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对方确实很想探清她的底细,南宫兜铃干笑两声,“你对我疑心这么大,却义无反顾的相信我是个好人,你这个人真是矛盾。”
  青龙将军沉默的看着她,南宫兜铃觉得他这视线停留在自己脸的时间漫长的过分。
  她稍微扭开脸,“你别这么盯着我,我会害羞的。”
  “害羞?”他放声大笑,“你?”
  “什么意思?”
  “你看你,坐没坐样,吃没吃相,想必不是出身名门、知书识礼的大家闺秀,倒像山野农家里放养出来的蛮伢子,如此缺乏教养,怎会知羞?”
  “不一定非得出身名门、读过两年书的大小姐才懂得礼义廉耻,农家蛮伢子也是人,给大男人看久了,也会害臊。”
  “贱民和牲口的区别是,一个会用嘴说话,一个只会用嘴瞎叫唤。”

  这话出乎南宫兜铃的意料,没想到这个时代的阶级观念如此没有人情味。
  她不留余地的反击:“青龙将军,你这么说话不对了,不要随便歧视底层阶级,要知道,你们桌吃的,嘴里喝的,都是底层阶级的平民百姓贡献的,没有他们,你们吃西北风去吧,你们打仗,不止是为了保卫疆土,扬名立万,最重要的,是保护百姓,我觉得,不论有没有读过书,有没有官职,大家都是人,只有善恶的差别,哪有什么贫贱之分,谁都不见得谁尊贵。”
  所有人听得一愣一愣的,大气不敢喘,无人接话。
  青龙将军压低声音,“你长点心眼,不可以当众讲这种叛逆的话,传到大王面前,会冠造反的名头的。”
  南宫兜铃翻了个白眼,“当我没说话,行了吧?”
  一位脸带着月形刀疤的将士主动化解尴尬的场面,“请教南宫法师,在战场时,你如何召唤出那么多的蝎子来对付燕贼的?”

  南宫兜铃笑着说:“那不是真的蝎子。”
  “不是蝎子?”
  “是幻觉。”
  她当时用的是能够以假乱真的“入梦咒”。
  “什么……是幻觉?”不仅这位将士,其他人也是听得一脸茫然。
  “幻觉是……大脑的神经系统受到某种刺激之后,产生虚假的情景,但是知觉却能在这虚假情景体验到真实的情绪,如说痛觉、愤怒和恐惧……”
  青龙将军眨眨眼睛,“大脑?神经系统?”

  “算了算了,你们这帮原始人,我还是换个简单的方法解释好了,是说呢,我让战场的人通通都做了一场梦,尤其是燕兵,我令他们梦见蝎子攻击自己,从而发狂的逃离战场。”
  这回大家明白了些,彼此交头接耳,议论不休,“这法师本事了得,能让这么多人同时入梦,要是能得到她的协助,我军大获全胜指日可待……不过她来路不明,值得信任吗……你瞎嘀咕什么,连将军都相信她,我们要是还怀疑的话,岂不等于怀疑将军的眼力……我也想喝水,三天没见着水了,附近连口井都没有,加半个月没有下雨……”
  南宫兜铃听见他们的话,大方的拿出几张白符,刷刷把五六坛酒变成甘甜的清水,抱着酒瓶走到他们位置,热情的招呼起来大家来,“来来来,别客气,要多少都能变出来,只要你们的酒够多!”
  大家双手托住酒碗,惶恐的接她亲手倒出来的清水。
  南宫兜铃单膝跪在那位长着月形伤疤的将士面前,给他倒了一碗水,问道:“这位士兵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她之所以对他感兴趣,是受到了他眼神的吸引,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耿直忠诚的目光,像一只受过严格训练的警犬,令人不由得心生赏识和敬佩。
  “我叫……”对方恭敬的托着酒碗,还未来得及开口。

