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翻开检查,白符一摞,还好,保命的法器都在,又拿出沙漏一看,惊讶发现瓶底已经落下一枚透明的琉璃珠。
  倒计时开始了,虽然只落下一枚珠子,但也足够令她焦虑。
  青龙将军好的看着她手心里的小玩意,“精致的很,这是什么宝物?没有颜色,分明像水,表面却跟石头一样坚硬。”
  南宫兜铃拿起玻璃做的沙漏瓶在他面前摇晃一下,“这叫沙漏,好玩的很。”

  “怎么个玩法?”
  “你可以用来,呃,摇来摇去的,反正很好玩的,每天摸一下,还可以延年益寿,身体健康,真的,没骗你,和你交换怎样?你把引魂幡借我,我把这稀世珍宝送你。”
  青龙将军把沙漏瓶握在手里把玩一番,又还给了她,“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受不起,和我那面简陋的引魂幡交换,不值当,既然是稀世珍宝,你还是收好吧,现在土匪横行,你一个女子离家奔波,切记不要随便向人展示你的财富。”
  “不要拉倒。”南宫兜铃把沙漏装回包里,肚子咕噜噜叫了两声,她一下子脸红了。
  青龙将军微微一笑,他掀开门帘走了出去,不见他回来。
  南宫兜铃莫名其妙的坐在榻等着,该不会是想晾着她让她活活饿死吧?这么残忍的对待救命恩人合适吗?
  过了一会儿,一名士兵低着头进来,托着一摞衣服,放在她膝盖边,又低着头出去,硬是不敢抬头看她,因为脑袋垂的太低,看不见前路,额头撞在支撑帐篷的木头柱子,一屁股跌倒在地。

  南宫兜铃哈哈笑出声,“你这个傻瓜不会抬起头走路?”
  “将……将军吩咐,非礼勿视,要是看见不该看的东西,杀无赦……”士兵落荒而逃。
  南宫兜铃感到好笑,还有脸吩咐下属非礼勿视,他本人可是用视线把她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彻彻底底的非礼过了。
  抖开衣服一看,青色衣料摸起来倒挺乘,样式和自己的茱萸法袍差不多,也是左右交襟的深衣,穿后,觉得里面空,没有内衣丨内丨裤,凉飕飕的,好没安全感。
  她尽力适应。

  把自己的小包随身带,掀开帐帘,一名守门的士兵忽地跪下,往她脚边放一双红绳双齿木屐。
  南宫兜铃觉得这双木屐甚是可爱,估计在这个时代,锦缎布鞋还是稀罕物,战场能找到的大概是兽皮做的军靴和这木屐了。
  她不嫌弃,穿高高的双齿木屐,顿觉身子高了一截,视野开阔了许多,心反而更添新鲜有趣,原来高个子的世界是这样子的,要是有幸回去,她笃定主意要挑战一下绥草说的高跟鞋,秀点女人味出来给师叔看看。
  士兵领着她前往另一处帐篷,走到帘外闻到了烤肉的香味,馋的她口水直流。
  进去,里面铺着厚厚的毛毯,毛毯摆放矮桌,青龙将军坐在正,两旁矮桌分别坐着他的左臂右膀。

  见到南宫兜铃,这伙正在肆意谈笑的粗狂大老爷们一个个怔住,举着酒碗,忘记喝酒。
  看样子,整个军营她一个女的,怪不得这伙人把她当成珍异兽似的,目光死死盯着不放。
  青龙将军突然间心情不好,把酒碗一丢,哐当作响。
  大家一见将军发起脾气,纷纷低下头,吃肉的吃肉,喝酒的喝酒,默默不发一语,眼角却频频抬起,用余光朝南宫兜铃那边偷瞄。
  南宫兜铃觉得这气氛怪怪的,自己好像拍卖场的展品,受着无数人的觊觎。

