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现在还小嘛,既然我们在战国见过了,可为什么在厨房里,师父第一次召唤你出来时,你看到我,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呢?你遇事故失忆过?不然是像我师父那样,年纪了,所以记性不好?”
  “你这个笨蛋人类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
  南宫兜铃作罢,对月现来说,未来的事情说得再多他也不会相信。
  南宫兜铃伸手碰了碰沟渠里液体,黏糊糊的,放到鼻尖一闻,刺鼻无,好恶心,令人头晕,有点像汽油,但汽油臭多了,说不定有毒,她慌忙找两片叶子擦手。
  “你在林子里挖这些沟渠干什么呀?还往里面倒怪怪的液体?”
  “要你管!人类,滚出这片林子!不然……”
  “不然怎样?再斗一个回合?我下次可要把那火焰龙卷风的等级调到最大了!”南宫兜铃在虚张声势。
  事实,冒险把慈光咒豁出来之后,她灵气所剩无几了。
  月现不清楚她底细,给她吓唬住了,他带着心有余悸的神情揉揉烧伤的肚子,一语不发的爬起来,看样子是想溜走。

  他捡起落叶堆里的破衣服,抖开,已成碎片,不能穿了。
  南宫兜铃尽力去忽视他肚子底下那雄性特征的器官。
  哎呀哎呀,式神可是能够和人类结合的生灵,生儿育女都不在话下,有这玩意儿太正常了。
  她觉得那器官绝不像五六岁小孩的形状,似乎发育要好很多,可她又没有见过成年人的,所以无法判断他这发育程度究竟算哪个阶段。
  绥草次神秘兮兮的想推荐“小电影”给她看,说是要给她课,可是南宫兜铃害羞没同意,失去了一次开眼界的机会,至今为止,对男人那方面的知识她始终一片空白。

  也许下次不应该拒绝绥草的提议……
  在她胡思乱想间,月现的破衣服里掉出一根类似雪茄的条状物体,朝沟渠方向滚落。
  月现慌忙大叫,“笨蛋人类,快帮我把火折子捡起来!”
  可惜南宫兜铃还是慢了一步,火折子一头栽进液体里。
  月现二话不说扭头跑,小屁股一颠一颠的。
  火折子遇风,顶部微微燃亮,液体遇这细碎火光,一下子燃烧起来,覆盖住这条沟渠,好像闪电一样,飞快往前漫延,林霎时陷入一片火海。
  这火可不是法术,是实实在在的火焰。
  南宫兜铃往后倒退,双脚并用的爬起来,两步追了月现,“怎么回事!”
  “那是黑火油!”
  “什么是黑火油?”
  “石头底下冒出来的油!一点炸。”
  “石油吗?”
  “不知道你讲什么!总之快跑!我在赵军军营周围挖了一圈火油渠,这里是最后一段,我还没铺好引线,点火了!大事不妙!火油烧到某个程度,会把军营炸为平地!将军的计划提早了一个时辰,他定会责怪我,都怨你这个碍事的笨蛋人类!”
  火焰吞噬树林,一下子烧到南宫兜铃四周。
  月现在她脚下跑不动了,他亮出双爪,飞快刨土,转眼便挖开一个地洞,钻了进去,瞬间消失不见。
  南宫兜铃趴在碗大的洞口前大叫:“你这不讲义气的家伙,居然丢下我一个人挖洞逃跑!我怎么办!”
  毫无回应,月现估计早钻进了地底深处。
  南宫兜铃运转“浮提咒”,跳过火焰,飞入空,浓烟熏得她睁不开眼,嗓子发疼,温度炙烤得她头发几乎着火。
  应该再飞高一点,她努力输出灵气,身体却往下坠落,咒语失去效用,可恶,没有灵气了!
  摔进落叶堆里,南宫兜铃被火焰包围住,给烟雾熏得咳嗽不止,视线开始模糊,要死在这片火海之吗?这种死法未免太冤枉。

