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拎起他后颈衣领,月现瞬间露出凶狠的表情,两只利爪朝她脸毫不客气的招呼。
  南宫兜铃面不改色的侧脸避开,把他身子在空转了一圈,用力按在树干。
  月现的脸在树干挤压的变形,双手双脚乱蹬。
  “敢攻击我,和琥珀学的坏毛病吧?”
  月现挣扎不休,无奈身体太小,她巴掌大不到哪里去,只能一昧的做徒劳功。
  他奶声奶气的说:“琥珀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人类,你放开我,不然我把你喉咙撕烂!我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妖怪!妖怪!怕了没!”
  南宫兜铃笑得眼泪都要出来,“我说月现,你在搞什么?别捉弄我了,快说师父在哪里?我有急事找他帮忙,太好了,有他老人家在,我一定不会困在这里回不去。”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叫做月现!我不认识你师父是什么人!”
  “你不认识我师父?”南宫兜铃疑惑的眨眨眼睛,“你的确是月现没错吧?”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这是我修炼成妖怪的那一天,土地公公给我取的名字!你快放开我!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杀我?你试试看。”南宫兜铃揪起他,举在头顶,转呼啦圈似的把他快速旋转。
  停下后,月现在她指间吐着舌头,两眼翻白,双手双脚无力垂下,“好晕……好晕……”
  “月现,现在不是玩游戏的时间,和你说正经事呢。”
  “你……找死……狂妄的人类,我生气了!!”月现甩甩小脑袋,猝不及防的伸出尾巴,横扫到她脸。
  南宫兜铃顿觉好似给人狠狠扇了一巴掌,整个身体在空翻转一圈,飞了出去,掉在泥土里,依旧没能减速,身体往后滑动,如崩塌的泥石流,贴着地面,滑出去老远;
  后背撞在一棵树根底下,硬生生截停她,南宫兜铃被树干撞得吐出一口鲜血。
  疏忽防备,竟然给这小家伙暗算成功,太伤自尊了。
  她喘息着,捂住胸口,感觉五脏六腑都撞裂了,勉强站起来,衣服凌乱,头夹杂落叶,全身下沾满了泥土。
  月现在数十米外得意洋洋的咧嘴一笑,“别小看我,人类。”
  “这可是你自找的……”
  南宫兜铃其实向来休休有容,对敌人也会讲宽容讲气量,君子还君子,可是偶尔她也会犯小孩子毛病,充血头,生起气来,她绝对要还击回去。
  她双手捻符做决,目光凌厉,从牙缝里挤出咒语,“千劫慈光,无边无量,烈焰无极!”
  这回不是开玩笑的,烈焰龙卷从脚下盘旋而起,直奔月现而去。
  月现身形一抖,在火焰面前一下子变大,衣裳被暴涨的肉体撑破成碎片;
  他的嘴巴变长,成了三角形的尖吻,后背弓起,双爪前撑,褪去了人形,转瞬间变出了真身,化作一头猛虎般巨大的穿山甲。

  身瓦状的鳞甲间长着坚硬锐利的刚毛,在愤怒朝天竖起,尾巴在落叶间横扫,形成一道气浪屏障,挡住了烈焰龙卷。
  “相对我下咒?人类,你还挺有两下子,不过,要烧我没那么容易。”月现此时的声音沙哑无,如古老的猛兽,和之前稚嫩的童声天壤之别。
  它把火焰推了回去,眼看要让火焰反过来把南宫兜铃吞噬。
  “认输吧!”月现哑着嗓子怒吼。
  这“慈光咒”杀伤力非同小可,是引魂派的最高级别的咒语之一,启动时会消耗大量灵气,可以把目标物的精元和肉体都化为灰烬;
  施法者必须全神贯注的把意志力集在目标物,若是稍微分神,烈焰龙卷会把触碰到的其他物体也一块烧成灰。
  为了不伤及树木和无辜生灵,她务必得把意志力持续专注在月现身;
  随着施法者的意志力增强,烈焰龙卷的效力也会加大,从一级龙卷增加到最强的七级龙卷,火焰温度也会随之往飙升。
  她可不是一般人,她是不可击败的南宫兜铃!
  “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二字!”
  她大喝一声,把灵气全部输出体外,逼到咒语,意志力大幅提升,火焰效力狂涨,往前旋转疾冲;
  月现的屏障被顷刻打破,烈焰龙卷将他缠住,月现在火焰低沉嘶哑的咆哮,身体暴躁的扭动,极端的痛苦。
  南宫兜铃有一刹那不忍心,毕竟是师父的式神,虽然现在搞不清楚为什么月现会翻脸不认人,可她到底狠不下心来叫他烧成灰烬。
  慢慢的放松意志力,让慈光咒减缓效力,烈焰龙卷逐渐降温,风力变弱。
  “怎么?不够力气了?”月现缓过劲来,嘲笑她,粗短的前爪抬起,站立起来,接着往下踏在地面,泥土翻动,地动山摇,南宫兜铃站不稳,险些跌倒。
  她岔开马步,定住盘。
  他再次直起身,要重演一遍地撼山摇。
  腹部也覆盖了鳞甲,他站直后拉长了身体,腹部鳞甲间若隐若现的露出沟槽里的柔软皮肤。

  南宫兜铃敏锐的用目光捕捉到这一小小细节。
  “我手下留情,你倒蹭鼻子脸的!”
  在他落地前,她顺手团住慈光火焰,用火焰做成一把弓,同样以火焰为箭,先对着地面拉开弓弦,接着把弓箭架在身前;
  刚学到的把戏,马派了用场,挺直腰背,瞄准月现,手指一松,一道狭长的火焰直奔他腹部而去。
  火焰箭来的太快,月现躲避不及,火焰冲撞到他甲片间的沟槽里,焚烧他柔软的肚皮,月现沉重的身体往后扑倒,在地缩成一团,翻滚,肚子的火烧得他手足失措。
  正是南宫兜铃想要的结果,用火焰做箭,不会把他伤的太重,一心专攻他最脆弱的部位,完全可以令他丧失反击能力。
  月现噗的一下缩小,变回手巴掌大小的人形,没穿衣服,光着屁股在火焰里滚动。
  南宫兜铃立即收回法术,火焰消失,她轻松的拍拍手,用衣袖抹去嘴边的鲜血,走近月现。
  月现坐在地,呜哇一声嚎啕大哭,在泪水稚气的撒泼:“好痛好痛好痛,你这个该死的人类!把我肚子都烧穿了!坏人!”
  月现捂着圆滚滚的肚子,面有一圈红扑扑的烫伤,小表情委屈的不行,浅金色的头发像鸟窝一样乱糟糟的。
  南宫兜铃憋笑,蹲在他面前,抚摸他头发,把他柔软的刘海扫到脑后,安慰小狗似的哄着他,“别哭了,你还是刚才那只凶巴巴的野兽吗?”
  月现抽泣着,“你到底是谁!为何要阻扰我做事!你莫非是赵国人?是青龙将军的部下吧?”
  “我才不是他部下,月现,你真的不认得我?南宫决明这个名字,你有印象吗?”
  “到底谁啊?很出名吗?是个人得认识他不成?”
  “那倒不是。”南宫兜铃想了想,“哦,我明白了,这里是战国,你还没遇我师父呢,他都还没有出生,我真笨,这么简单的常识都忽略掉了,你这小东西,没想到你会这么长命,能活到现代,这样算来,你起码得有两千多岁,哎呀,你岂不是快赶那只活了三千年的狐妖了?”

  “我哪有两千岁这么老,把我修炼成妖怪之前的年月全加都不足五百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