  青龙将军在席位说:“他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景翠左副将,南宫法师,你闹够了没,回来坐好,你不是歌姬也不是女奴,用不着给我的下属跑腿,他们想喝水,自己会倒。”
  下属们都唯唯诺诺的说:“对啊对啊,南宫法师,你是将军的贵宾,哪有你服侍我们的道理,你还是回将军身边歇着吧。”
  南宫兜铃觉得有点扫兴,怏怏的回到座位坐好,心不免有些赌气。
  这位青龙将军好像很喜欢控制她的行动,她最烦被人当作扯线公仔;
  她向来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干什么,平日里连南宫决明都管不住她,这青龙将军算什么?动辄指挥她。

  她不过是给这些勇敢的人倒了几杯水解解渴而已,把她作歌姬和女奴,这是不是在暗鄙视她?
  若不是看在还要跟他借引魂幡的面,她早拍拍屁股走人了。
  看到南宫兜铃没了食欲,表情闷闷不乐,静悄悄的坐着。
  青龙将军不动声色的把一盘新鲜杏子推到她面前,“这杏子来之不易,是托送军报的百夫长,快马加鞭从都城运到鸢尾关这片荒漠来的,你尝尝。”

  斜眼一看,杏子颗颗硕大饱满,泛着诱人的粉橘色,想必一口咬去定是汁水横流、甘甜爽口。
  “不稀罕。”南宫兜铃抱着手臂,扭开脸,想吃是想吃,但她是不领情。
  “你在和我耍性子?”
  “岂敢,我这等蛮伢子哪有资格和你这位尊贵的大将军耍性子?”
  将军怒气冲冲的拍了一下桌子,杯碗哐当弹跳。
  下属们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心情忐忑的盯着主桌,眼神都在同时感叹这顿晚饭吃得险象环生、跌宕起伏。

  南宫兜铃觉得郁闷,“你神经病?发什么火?拍桌子是吧?我也会!”
  她狂然把桌子一拍,没有用任何法术,硬碰硬的,手心辣辣的疼;
  她逞强,眉眼间不表现一丝疼意。
  “我好心请你吃千里难寻的鲜果,你居然不识好歹。”

  “还千里难寻?不是杏子吗?超市里八块钱一斤;而且,凭什么你让我吃我得吃?姑奶奶我偏不要!你喜欢吃,你自己吃个够!”南宫兜铃徒手抓起一颗杏子丢到他脸。
  “咚”地一声闷响,杏子精准的砸在他额头,反弹到地毯,滚动两圈,静止了。
  下属们吃惊的倒抽一口凉气,整齐一致的抱起碗筷,赶紧假装扒饭,全当没有看见这一幕。
  青龙将军沉默着,额角的青筋隐约鼓动凸起,怒气在瞳孔酝酿。
  南宫兜铃觉得无趣,在这个人面前吃饭,很容易消化不良,她站起来,甩甩衣袖,准备拎起木屐离席走人。

  “你以为救了本将军一命,可以待我无礼了?我能把你当贵宾招待,也能让你立即沦为囚犯!”
  她扭头冲他做了个鬼脸,“了不起哦,我好怕怕。”
  青龙将军霎时拔刀而起,“我今儿个非要绑了你,把你和野猪一起装进笼子里去!让你尝尝得罪本将军的下场!”
  “哇啊!你来真的?”南宫兜铃丢开木屐,慌忙提着裙摆绕桌而跑,青龙将军举着刀紧追其后。
  南宫兜铃慌不择路,挤进下属堆里,跳开一张张桌子,躲避青龙将军的追捕。
  帐篷里顿时乱做一团。

  将士们连忙劝架,“哎呦将军,你留神脚下,别绊着了……将军息怒,南宫法师也是无心之失,她好歹帮过我们退敌,日后说不定还能继续协助军队,今日贸然绑她,实在不妥……将军你冷静,统率部队守卫疆土全仰仗你一人之力,我们你这么一个将军,气坏了身子不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