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4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菁菁呆怔良久才深吸口气,摇头苦笑:“陈正阳和贾总最主要的生意都是酒店业,又都在江州省的这一亩三分地上,作为彼此的直接竞争对手,本就没有和平的可能,只是陈家倒霉,你一搀合进来,我忽然觉着他们还有点冤呢!”
  萧晋眉头一挑:“怎么,你认为我一定能赢?”
  方菁菁翻个娇俏的白眼,“陈康安放在贾总身边的眼线你已经知道了,而你安插进他家的卧底却还在暗处,傻子也知道谁会赢吧?!”
  “这个答案我不喜欢,”萧晋撇着嘴摇头,“你就不会说有萧大老板亲自出马,陈家宵小手到擒来定然毫无悬念吗?连马屁都不会拍,还有什么脸给我当心腹?”
  “呸!”方菁菁重重啐他一口,眼里光芒闪烁的说:“那你去找一个真正的心腹来呀!”
  萧晋仰天长叹,口气充满了无奈和唏嘘:“没办法,自己看上的姑娘,跪着也得继续喜欢啊!”
  “去死!”方菁菁拿东西砸他,下手风格跟董雅洁一点都不一样。那娘们儿逮着什么就砸什么,这姑娘性子温柔,就算是耍性子,也不过是将桌上一个塑料小花盆给丢了过去。

  只不过花盆里栽着一棵仙人球,刺儿有点多。
  报标会的举办时间在下午,贾雨娇中午才到,身边就带了两个人,一个司机兼保镖石三,另外一个就是她用着最顺手的贴身助理舒兰。
  吃饭自然要在自家的地盘,鸿天饭店最大的包厢,一落座,贾雨娇那双妩媚多情的眸子就直勾勾的盯着方菁菁看。
  因为她是董雅洁的闺蜜,方菁菁一直都是很尊敬她的,多年养成的惯性让她一时忘记了如今彼此已经是平等的关系,下意识的就躲闪开目光,浑身不自在。
  “菁菁,这一眨眼,你离开诗咏国际也有三个多月了,怎么样?臭猴子比雅洁好伺候吗?”贾雨娇抿着茶水,问话时的表情似笑非笑,气场却很压人。
  方菁菁与董雅洁之间的关系,她是很清楚的,所以她问的自然不是在萧晋手下干活怎么样。

  话里的意思并不太隐晦,萧晋能听得出来,但他不打算帮方菁菁解围,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
  有点奇怪,刚刚还被贾雨娇气场压得脑袋都不敢抬的姑娘,此时却忽然镇定了下来。
  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她迎着贾雨娇的目光微笑说:“这满世界给人家当下属的,就没有一个不喜欢上司是甩手掌柜的,虽然累是会累一点,但权力也大,可以由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事,哪怕做错了,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给董总做助理时,我获益良多,也是现在我工作和生活都很快乐的基础和底气。”
  回答的很精彩,总结出来就是一句话:董雅洁给了她能力,萧晋给了她快乐,两人她都很感恩。最关键的是“笑一笑就过去了”这句话,隐晦的表达出萧晋对她的纵容与宠爱,也算是对贾雨娇的一个小小反击。

  果然,贾雨娇听完就瞪了萧晋一眼,眼神跟刀子似的,萧晋唯有苦笑。
  身边的女人无论大小,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连天然呆苏巧沁当初都敢梗着脖子跟董雅洁争取自己的利益。
  他时常感叹蠢女人都去了哪儿,思来想去,费了好大劲才琢磨明白,不是世上没有蠢女人,而是以他那眼高于顶的骄傲性子,蠢女人根本就不会被他看上。
  贾雨娇在心里酸涩之余,也是有些惊讶的,因为只要是跟萧晋在一起时间稍微长一点的女人,好像都会变得骄傲起来。
  山里的那个带着孩子的小寡妇当初不也无视了自己的压迫吗?青山镇的那个小女人也只是表面谦卑,现在连往日里一向对自己恭恭敬敬的方菁菁也敢大大方方的应战了,就是自己,在面对官府时,似乎心里也比以往多了许多的底气。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这个混蛋,好色滥情,浮浪不经,偏偏却能给人极大的安全感,仿佛只要有他在,出了天大的事情也不用担心。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明知道他不专一却仍然不舍离去的原因吧?!
  自己又是不是因为这样呢?

  贾雨娇很想思考明白这个问题,但感情这种事,从来都没人想得明白。
  酒菜被服务员流水般的端了上来,梁喜春已经离开了天石县,替她管理鸿天饭店的人虽然不清楚萧晋的来头,但知道自家老板对他很尊敬,也见过县太爷跟他一起吃饭,所以伺候的很是殷勤周到,最后一道招牌菜更是亲手端进来的,说了几句恭维话便退了出去。
  “都说你萧晋现在是天石县的太上皇,我原本还有些不信,”待包厢门关上,贾雨娇便笑着道,“但现在看连一家饭店的经理都对你这么毕恭毕敬的,这可不像你啊!价值连城的股份说让别人代理就让别人代理了,你不是最喜欢低调的么?”
  萧晋摆摆手,夹了一筷子辣炒鸡块到她的碗里,反问道:“娇姐姐,怎么几天不见,你变成好奇宝宝了?天石县最好的酒店马上就要挂上‘凌光’的招牌了,想了解我在天石县的生活还不容易?光是酒店里的员工就能告诉你不少。
  这饭店原本是前知县家的公子开的,现在知县身陷囹圄,那位公子哥儿也已经流亡海外,好好的一家饭店就这么废弃怪可惜的,你是了解小弟的,最见不得别人浪费好东西。”
  “这饭店是你的?”贾雨娇眨眨眼,想说刚才那个经理不像是认识你的样子,就见萧晋摇了摇头,道:“饭店不是我的,它的老板是我的。”
  贾雨娇眼睛一眯,阴测测地问:“它的老板不会是个女人吧?!”
  女人的直觉就是这么恐怖,萧晋无话可说,头疼的捏捏鼻梁,道:“是女人,但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我虽然私生活不是很检点,但也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贾雨娇点点头,不再多问。原因有三个,一是不想在别的女人面前逼得他太难堪,毕竟男人在外面活的就是一个脸面,该留还是要留一点的。

  其次,别看这货是个花心大萝卜,在女人这方面却一向都很光棍,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绝不会撒谎。
  第三则是因为他对待自己的女人还是蛮尊敬的,就算骗人,也断然不会用“饥不择食”这样的话来形容。
  一个无耻的小混蛋居然还有操守,这实在是一件让人不得不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事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晋放下筷子,点燃一支烟,正色问贾雨娇道:“姐,你真的决定要这么早就收服舒兰吗?要知道,就算你不忍心废了她,留她在身边,需要的时候透漏一点假情报什么的也好呀!”
  之前萧晋让舒兰和石三留在饭店大厅吃饭,所以他并不担心说的话会被人听了去。

  贾雨娇闻言叹了口气,说:“虽然我还不知道她跟陈康安是什么关系,但从石三的调查结果来看,那也是个很可怜的孩子。父亲早逝,母亲又常年卧床,全靠她半工半读才撑起了一个家,再加上她弟弟又好赌无良,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只有她自己清楚。
  日期:2018-02-1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