  青龙将军拍了拍自己身边的蒲团,“过来,这边坐。”
  南宫兜铃不客气的踩毛毯,径直朝他走去。
  众人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双脚。
  到了他身边,青龙将军低声的说:“你怎能直接把木屐穿了进来?”
  “啊?要脱掉的?抱歉,我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南宫兜铃大咧咧把鞋子踢到身后,像个男人一样盘腿坐在他身边,挽起衣袖,对着一桌子的美味,美美的搓着手,做好扫荡一空的准备。
  “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只的羊腿!我开动了!”
  南宫兜铃抓起青龙将军眼前的粗壮羊腿,双手抱住是狠狠一啃,好满足,一嘴都是肉!
  她抓起一只空酒碗,举在青龙将军面前,“给我倒杯水,口渴得要命。”
  青龙将军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南宫兜铃愣住,看了一眼帐篷里的其他人,大家的表情都非常惊讶,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

  看见鬼了这是?还是说南宫兜铃脸有脏东西?
  她嘴里嚼着肉说:“你们一个个神秘兮兮的看着我,难道是有话要对我说?”
  大家慌忙摆手,“没事,没事,没话要对小姐说。”
  “既然没事可说,那吃饭啊,木头似的眼瞪眼干嘛?很有意思吗?”南宫兜铃再次对青龙将军摇晃了一下酒碗,“水。”
  青龙将军冷眼相待,“敢当着我下属的面这么指使我,你未免嚣张过头。”
  “都说不是指使你,是麻烦你,行行好,可怜可怜我,请给我一杯水,德高望重的大将军大英雄,小女子我快渴死了。”
  拜托他倒杯水而已,这也要讲究这么多的繁缛节?

  青龙将军叹一口气,“大家吃饭。”
  将军都这么说了,没人敢忤逆,一个个闷不吭声的喝酒吃肉。
  他顺手拿起酒坛,“此处位于荒漠,水很稀缺,军营清水所剩无几,都留给重伤卧床的将士饮用了,酒倒是够喝,尝一杯?”
  “酒怎能解渴呢。”南宫兜铃舔干净手指,拿出白符,塞进酒坛里,咒语轻喃,手指一划,便从他手里夺过酒坛,仰头痛喝,接着把酒坛重重放在桌面,大大的呵了一口气,“清凉润喉,舒服!”
  青龙将军疑惑的抱起酒坛,对着坛口喝了一口,眉头紧皱,“明明装的是酒,竟然变成了水。”
  “我这一招,叫做‘魇魅咒’,可以把一样物体转换成另外一种形态,把酒变水只是小儿科,我还可以这样……”
  南宫兜铃说着,拿起一支的木筷,白符贴,指腹滑过,木筷霎时间变长,在她手成了一把青铜剑。
  她摇晃着青铜剑,“怎样,这剑漂亮吧?这可是真家伙。”
  下属们惊慌失色,乱糟糟的丢下杯盏,起身拔刀,“保护将军!”

  青龙将军摆摆手,示意他们别大惊小怪。
  “这位是南宫法师,她云游四海,通晓巫术,能无生有,不足为,况且我早已对你们说过,她无心谋害本将军。”
  南宫兜铃心里不服,不足为?哼,说得好像他也会法术似的。
  她把青铜剑还原为木筷,放回桌,诸位下属这才放下心来,回到位置坐好,继续吃吃喝喝。
  南宫兜铃抱着羊腿,用肩膀撞了撞青龙将军,低声说:“你怎能那么确定我无心害你?之前还怀疑我是卧底不是吗?”
  青龙将军抿了一口酒,放松的说:“那只是随口试探,我心已有答案,早猜到你不是燕国派来的奸细,不过,我唯一能确认的,仅此一点而已。至于你来自何处,目的何在,本将军是百思不得其解,看南宫法师什么时候才愿意把你的身世来历,对我解释个一清二楚。”

  “我的身世来历?说来那话长了,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莫说三天三夜,算你讲他个三十天三十夜,我也洗耳恭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