小伤能把你折腾成这样?”那人带着戏谑的语气说道。

  齐阳认出声音的主人,瞬间睁开眼睛看向对方,挣扎着想坐起身来,不愿示弱。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齐阳目前最大的死对头济苍雨。
  济苍雨嘴角一勾,索性拉开椅子悠闲地抱胸坐在一旁,仿佛欣赏着齐阳满头大汗在那挣扎着,只为想要爬坐起来。
  齐阳努力了一会儿,瞥见济苍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也放弃了。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坐不起来,何必让人看了笑话。

  “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齐阳喘着气问。
  “这里是济家庄,至于你为何在这儿……”济苍雨笑着说。
  “是你救了我?”齐阳试探地问。
  “救?”济苍雨板起脸问道,“济某为何要救你?”
  “那我怎么在这儿?”齐阳淡淡地问。
  “当然是抓你回来,等你伤好一些……”济苍雨说着,故意露出阴狠的表情。

  齐阳微微蹙眉,担忧地想:“难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
  “怕了吧?”济苍雨冷笑道,“把你送到黑莲神教,估计有不少好处呢!”
  齐阳暗暗松了口气,他知道济苍雨不是那种人,那么说只是想吓唬自己罢了。
  “不信?”济苍雨没有错过齐阳的表情变化,问道,“那你觉得济某抓你回来干什么?”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齐阳无畏地说。
  “我知道你不怕死,否则也不会故意把剑刺进自己的身体。”济苍雨冷笑道。
  齐阳一惊,自己那自以为毫无破绽的对招竟被济苍雨一眼识破,那又怎能瞒过当时在场的其他人?
  济苍雨猜到了齐阳的心思,笑着说:“你在担心那刺伤你的人被识破了身份?我看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你怎么知道这些?”齐阳惊恐地问。
  “知道那人是你们逸兴门的人?并且你为了掩饰他的身份假意不敌?”济苍雨好心地解释道,“猜的。我和他交手过两招,他的武功并没那么高强,不可能伤得到你!”
  在齐阳松了口气时,济苍雨故意补充道:“不过,当时他发现刺你时,动作有所停顿,这倒会令有心人起疑。”他见不得齐阳好过。
  果然见齐阳又紧蹙剑眉。

  “眼下你还是担心自己的性命吧!”济苍雨冷笑道。
  “济庄主的救命之恩,齐阳自会记在心,他日一定以命相报。”齐阳不太情愿地说。
  见齐阳迟迟不计,济苍雨也自觉无趣,说道:“罢了,救命之恩不必报了。如果知道是你,济某也懒得出手救人。”
  这点齐阳倒是相信。
  “那在下可以离开了吗?”齐阳问。
  济苍雨冷哼一下,心想:“这下自称‘在下’了,真是无礼的小子!”
  济苍雨冷冷地说:“你要走得了,随时可以离开。”
  齐阳面大窘,他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齐二爷若是身带了银两,济某倒是可以帮忙请个大夫过来。”济苍雨冷冷地说。言下之意,没银两没有大夫。
  一句“齐二爷”齐阳便知济苍雨责怪自己在生意特意刁难之举。

  他身哪有银两?算有银两,他也不能去找大夫。
  外伤倒不碍事,主要是毒伤,要解毒需要“罗果”,凭这味药材,那特使也能找到自己的所在。他不能冒险。
  见济苍雨在等着自己回复,齐阳淡淡地说:“多谢济庄主的好意,大夫倒不必了,等在下恢复些气力便会离开。”
  济苍雨冷哼一声,他当然知道齐阳身没有银两,那么说不过是想要为难一下这小子罢了。既然这小子逞强不开口求人,自己又何必自讨没趣去请什么大夫?

  “济家庄也不差这一间客房,你等伤好些再走吧!别一走出去被黑莲神教的人逮了去,浪费了昨夜济某救你回来的那些力气。”济苍雨面无表情地说。
  齐阳想想也是,别扭地说道:“那叨扰济庄主了。”
  济苍雨看了齐阳一眼,转身走了。这一晚没合眼,他也该回去休息一下了。
  ---
  话说济苍雨昨天去日升客栈拜访宋剑时,偶然听到百毒神教的小头目醉了酒后提到亥时要在北风岗把逸兴门打个落花流水。天黑后,济苍雨便临时起意去北风岗凑个热闹。

  起先,济苍雨还隐身在远处的林子里,看不清状况。后来他趁着白烟藏身在那顶轿子之后,想看看百毒神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接着,济苍雨看到了两大高手的对决,直到后面那一剑他才看出了端倪,原来二人是在演戏。
  虽然济苍雨不明白之前发生了何事,但看到这里也猜出了是被伤之人是为了保护对方的身份故意弄伤了自己。
  济苍雨不禁为之动容,见那些百毒神教教徒要前将人拿下,便出手相救。

  济苍雨将人救回后,便送到济家庄这个空着的梓栖院来。
  可一揭下对方的面罩,济苍雨开始后悔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逸兴门人竟然是齐阳。
  看到齐阳,济苍雨便想到他对自己的无礼,便想到他对自己生意的恶意打压。这叫济苍雨怎能不生气,怎能不后悔?
  若是齐阳,他才懒得出手。济苍雨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