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6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我法号慧月,别叫师太行不行?”
  “慧月,”方晟瞅了她两眼,道,“你是刚出家么?怎么不象很正宗的样子。”
  “先回答我的问题!”
  “好,我是慕名欣赏三口古井。”
  “欣赏完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方晟不觉好笑:“岂不闻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慧月一本正经道:“这是尼姑庵,施主想出家的话出了门向右走两公里,那边小山丘底下有个和尚庙,不过现在门槛有点高,只收本科以上弟子。”
  “你也是本科生?”
  “我是碧海佛学院的,安排到三井庵静修。”
  方晟恍然大悟,难怪看起来如此稚嫩,她还是在校大学生,遂饶有兴致地问:“佛学院毕业后包分配吗?是不是自主选择?有没有考研指标?”
  慧月做了个请出去的手势,然后静静看着他。
  方晟无奈,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古井的照片,然后迅速离开。

  小别胜新婚,回到梧湘当晚连续跟白翎“好”了三回,饶是她体质超强也难以抵御凶猛而狂野的进攻,连连求饶,当然方晟也累得不行,一句话没说完就呼呼大睡。
  周六上午逛了四五家楼盘,白翎认为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选择了市正府大楼正对面的荣耀家园小区,三室一厅精装修,一百二十多平米,只须添置家电和部分家俱便可入住。
  下午白翎和专案组小王一起去商场购置家私,方晟则休息片刻会驱车直奔省城。
  途中接到牧雨秋的电话,欣喜万分说:“涨了,房价涨了,两个星期飙升将近一千块钱,发大财了!”
  方晟沉声道:“准备分批抛售!”
  “什么?”牧雨秋难以置信地问。
  方晟道:“不单我们开发的楼盘,几年前我买了一批房子也要卖,争取两个月处理到位。”
  “噢,是不是江业县那边准备动手,需要资金?”牧雨秋转念想道。
  “两码事儿,”方晟道,“这一波房价上涨并非我所预料的结构性行情,而是前期低迷行情的修复。”
  “修复之后不正好进入上升通道吗?”
  “老兄,炒股、炒房、炒任何东西都要关注国家大事,不听党的话什么都别想成功!我问你,最近每天都看新闻联播吗?”

  “偶尔……看一点……”
  牧雨秋平时也是自视甚高的生意人,可在方晟面前每每被收拾得没脾气,正如方晟在爱妮娅面前一样。
  “最近各省领导班子都开始密集调整,你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党的代表大会!那可是举国,不,举世瞩目的大事,关系到我们国家领导层变动,以及今后五年的政策走向!”
  “我明白了,”牧雨秋这回真的醒悟过来,“当前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事,社会要稳定,房市、股市也要稳定,难怪上个月赵小姐说暂时停止股票交易,过阵子再说,原来她也觉察到其中的玄机。”

  “虽然房价由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但涨势过猛会引起老百姓不满,舆论攻击,届时官方必然要采取措施打压,这是我把这轮定义为报复性反弹的原因。我建议把楼盘卖掉三分之二,现金为王,后面江业那边有更好的投资机会;还有三分之一楼盘暂时捂着,权当长期投资,想在省城房产市场立足,手里没有子丨弹丨就没有话语权。”
  “好,按方县长的指示办!”牧雨秋高兴地说。
  当晚方晟方华兄弟俩难得喝了顿酒,提起方池宗的犟脾气只有唉声叹气,却想不出可行之计,说到最后趁赵尧尧在房间哄孩子,任树红悄悄说:
  “要不请白小姐出面做工作,老爷子最听她的……”
  “去去去,净添乱!”方华赶紧把她赶到厨房。
  想到方池宗在白翎面前拘谨紧张的样子,兄弟俩暗暗好笑,但这种情绪万万不能在任树红面前流露,必须维持老爷子的权威。

  商量到最后,方晟答应明天中午跟方池宗面谈一次,不管效果如何,傍晚任树红带聪聪回去看望爷爷,双管齐下,或许方池宗态度能有所缓和。
  “慢慢来吧,不能着急。”方晟说。
  方华一瞅两个媳妇都不在,悄声说:“爱妮娅那边可得帮我好好谢一谢,必要的话一起吃个饭,以后倚仗她的地方多着呢。”
  “其实每次帮忙我都不知道,她是一直放在心上的。”
  “很漂亮很聪明的女孩,却始终没有男朋友,同事们都觉得奇怪。”
  “各人的选择嘛。”方晟口风很紧,丝毫不透露爱妮娅的**,哪怕在亲哥哥面前。
  大概因为爸爸回来了,小贝有点兴奋,时睡时醒总是不安份,哄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沉沉入梦。方晟和赵尧尧这才转移到另一张床上“叙旧”,如白翎所说,尽管昨晚元气大伤只剩下三成功力,也足够对付赵尧尧。鏖战之后她心满意足搂着方晟,突然说:
  “小容能满足你吗?”
  他吓了一跳,不满地说:“过去式了,还提她干嘛?”

  “我是说……或许我应该接受她的存在。”
  这个她不是周小容,而是白翎。方晟却装糊涂,道:“周小容一直存在,她在碧海有自己的生活。”
  “别装傻,我说的是白……最近她在江业?”
  方晟老老实实说:“没有,她回专案组了,在梧湘查案子。”
  “对小容我心存愧疚,但仅此而已,因为我知道她真的伤了你的心,你俩之间结束了;对白……我既厌恶又害怕,因为她能把你抢走,而且夫妻生活……我肯定不如她,对不对?”
  这时如果说“是”,那就是天底下最笨的傻瓜。
  方晟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你总是比较来比较去,真犯了炒股职业病?告诉你吧,尧尧是方晟最温柔最体贴最称心的老婆,别说别人抢我,我还担心坏人抢我的老婆呢。”
  “你呀专门骗我,这张甜嘴不知骗了多少女孩子。”赵尧尧听得受用,软绵绵说。
  “天地良心,我可从没骗过一个女孩子啊。”
  “姓白的就算了,她自己不要脸;爱妮娅、范晓灵,还有那个……叶韵,都是你的红粉知己呀。”

  提到叶韵,方晟还真有点心虚,尴尬地说:“都是工作关系,只谈工作不谈别的……尧尧,再战一场?”
  “别,我真的太累了。”她吓得直往他怀里钻,这才结束了危险的话题。
  周六上午到房产市场转了转,发现市民购房热情迅速升温,受炒股一样“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影响,跟风者甚众,而且二手房价格涨幅明显高于新房,原因在于购房者能看到现房,体验度较好。当初赵尧尧从香港汇回两千万,方晟出于避险和保值目的,在十四个小区买了三十套一百平米以上的房子,用掉一千万左右,几年下来已价值一千万八百万!
  “抛,全部抛掉!”方晟说。
  赵尧尧无可无不可,附合道:“抛就抛。”
  方晟在各个中介挂上卖房信息,价格比市场价略低,联系电话写着牧雨秋,之后十天内三十套全部脱手,除去手续费、税费等净赚七百多万。牧雨秋见方晟出手如此坚决,不再犹豫,大力发动新楼盘的宣传和促销活动,争取短时间内将资金回笼。
  “牧雨秋说你最近不怎么操作股票?”回去途中方晟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