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听不进去任何劝阻,一心要逮住她,南宫兜铃的衣肩给他抓住一扯,雪白的肩胛出现在他眼前。
  她愕然间转头看着他,锁骨处肌肤散发羊脂般的柔腻光泽,白玉似的峰峦边缘在歪斜的衣领下若隐若现,把她粉颊衬托的格外娇艳;
  他见此画面,表情犹如给人重击一下,忽地缩手。
  有机可乘!她急忙忙拿出白符,伸长手臂,用力把白符拍在他脑门,喊了一声:“定!”
  青龙将军僵住动作。
  南宫兜铃大喜,“入定咒”生效了?
  青龙将军手的刀子在气愤微微抖动,他扯开白符,毫不留情的揉皱,瞪着她,“你在干什么?”
  呀?咒语怎么会没用?南宫兜铃讶异的看看自己双手,完了完了,受伤后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点灵气,却在刚才变酒为水时全显摆尽了。
  见他瞳孔带着坚决,誓要把她抓住的气势在目光汹涌凝集。

  南宫兜铃再次转身逃奔,双脚不慎踩到长长的裙摆,刺啦一声,衣料撕烂的响动,她脸朝下扑倒在地。
  疼疼疼……
  整个后背展露无遗,南宫兜铃慌张下,用衣袖捂住胸口,腹部的伤口因为剧烈动作而疼痛不堪。
  她拧着眉,一时间无法动弹。
  追悔莫及,早知道该用那剩余的灵气先给自己疗伤的,变什么水嘛,现在倒好,只为充当一时英雄,结果把自己搞成了狗熊。
  青龙将军垂下刀尖,一步步走近她。

  她已是他瓮鳖,囊物。
  南宫兜铃疼的起不来身,腹部的纱布渗出血来,想必伤口在扑倒时不小心撕裂了。
  她暗想,她如今不能施展半分法术,一定会给他绑起来的,和脏兮兮臭烘烘的野猪关在一起,那么丢脸,她才不要!
  还不如将计计,南宫兜铃极尽夸张悲惨的呻吟一声,闭双眼,身体软趴趴的往毯子里倒下,假装昏迷。
  耳边听得乱糟糟的议论,下属们彼此间焦急询问:“南宫法师这是怎么了?暴毙而亡了吗?这么死了,那真的太可惜了!”
  她感到身被一双强壮的臂腕托起,左眼偷偷的睁开一条缝隙,自己给青龙将军横着抱了起来。

  他语气急促的说:“来人,给我准备热水和草药!”
  他低头看她,南宫兜铃赶紧把眼睛重新闭,黑暗只觉得身体给他抱着一路前进,不一会儿,他把她轻轻放在一张软塌。
  嘈杂退去,四周一片安静,南宫兜铃再次眯眼偷窥,已回到了她先前养伤的那个帐篷,只剩下她和青龙将军二人独处。
  他正背对她,在热水拧起一把热方巾,叠好,转身,她慌忙闭眼,感觉到他拿着热热的棉布擦去她脸的冷汗。
  身腰带被松开,南宫兜铃猛地睁开双眼,按住他手,“你这禽兽又想干嘛?”
  青龙将军吃惊的看着她,“你没事?”
  南宫兜铃勉强撑起身体坐好,把衣领扯回肩膀,遮得严严实实,她说:“我现在使不法术,才会容许你这么欺负我,你要是真的把我和野猪关在一起,明天等我恢复功力,我绝对让你悔的肠子发青。”
  青龙将军说:“你和别的女子不同,嚣张跋扈,无法无天,你在我下属面前,叫我下不来台,我才会那么生气。让你做什么,你乖乖照做是了,何必跟我抬杠,损我颜面。”

  “喂,我可不是你什么人,不是你奴隶,也不是你俘虏,我根本没必要听从你的任何命令。不是没吃你给我的杏子吗,这让你没面子了?”
  “当然。”
  南宫兜铃见他这么理直气壮,暗自好笑,乱发脾气还占理了。
  “你确实不是我俘虏,你对我有恩,所以我才赏脸把你当做贵宾,让你坐在我身边和我一起享用宴席,这份殊荣,一般人是得不到的,连我那些生死与共的手足,都不能和我平起平坐,这份恩赐,你却不好好珍惜,反而当众拒绝我的好意,你叫下属们怎么看我,他们一定在想,堂堂青龙大将军,连个小女人都镇不住,算不一条汉子。”
  南宫兜铃真是搞不懂这男人在想什么,“谢谢将军抬举,给我这么高的待遇,我没有理解你的一片好心,抱歉抱歉,可是有句话,我不得不说,要让我顺从你,是不可能的,我才不管你下属怎么看你,我南宫兜铃做事从不受人牵制,你要是真的看我不顺眼,趁你现在还能杀得了我,赶紧下手,明儿个你没机会了。”

  青龙将军久久的看着她,“你不怕死?我一声令下,能让你脑袋落地,军营里,我的命令无人会反抗。”
  “说不怕死,那是吹牛。”南宫兜铃无畏的迎接他的视线,“可青龙将军,我不认为你是一个蛮不讲理、滥杀无辜,连个女人都不放过的暴徒。你在战场杀敌时,我看见了,每一刀都是致命,绝不故意折磨人,一来是你刀法高明,二来我想明白了,你不想敌人受太多痛苦,所以才会那么狠,在战场宽容,反而会让伤者痛不欲生,这里的医疗条件这么落后,要是断胳膊断腿的,想必生不如死。因此你才一刀了断了他们,免得他们活着遭罪。而且,我劝你不要继续杀人时,你立即接受了建议,一个坏到骨子里的人,是不会如此仁慈的。”

  青龙将军安静的听着,叹了一口气,“少说两句,省点力气,我给你换药,然后你好好休息吧。”
  “禁不住夸?”南宫兜铃取笑,“难道你只是吓唬吓唬我?其实心里并不想折磨我是不是?我一昏倒,你紧张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大将军,你那么怕人笑话,却当着这么多人出尔反尔,不仅仅不绑我,还公然把我抱进帐篷,不担心你下属在外面说你闲话?”
  “叫你别说了!”
  眼看他又要发火,南宫兜铃赶紧打住话尾,免得真让他进退两难,引火烧身。
  她低声说:“换药我自己来行。”
  “你一个人,成吗?”
  “我会慢慢来的。”她这会儿可没有勇气看他,“给你占两次便宜,我才不干。”
  “给你疗伤,却让你说成是占便宜。”
  “哼,反正用不着你帮忙。”
  他没再说话,走出帐篷前回头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南宫兜铃迷茫的冲他眨眨眼睛,“有话直说,别憋着,会憋坏的。”
  “你……你有没有婚约在身?”
  “吓?我才十八岁,哪来的婚约。而且,我的门派规定,终身不可结婚。”
  “那你有没有意人?”

  南宫兜铃陷入沉默,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她也分不清有没有,自己心确实牵挂着一个人,可是她和这个人是不可能修成正果的。
  他点点头,“我明白了。”他掀开帐帘走了出去。
  南宫兜铃歪着头想,什么叫做他明白了?她可什么都没有说,他明白了什么?
  管他呢,想多了心烦。
  她松开纱布,呲牙咧嘴的忍受疼痛,手法笨拙的替自己换药。

  一声嘹亮的号角把她惊醒,南宫兜铃打了个呵欠,这军营里的闹钟杀伤力太强了,把她脑袋吵得嗡嗡作响。
  她穿木屐走到外面,一看,地平线处只露出一片鱼肚白,换作二十四小时制,顶多凌晨五点,她这辈子除了高考那几年,已经很久没有起过这么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