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听见训喝声,空地,士兵们已经集合在一起,在头头的指挥下,进行类似阵法排列的训练;
  旁边的大锅里,几名负责饮食的士兵在煮着热滚滚的早餐,互相端碗递勺,热闹非凡。
  南宫兜铃想,在这种吵闹的环境睡个回笼觉,看来是奢望了。
  她从树掰下一根树枝,又顺手拿起一块石头,运转体内灵气,恢复了七八成,还不错,她轻念“魇魅咒”,树枝变成了牙刷,石头变成了牙膏。
  “哇,没想到能成功。”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个变法,看来以后家里不需要买那么多日用品,去公园捡一麻袋石头回来行了。

  把牙膏挤在牙刷,放进嘴里搓搓牙齿起泡,南宫兜铃顿觉味道不妙,好像含了一口干巴巴的泥土,恶心的要命。
  她赶紧吐出来,牙膏是变出来了,怎么味道还是石头口味?这牙刷也是,苦苦的树枝味,用这些倒胃口的东西刷牙,还不如不刷。
  她想了想,把酒变水,却那么的好喝,是因为酒里面本来含有大量水分吗?
  这石头里,和牙膏有关的化学物质估计不多,盖不过它石头的原始气味,所以才会像吃了一口土似的?
  师父不在身边,没法问个详细,她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士兵见她起床,赶紧端着托盘跑过来,“南宫法师,这是淮盐,给你漱口。”
  南宫兜铃含了一口盐水,咕噜噜洗去嘴里的土味,随意吐到地,士兵又贴心的托来热水和方巾给她洗脸。
  南宫兜铃不好意思的说:“你们征战沙场,已经很疲累了,还要给我这个闲人忙前忙后,早饭不必为我操心了,我自个想办法吧。”

  “将军有令,请南宫法师和他一起吃饭。”
  “我无功无劳的,不白白吃这里的军粮了,免得军营里有人不服气。“
  “南宫法师,你前日凭法术大显神通,让敌人撤退三百里,这功劳可不小,胜过我们千军万马,你吃我们两口军粮,不过分。”
  千军万马?南宫兜铃看了一眼操练场,五百人都恐怕不够数。
  士兵看穿了她的眼神,说:“援兵很快会从东北赶来,到那时候,我们这里将要增加四十万人马。”
  南宫兜铃为之惊讶,四十万人是个什么概念?她想象不出来,青城最大的体育馆,顶多容纳两万人,听说馆内面积大约是八万平方米;
  把这四十万援兵聚在一起,那得多大的土地才能同时放下?
  那天要是来临,岂不是要踏平这片叫做鸢尾关的荒漠?

  她到底还是婉拒了吃军粮的邀请,主要是不想和青龙将军一起面对面的吃饭,免得又和他抬杠。
  天渐渐发亮,晨光逐寸扫荡荒芜大地。
  她见景翠左副将站在一处开阔地,挺直腰背,手臂拉着弓箭,全神贯注的瞄准百米外的一个迷你草箭靶。
  她谢过伺候她的士兵,近前去看。

  弓箭离弦,直靶心。
  南宫兜铃拍手,“厉害厉害,这视力得有二点零吧,能达到飞行员的标准了。”
  景翠左副将放下弓箭,和她打招呼,“南宫法师,起的这么早。”
  “我也想睡懒觉,唉,你们的号角声吹得那叫一个天崩地裂,想赖床都赖不了。”
  景翠苦笑了一下,忽然疑问道:“南宫法师刚才说的飞行员是什么意思?”

