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6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招待所刚喝了杯茶,爱妮娅的电话又来了,方晟感叹今晚黄历上应该写着“不宜偷情”,否则跟叶韵一起缠绵时白翎一个电话,爱妮娅一个电话,都是聪明绝顶的女孩,语气、口吻和房间氛围都不对劲,很容易露馅。

  “知道费约的厉害吧?”爱妮娅问。
  方晟叹了口气。
  “可是,我知道他有个弱点……”
  方晟精神大振:“什么弱点?”

  “他的弱点就是没有弱点。”爱妮娅悠然道。
  “这……这……你不是耍我么?”方晟无奈道,“现在我承认你之前说的一句话——他是我有史以来最难对付的领导。”
  “你错了,官场不是武侠小说里的江湖,没有弱点的大侠很可怕,可官员完全不同,”爱妮娅用教训的语气道,“从表面看,费约的确是无可挑剔的好干部,不抽烟,不喝酒,不贪财,不好色,私生活完美得象个圣人;工作四平八稳,亲和力强,关心群众、爱护干部,在他担任江业县书记期间社会稳定,党风清廉,历次测评分数都位居各县区前列。”
  “于铁涯急功好利,邱海波贪图钱财,童彪缺乏担当,正是利用他们的弱点,才能对症下药逐个摆平,可费约……目前我只想到如何顺利通过正府方面的提案,真正做一点实事。”方晟坦白道。
  “你的想法正是他的短处,那就是——不作为!不作为不能算弱点,因为他什么都不做,没法挑毛病,而且他是县委书记,有权利站在道德至高点对你指手划脚,挑你的毛病。”
  “唉,事实如此。你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做?”
  爱妮娅停了片刻,道:“要让江业县干部群众知道谁不认为,谁在做实事,因此要拿出魄力,搞几项让大家受益的大工程,有比较才有伤害,对不对?”

  “理论上是这样,可实际操作……”
  她笑了笑:“我只能给建议,实际怎么做也没经验,只能靠你自己了。”
  当晚方晟把江璐的两篇文章又拿出来细细读了一遍,凌晨两点才入睡。
  周五早上他打电话给组织部长吴郑荣,专门拜托解决江璐调动和待遇的事,吴郑荣颇为热情地给他出主意,说最近发改委缺个副主任,可以从正府这边提拔个科长过去,这样腾出干部编制,让江璐暂时挂综合科副科长。方晟说具体操作由吴部长做主,总之先替江秘书表示感谢。
  上午他把尤东明叫来,探讨富民大桥炸掉重修的方案,并提议列入新班子十大工程。
  尤东明斟酌良久,道:“江业县没有谁比我更知道富民大桥重修的迫切性,不过方县长,我不带私心和立场地劝一句,目前而言不宜立即动手。我理解的十大工程,应该是正府方面能顺利推进、老百姓很快看到效果的项目,而不是麻烦缠身,还没动工就卷入各种矛盾和是非的项目,等到……明年这个时候,或许时机更恰当。”
  “我明白尤县长的意思,但是今年上百万砸下去,明年炸掉,老百姓会不会骂娘?倘若暂时不维修,大桥能否再捱一年?要真这期间出了事,第一个问责的就是你尤县长,当然,我是第二个,我们俩谁都跑不了。”
  “常委会恐怕也过不了关。”
  “那是我的问题,你别管,现在关键是你有没有决心在退二线前为江业排除一个隐患?”
  这句话使尤东明深深一震,苦思良久后咬紧牙关道:“我干!”
  做通尤东明的思想工作,方晟随即找吴玉才,出乎意料的是吴玉才并不反对重修方案,认为只要解决好浮桥载重问题,保证江业每天向梧湘运送蔬菜水果的货车通行无堵就行,那可是江业的经济命脉。
  “也就是说只要东明县长拿出可行性方案,你会在常委会上投赞成票?”方晟盯了一句。
  吴玉才耸耸肩,道:“方县长,江业常委会很少投票,只要能说服老大议题通常能过关。”

  言下之意如果费约不答应等于一票否决,江业常委会不存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做法。
  “可是如果提交常委会,就代表正府领导班子意见,我不希望到时候内部出现分歧意见。”方晟索性把话挑明。
  “不会的,”吴玉才也摆明态度,“我知道黄海常委会经常公开投票,矛盾激化到难以收场的地步,江业这边不同,大家基本上对事不对人。不信你可以翻阅之前常委会记录,正府这边被否决的议题根本原因不是费书记,而是说服力不够。”
  下午方晟找来宁树路,谈及尼姑庵和清真饭店拆迁问题,宁树路皱眉说清真饭店还好说,反正建桥期间饭店肯定没多少生意,就近重新安置只要价钱合适再加点停业损失补偿,应该不会引起争议。尼姑庵比较麻烦,它有个名字叫三井庵,顾名思义庵里有三口古井,据说是乾隆年间留下的,十多年前省文物局专家来做过鉴定,一度打算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后因硬件条件不达村没通过申请。庵院整体搬迁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井没法搬,肯定要铲平后盖上厚厚的柏油。

  井没了,还能叫三井庵?这就是尼姑们坚决不肯搬迁、扬言要与三口古井共存亡的原因。
  “噢,还有这层原因……”方晟听了也觉得棘手。
  宁树路道:“四年前费书记暗底下做了不少工作,包括请市宗教局和佛教协会的前辈出面安抚,无奈几个尼姑铁了心要保住三井庵的牌子,说传了几百年的东西不能毁在自己手里,费书记也是没办法才放弃重建方案。”
  说到这里他暗想以费书记在江业的人脉和根基都束手无策,你总该知难而退吧?
  不料方晟心里想的是,如果费约放弃的事被我做成了,不更能体现我的能力吗?

  通过一整天与几个领导打交道,方晟发现江业干部的派系色彩不太明显,即不象黄海特别是以陈冒俊为首的本地派那样泾渭分明,凡是对方阵营的对也是错,自家阵营的错也是对,每次开会总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相比之下江业这边要理性些,至少表面上能做到对事不对人,当然也不排除方晟毕竟是一县之长,又有黄海的辉煌战功,第一次常委会就摆出咄咄逼人的气势,大家对他多少有些畏惧。

  傍晚方晟独自开车回梧湘,途经富民大桥时特意拐了个弯来到三井庵,庵里冷冷清清,几个尼姑都出去布施去了,只留个又聋又老的尼姑看门。长满青苔的院子里,靠北墙有三口古井一字排开,蹲在井边,井里波光遴遴,隐约有凉气扑面。
  井台为青石所砌,井壁则是清朝年间特有的又细又长的糯米青砖,加之常年湿润,摸在手里滑腻温软,如同久经把玩的古玉。
  岁月遗留的历史沧桑啊,说它是文物并不过分。
  “喂,你在干啥?”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方晟一惊,差点栽进井里,赶紧双手撑住井台回头,却是位身着青衣长衫的小尼姑,眉清目秀,脸色苍白,秀目圆睁一眨不眨看着他。
  他双掌合什道:“阿弥托佛,师太吓死我了,下次能不能声音轻一点?”
  小尼姑脸一红,双掌合什作了个揖:“不好意思,我看你朝井口探下身子,以为你想自寻短见呢……”
  “生即死,死即生,生生死死何足挂兮?师太这么说着相了。”
  小尼姑“卟哧”笑出声来,转而又恢复平静,道:“请问你到本庵何事?这里只接待女宾,男士莫入。”
  “阿弥托佛,佛祖云众生平等,师太又着相了。”方晟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