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军你呢?”
  “我徒步行。”
  “但是……”
  “照做。”
  “尊令!”景翠左副领熟知他脾气似的,也不多言相劝,急急的退下执行命令。
  原以为残酷无情才是行军打仗的宗旨,为保全大局,必要时得抛弃累赘,没想到这位青龙将军并不奉行这一方针。

  南宫兜铃又是钦佩,又是不解,“为了救伤员,耽误了健全的人撤退,值得吗?”
  “他们受伤已是受尽了痛苦,要是把这些手足同胞抛弃在火,只会叫活下来的那些人感到伤心,士气一旦沮丧,算脱困,也无法再全心全意的为我奋勇杀敌,这些伤者,是为了给我卖命才会落得如此悲惨下场,要是因为受伤置之不理,这种薄情寡义之人,以后还有谁会死心塌地的跟随?”
  “你考虑的倒挺长远,领兵领兵,带领的不仅仅是人,而是心。”南宫兜铃从他身学到了很多。
  “还有最为之重要的一点,这些伤兵也是一条人命,没有贫贱之分,理应一视同仁。”青龙将军望着她,“这个道理,是我最近才领悟到的。”
  南宫兜铃对他微微一笑。
  “我去伤兵营帮忙。”大难当前,她想献绵薄之力,好报答青龙将军搭救她的人情。
  “不,那边人手足够,用不你,不许离开我半步,免得走散,随我来,还有件事也很重要。”
  青龙将军拽着她跑向他的大帐,进去后,青龙将军飞快把桌面那几张画在兽皮的布阵图、以及各类写满字的竹片抓起,丢进火炉烧毁。
  “这是机密军情,外面虽有大火,但还是亲手处理掉,我才能放心。”他严肃的盯着火苗,确认这些东西烧得认不出来为止。
  顺手扯过一件男式深衣,披在她肩膀,“这是我的常服,穿好。”
  南宫兜铃听从,把腰带系好,衣服太大,衣摆长长的拖在地,相当碍事,但顾不嫌弃。

  青龙将军从木匣取出一面样式独特的旗帜,顺手斜插在背后。
  南宫兜铃指着这样东西说:“这难道是引魂幡?”
  “没错,快走。”他再次牵起她手,奔出帐外,南宫兜铃双眼片刻不离他的后背。
  引魂幡,八只拇指大小铜铃随着青龙将军奔跑的步伐左右摇晃,叮铃作响。
  此幡外观是一根黑色权杖,长一米,杖身材质是某种黑色的金属,顶端镶嵌镂空圆球,可以转动,圆球下方,有一块巴掌大小的长方形匾额,面刻着扭曲的图案,南宫兜铃一时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那八只颜色斑驳的铃铛,悬挂在这匾额两边。

  杖身卷着一片黄色幡布,由于没有展开,不知幡布纹着何种图腾。
  终于见到了引魂幡本尊,南宫兜铃心情非常的激动,想伸手摸摸看,青龙将军把她猛然往前一拽,将她搂在身前,护住她身体。
  面前一片冲天火焰。
  “我们冲过去。”青龙将军搂起她身体,“把脸捂住!”他连犹豫的时机都不留给南宫兜铃。
  她赶紧将脑袋埋在他胸前,低下头,用衣袖遮住脸颊。
  一阵热浪裹挟身体,很快降温。
  南宫兜铃抬起头,居然已经冲出了火海,好家伙,这青龙将军行动效率够快的。
  扭头看他,盔甲烧焦的颜色更加深了。
  景翠左副将从旁边跑过来,“将军,可算见到你了,我还以为你和南宫法师都困在里面无法脱身。”
  “伤兵呢?”青龙将军第一件关心的是这个。
  景翠答:“全部都转移了出来,正在朝东北方向赶路,希望能和援兵在半路汇合!”

  “行,传令下去,叫军队一路前进,片刻不能停歇。”
  景翠让身边仅有的一名随从快步跑去追部队,传达将军的命令。
  随从得令狂奔。
  青龙将军看着身后燎原的火苗,“这场火来得甚是蹊跷,调查出原因了吗?”
  “在军营四周发现灌满了黑火油的沟渠……”景翠左副将还未把话说完,身后轰隆巨响,石块纷飞。
  青龙将军抱起南宫兜铃躲避石头,“黑火油烧久了,会爆炸,我们先撤离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跑出百米外,南宫兜铃硬是坚持要自己徒步,心里不想白白耗损青龙将军的体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无法计算,她不能连累他在半路倒下。
  青龙将军一开始不依,南宫兜铃执拗的说:“你再不放开我,我咬你了!”

  “你尽管咬。”他才不畏惧她的牙齿。
  “那……那我可要大哭大闹了!”
  “随你哭闹个够。”
  怎么都劝不服他,南宫兜铃拿他没办法,只好说:“那换个姿势行不行?我手脚都麻了。”
  这下,青龙将军才乐意听从,他放下她。
  南宫兜铃机灵的推开他,往前跑开,回头对他说:“你看,我都说我能自己走!快跟!”
  青龙将军和景翠互相看了一眼。
  景翠说:“不如让南宫法师自己走吧,我觉着她那双小脚跑起来能赛过野鹿,不会耽搁我们赶路。”
  青龙将军面露不悦,“如此大难当前,你竟然只盯着她的脚看?”
  景翠慌忙解释,“不是……我没盯着她脚看,我我我只看路。”
  南宫兜铃叉着腰,“你们两个站着一动不动的,在谈情说爱吗?没时间给你们花前月下,到底走不走?”
  景翠赶紧跑起来,青龙将军大步追南宫兜铃,和她并肩齐行。

  在只有碎石头的荒芜大地急奔,前方运输伤兵的马匹渐渐走远,几乎要看不见了。
  这里只剩下青龙将军和景翠左副将陪着她,他们三人脱离了部队,落单了。
  夕阳在身后的地平线处下沉,暮色覆盖大地,南宫兜铃的木屐底部咯咯的叩击石块,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她脚步放缓,最终跪在地,双手撑着身体喘气,“赶了一天路了,也晒了一天太阳,都把我晒黑两个色度了,不如我们歇息一下吧?”
  青龙将军看了看她,“天要黑了,在这里歇息?你敢吗?”
  “这里啥都没有,后面也没人追杀你,怕什么?”南宫兜铃坐在给太阳烤得发烫的石头,捶着酸疼的小腿,“反正我是走不动了。”
  景翠在前方见他们两个不走了,又折返回来,“将军?法师?发生什么事了?”
  “她说要这里歇息。”
  景翠阻止,“南宫法师,这野外有狼,晚会出动猎食,我们还是再往前赶赶,说不定能找到村落。”
  南宫兜铃累兮兮的,“别说有狼,算哥斯拉出来,我也不走了。”
  “哥斯拉是什么?”
  “狼的个头还要大的怪物。”

  “世有这种怪物?我还真没有听说过。”景翠对此很感兴趣。
  南宫兜铃摆摆手,打消他追问的欲望,“总之,我不走了。要不你们自己赶路吧,我一个人歇会儿。”
  “不行!我怎会把你一个人扔下。我抱你。”青龙将军朝她弯腰。
  “不,不要你抱,我又不是小孩子。”南宫兜铃推开青龙将军的手臂,“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也累了,你在逞强而已。”
  在这位将军的迟疑,天色悄然黑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