  “说了你也不知道。”
  “哦,莫非又是某种法术?”
  南宫兜铃难以解释。
  他识相的不再追问,仿佛不想看见她为难的样子。
  南宫兜铃说:“能教我射箭吗?我想试试。”
  “南宫法师伤势好些了吗?受伤的人,不适合拉弓射箭。”

  “啊,你不提醒,我还差点忘记。”她背对他,拿出白符一张,伸进衣襟,松开纱布一端,贴在自己腹部,咒语一出,感觉伤口在迅速长肉。
  这愈合术启动时,白符必须和伤口紧密契合才能有效果。
  她把衣襟扯平,精神奕奕,气色极佳,“好了好了,现在我没事了。”
  景翠用惊的眼神看了看她,“南宫法师的道行果然高深莫测。”说完,大方的把弓箭递给她,“你千万小心,不要伤了自己。”
  南宫兜铃用力扯开弓弦,哎呀呀,好紧,用普通的力气根本拽不开,她到底是个女子,在没有法术的加持下,力量不男人。
  可她是倔着不想借用法术,只想用自己真实的力气来拽开弓弦。
  景翠看她拉的很吃力,指导她:“你先把望把对准地面,拉开,再将整个弓身举起来,会较轻松。”
  “啥是望把?在哪儿?”
  景翠摇头笑了一下,走过来,“我帮你。”
  他站在她身后,双手分别抓住她手腕,“握手这地方,叫望把。”
  照他动作的指示,南宫兜铃果然感到拉开弓弦容易了许多。
  她眯起单眼,用箭尖瞄准前方的靶子,靶子小的像苍蝇一样,南宫兜铃的手臂晃动不已,箭头一会儿一会儿下的。
  景翠扶住她肩膀,“双肩稳住,手臂伸直,不会晃了。”
  南宫兜铃找到了诀窍,箭头终于驯服听话,平稳的停住。
  他再扶住她腰部,“松开箭时,髋间不能动,否则箭会歪斜飞出。”

  南宫兜铃专注的听着他的指导,准备妥当后,手指松开,弓箭“咻”的一声极速往前飞出。
  箭头深深插在景翠之前射出的弓箭旁边,离靶心还有点距离,不过第一次射箭能顺利击靶子,南宫兜铃已经很高兴了,至少不是半途落地叫她出糗。
  景翠对她竖起一个大拇指。
  南宫兜铃说:“多亏你教的好。”
  忽然间,景翠的脸色变得十分惊恐,他赶紧低下头,往后撤开两步,离南宫兜铃远远的。
  南宫兜铃纳闷不已,他这是怎么了?
  眼前地面现出一个影子,南宫兜铃回头一看,青龙将军高大的身材好像一堵墙立在她身后。
  她面露微笑,“大将军,早啊。”
  青龙将军背着手,一脸不悦,两眼怒火烧。
  南宫兜铃的笑容渐渐僵硬,见他脸臭臭的表情,知道大事不妙,自己又怎么惹到他了?
  青龙将军看了一眼景翠,“左副将,弟兄们都在勤奋操练,你倒是闲的发慌,和女子玩耍起来了?”
  “将……将军,我这去操练。”
  “操练时间已经过去,你去马厩喂马,顺便砍二十担柴。”
  “喂马砍柴?”景翠好像从未接过这种命令似的,神情十分惊讶,“这……这是杂役兵做的事吧,我一个左副将跑去帮忙未免多余……”
  “怎么?不愿意?”
  “将军既然如此吩咐,下属遵命。”他垂头丧气,逃命似的从南宫兜铃眼前溜走。
  南宫兜铃叫住他,景翠始终低着头,不敢看她一眼,这反应也太不正常了,她脸是长了毒瘤吗?看一眼会传染不成?
  她把弓箭举到他面前,“谢谢教导,这个还你,下次再一起玩。”
  他应都不应一声,只是抓起弓箭慌忙逃奔。
  南宫兜铃叉着腰,转头瞪着青龙将军,“你摆什么臭脸?看把你部下吓得,跑得兔子还快。”
  他训斥:“军营重地,你不可随意溜达,更加不许四处勾搭我的下属,叫他们一个个无心训练,你可知道,扰乱军心,是死罪一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