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景翠抱来一大推干燥的杂草荆棘和小木柴,在南宫兜铃面前生火,“附近只有这些杂碎,找不到大树。”
  火光燃亮四周,照着南宫兜铃的脸。
  她时不时的偷瞄青龙将军后背的引魂幡。
  他盘坐一边,百无聊赖的往火里抛小树枝,表情像深闺怨妇似的,显然为自己听从了南宫兜铃的建议而懊悔着。
  “我为什么要留下?”青龙将军叹了一口气,“本将军竟沦落到要听从一个小女子的安排。”
  “你别乱往我头扣屎盆子,我又没有逼你陪我,你可以继续赶路,我不会拦你,你自己想留下的,赖我干嘛?”
  话虽如此,但是青龙将军要是坚持赶路,南宫兜铃算走废两条腿也会跟他,引魂幡在眼前,她岂会轻言放弃。
  因她小肚子里另有盘算。

  现在人少,要偷走引魂幡,时机正好。
  若是赶了部队,人多眼杂,偷东西可没那么容易,分分钟叫他部下逮住,何必给自己增加挑战难度?
  至于这荒野里有没有狼之类的,南宫兜铃才不放在心。
  她家里一堆野兽,又是牛又是狐狸又是人鱼,海陆空齐全,开动物园似的,眼前算蹦出两只野狼也吓不了她。
  南宫兜铃在火光闪闪紧盯着青龙将军不放。
  青龙将军终于和她对视线,“你盯着我很久了,有事要说?”
  “你这引魂幡,能借我看看吗?”
  “不行,这是下达军令的重要工具,不可以随便交到第三人手。”

  “小气鬼。”她抱住膝盖,觉得气温怎么越来越冷,嘴里竟能呵出白雾。
  白天时,太阳热的都能在石头煎鸡蛋了,一到了夜晚,却变得要霜降般寒冷。
  景翠把篝火烧的更旺些,可是如此一来,他找到的那摞燃料用得飞快,转瞬没了。
  三人盯着快要熄灭的火焰,每个人脸的表情都很复杂。
  青龙将军埋怨的说:“漫漫长夜,现在才开了个头,火没了,我们可能要冻死在这里了。”
  景翠期待的说:“南宫法师,你本事了得,你一定有办法生火的,对吧?”
  南宫兜铃哪还有多余灵气,但她不能暴露这个弱点,她强装镇定,“办法,总会有的。只要将军能借我引魂幡一用,我定能利用这面幡施展法术,别说一堆火,变出一顶帐篷来都行。”
  “真的吗?”景翠兴奋的眼睛发亮。
  她点点头,撒起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景翠看向青龙将军,“将军,不如……”

  青龙将军瞪了他一眼,景翠立即收住话尾,紧紧闭着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火熄灭了,只剩下火星在余烬里微微闪烁。
  景翠冷得牙齿咯咯响。
  南宫兜铃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揉了揉肩膀,心开始轮番问候那位安息法师的祖宗十八代。

  她要是有机会回去,非要把安息法师也倒吊起来,然后脱掉他裤子,啪啪啪给他吃三顿藤条。
  南宫兜铃听见一阵动静,借着一星余光,青龙将军解开身的盔甲,脱掉一件外衣,丢到南宫兜铃头,“穿。”
  他身只剩下单薄的长衫。
  南宫兜铃拿着带有他体温的外衣,“我不要,你顾好自己吧……”
  “叫你穿穿,哪来这么多废话!”
  不想和他吵架,南宫兜铃披他的外衣,暖和了些。

  忽然,眼前又横放一根黑色的铁杖,是引魂幡。
  青龙将军说:“你说能利用这个施展法术,别骗我,拿去,用完马还给我。”
  “哦,好。”南宫兜铃双手接住,第一反应是好沉,七八斤左右,她细细的抚摸杖身,这种金属感摸起来不像青铜,像铁。
  她松开缠绕在杖身的幡布,一片狭长的三角形黄幡随风展开,轻灵的飘动,幡面绣着符咒,她借着弱光,认出来了,这符咒是地藏经。
  “这幡是你打造的?既然只是用来发号军令,为何会绣地藏经去?”
  “我梦见的,醒来后觉得我非要做这面幡出来,否则内心不能得到安宁,便画了图,叫工匠们用纯铁打造了出来,又找来绣娘把地藏经绣,把它当做我的替身,并且向所有追随我的部下们订下规矩,无论是谁拿了引魂幡,都可以直接代替我传达军令。”
  原来如此。
  连余烬也灭了,一片漆黑,头顶是繁星万丈,南宫兜铃抬起头,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星空,银河清晰的显现,各个星座都一清二楚。
  星座位置和现代差异不大,只是少了几颗未来才会突然出现的超新星,对天象不了解的人看不出来。
  “好漂亮,我的城市,看不见这么美的星空,你们却能每天看见,真是奢侈,虽然这里这么的落后,但是这片星空,我们那里不。”
  “你的家乡在哪里?”青龙将军问。
  “离这里很远。”南宫兜铃望着黑漆漆的前方,“远得不知如何才能回去。”
  景翠忽然说:“我们赵国和燕国这一战,胜负难定,加秦、楚两国在旁觊觎,巴不得我们赵国败亡,他们这两个大国能趁虚而入了。我们可以说是孤立无援,只能倾尽全力去战斗,赵国只有两个结局,不是生,是死。”
  “为何要与燕国开战?”南宫兜铃对战国历史,只知皮毛。
  景翠说:“我们和燕贼是世仇,从老祖宗那一辈是仇人了,他们燕贼是蛮荒民族,行事凶残,总是冒犯我们的边界,我们绝非苟且之辈,绝不会向他们低头。”
  青龙将军带着不屑的口吻,“燕国虽然野蛮,可并非我们最大的劲敌,现在要提防的,应该是秦国,秦国国君出了名的贪心,成天妄想着称霸天下,他不会成功的,这天下之大,岂能说统一统一。我们赵国一定会抵抗到最后关头。”

  南宫兜铃闷不吭声。
  景翠说:“南宫法师,你可会占卜?”
  “那当然,这是基本功,我七岁会了。”
  “厉害。”景翠由衷的佩服。
  她可不是自夸,玄门法术七百样,她样样都深入研习过,南宫决明经常说她学艺不精,但事实,她的战斗力很强,引魂派的九成咒语都能顺手拈来,占卜算命也是强项。
  唯独她的灵气消耗太快,导致她的法术时不时失灵,做起事来才会束手束脚。
  她也不喜欢这一点,可是至今没能找到办法突破这一局限。
  后来学校里的功课分散了她的精力,一些无关紧要的玄门奥秘,她便疏忽钻研。
  对她来说,玄门的咒语起源、鬼怪背景、历史事件,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学会咒语的诀窍、能顺利施展法术行,在实战根本派不用场的偏门知识懒得翻了。

  景翠说:“南宫法师,可否为我们赵国占卜一卦?以后的赵国会怎样?”
  南宫兜铃再次抬头,望向苍穹,掐指计算天干地支,“东方角宿星异常明亮,不远处的尾宿星辉芒毕现,这双星是杀戮之星,越明亮,则世间越多凶险。”
  她扭头看向另外一边,“再看北方玄武位置,斗宿星和危宿星虎视眈眈,说明天子有难,位高权重者都会遭殃,民间正在经历混乱和灾殃,数年内,瘟疫伤亡不会停歇,诸事凶多吉少;果然是战乱之年,连星象都如此险恶。”
  景翠语气急迫:“赵国究竟会如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