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11 09:57:45
  第26章 贼王宁十三
  那位中年男子将拐杖斜放在大门旁的外墙上,走进了庙里。他左手扶着破门,右手摘下礼帽。他头顶的头发较为稀松,靠近鬓角的地方已经严重花白。
  “别躲那儿了,出来吧。”男子说。
  鸭屎见那人已经发现了自己,于是便从菩萨像上跳下,手扶着菩萨的手臂,从菩萨后面露出了脸。见到鸭屎那一刻,男子脸上紧绷的肌肉松弛了下来。
  “孩子你叫什么?”男子很和气地问道。鸭屎并没有回答,略有恐惧地睁大眼睛看着他。男子见他不说话,便又走近了些。他一眼便看到了菩萨像后面悬挂的米粒。此刻鸭屎并没有穿鞋,双脚裸露在外,十根脚趾比常人长一些。
  “老鲶鱼是你什么人?”中年男子盯着悬挂在那里的米粒小声问。他走过去,将米粒从菩萨神像上取下来,拿在手里把玩着。鸭屎仍然不说话,而是很害怕地盯着他。男子走到窗前,透过窗户上的破洞望着远方的老运河久久没有说话。

  约莫一袋烟的功夫,他转过脸,叹息着说:“前两天在早餐店我们见过。你当时被打晕了,后来又缓过来了,或许你还有点印象。你偷那人大洋的时候,我就在你旁边,整个过程我看得很清楚。我之所以救你,是因为我深信,你是被逼的,不得已而为之。同时,我也不希望你被地痞流氓给打死。”
  他停顿了一下,从身上拿出千结麻团,很感慨地说:“这个东西我之前见过,也听说过它的来历,也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你要么是老鲶鱼的血亲,要么有恩于老鲶鱼。如果千结麻团流入江湖,那就说明老鲶鱼已经不在人世了。老鲶鱼一旦去世,他的家学或许会失传。如果你想把老鲶鱼的家学拾起来,继续传至后世,你只管跟我走,我会帮到你。如果你并没有学到任何东西,这些只不过是你吃饭的唬人把式,你就继续你的生活,就当我们没有见过。不过,山东盗贼行奉梁上骚时迁为祖师,以行侠仗义为本,而不是祸害一方。你既然有技能,就一定要学学其中的规矩,不然你长不大就会被人弄死。江湖险恶,你好自为之。”

  中年男子多次提到老鲶鱼,鸭屎听着听着就痛哭起来。他知道身边这人不是坏人,所以就没有控制住情绪。
  很多读者朋友可能会好奇,这位中年男子到底是谁,为何认识老鲶鱼。其实,他就是之前讲过的宁十三。在老鲶鱼眼中,宁十三是盗贼江湖上的不入流的败类。不过,宁十三并不是普通的盗贼,而是一直盯着李一刀微山一把手的位置。他对赚钱没有多少兴趣,他的兴趣是做老大,洗刷自己三流盗贼的恶名。
  讲宁十三的来头,需要先了解在民国时期,鲁西南微山湖附近盗贼团伙的状况。
  盗贼在江湖上属于极为低贱的行当,是见不得世面,见不得光的。很多帮会,如运河帮、小刀会等,都能做得很大,拥有庞大的人员力量,但盗贼往往三五成群,很难做大。这就是为何我们之前讲过的毛贼会投靠小刀会、运河帮等组织,因为他们自己太难混了。
  在微山湖边上,有三股较大的盗贼势力。第一股势力是王老五领导的黑风盗墓集团,领头的总共八个人,人称鲁西南盗墓八大金刚;第二股势力是老鲶鱼代表的独孤求败派,从来不结党,永远单干,年轻时风光无限,老年时极度凄惨,这个群体人最多;第三股是宁十三组织的怀义堂,大概十多个核心毛贼,带着无数个学徒,组织严密。
  此刻站在鸭屎面前的宁十三是微山湖最为传奇的人之一。几乎江湖上所有的人都听过他的名号,但很少有人见过他。他读过书,写一手很好的毛笔字。平日里打扮得像个普通人,一旦有场合,换上西装、长衫也能撑得起台面。

  江湖上第一次出现宁十三的名字是在宣统年间,然而他在江湖上留下真正的代表作,却是他与鸭屎会面前些年的事情。民国十五年,一代国学大师陈寅恪从欧洲游学回来,在梁启超的推荐下,成为清华大学国学院四大导师之一。当时中国的考古学还没有建设起来,梁思成的弟弟梁思永—中国考古学的奠基人,正在哈佛深造。
  民国十六年的时候,在鲁西南古沛的辖区发现了一座规模挺大的古墓。当时文物局的人仔细勘察了下,没发现任何墓室被盗的痕迹。工作人员打开墓室后,发现一切完好。墓室里所有的文物都在,唯独缺一样东西。
  对文物专家来说,缺了这样东西,墓的断代问题等都会有很大的麻烦。这个东西就是墓室里的铭文砖。让工作人员惊奇的是,尽管墓室没有任何被盗的痕迹,但铭文砖却不见了。虽然推测为宋元时代的墓,但还需要研究才能断代。
  正当文物局的人不知如何是好时,宁十三出现了,告诉文物局的人,他捡了块砖头,如果给点辛苦费,就还给文物局。文物局的人答应后,宁十三把一块写着墓地年代的砖头交给了文物局。至于拿到多少辛苦费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人认识了宁十三这个名字。自此,他在江湖上名声更响亮了。

  盗墓集团的王老五听说后,邀请他入伙,被他婉言拒绝了。王老五极为气愤,决定与他不两立。他不去盗墓,是因为他这一帮是有原则的,包括绝不挖坟掘墓。他取了墓地的铭文砖不过是跟老鲶鱼的一场赌局罢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明明赌赢了,但却装作输了。这场赌局,我们在未来会提到。他也因此在江湖上有“铭砖宁十三”的别号。
  他恨透了自己作为贼的低贱地位,他渴望走出地下,走上台面。于是他组织了一帮兄弟,以帮会的形式经营盗贼的生意。为了扩大自己的生意,他与来自上海法租界的法国人弗朗索瓦合作,倒卖了一些古董,赚了些钱。
  由于他入行早但没有得到正经师父的真传,所以很多侠盗江湖上的绝活他一个都不会。想吃这碗饭,他必须另辟蹊径。他四处搜罗野孩子,稍作训练就派到各地执行任务。说白了,他想做的是盗贼的管理者。
  他偷盗的范围较为广泛,包括渔民和鱼贩子。整个湖区的鱼贩子是运河帮及湖霸的人在保护。所有的鱼贩子每个月向运河帮、湖霸支付高额的“甜面”。所谓“甜面”就是保护费。给“面儿”才能做生意,不然生意一定砸。运河帮收入的40%来自鱼贩子,湖霸的50%来自鱼贩子。要想在湖上贩鱼,就必须要过运河帮及湖霸的关。有意思的是,湖霸、渔霸反过来还要向运河帮上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