  寻找引魂幡的任务还未达成,要壮志未酬身先卒了。
  她要是死了,青城的危难谁来解救?
  那位安息法师未必可靠,他连她这个女孩子都不抱有同情,整个人散发着自我为心的冷漠,他会为青城那些和他无关的市民着想吗?不一定。
  他嘴说她要是回不去,有他稳住大局,南宫兜铃才不信,他说不定会临阵脱逃,任凭青城迎接灭顶之灾。

  强烈的不甘心令她眼有了泪光,她知道自己万不能死,却无法逃离这场火海。
  双手抓住地的杂草,努力拖动身体朝火苗接近,算活活烧死,也要从火爬过去。
  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下,她不甘束手待毙,宁愿拼尽最后一丝力量做出反抗。
  火焰里模糊现出一个黑色人影,南宫兜铃虚弱的看着,人影冲进来,蹲在她面前。
  她抬头观看来者,竟是青龙将军,他身穿盔甲,戴着头盔,盔甲面有大量烧焦的痕迹,用厚布蒙着脸,可是裸露出来的手背覆盖一层烧伤,但他置之不理。
  他托起南宫兜铃的身体,她趴在他怀里,心满怀感激。

  他为她冲进了如此危险的环境,石头都会感动,何况她这肉做的人心。
  他没说话,直接撕开南宫兜铃的衣裙下摆,动作粗鲁至极。
  “你住手……”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他却要叫她衣不蔽体吗?
  无奈被烟雾熏的头脑发沉,没有力气,抵抗不了,只好任凭他处置。
  青龙将军从腰间取下竹筒做的水壶,倒出清水沾湿衣料,蒙在她脸,在脑后绑个结,南宫兜铃终于明白他这番良苦用心。
  湿布隔住了浓烟,南宫兜铃感到呼吸顺畅了一些。
  青龙将军单手托住她臀部,把她抱在身侧,南宫兜铃像一只树袋熊挽住他肩膀,双腿夹住他腰部。
  要是背在背,身体暴露的面积太大,很容易叫她烧伤,把她搂在身侧,他的衣袖能多少盖住她的后背。
  南宫兜铃因他这一小小的举措而深深触动,这个男人脾气暴躁,但是在危难关头,他流露出来的柔情和细心令人心动。

  拖着她,一手持刀,劈砍着火的树枝野草,砍出一条通道,费劲千辛万苦,才走出树林。
  火还没有烧到这里来,只有浓烟阵阵从树叶间翻滚而出。
  他归刀入鞘,换了个姿势,把她横抱在怀里。
  南宫兜铃扯下脸的湿布,大大喘了一口没有烟雾的空气,劫后余生,她恢复了心情打趣,“你不累吗,放我下来,我能走。”
  青龙将军很坚决,“抱得动。”
  南宫兜铃见他眼神刚强固执,估计是劝不听的,便随便由他抱着,倒也好,省省力气。
  回到军营,士兵们正在级将领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收拾粮草,准备撤退。
  南宫兜铃想起,这里没有多余的水可以灭火,跑是唯一的出路。

  景翠左副领焦急跑来报告,“将军,军营四周都给火焰包围住了!没有豁口可以让粮车安全通过,不如……不如不要粮草了!只让士兵撤退!”
  放下南宫兜铃,青龙将军扯开脸的厚布,沉重的点点头,“人要紧,粮草以后再说。”
  “等会儿。”青龙将军叫住他。
  景翠恭敬的候着。
  这位左副将的视线这才注意到南宫兜铃衣服下摆被撕烂了,半截大腿及到脚踝,雪一样的肌肤展露无遗。
  听见青龙将军不悦的轻声咳嗽,景翠惊恐的收回视线,抱拳道:“将军有何吩咐?”。
  “伤兵能转移吗?”
  “士兵们在尽力!已经用担架抬出了一批,正在抢救下一批。”
  “不可以留下一个伤兵,把马都让给伤兵用,能马的全放马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