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6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青龙将军气愤的说:“检查战场的所有燕贼尸体,凡是活的,都给我绑了当俘虏!”
  部下得令,先架走眼前这位诈死的敌兵,接着迅速分散,搜罗尸骸。
  青龙将军跳下马,飞快走近她,南宫兜铃感到力气从身流失,她颤抖着手指,搜寻包里的白符,想为自己疗伤,可惜伤势太重,手再也抬不起来,虚弱令她眼前一黑,脸颊撞在青龙将军胸前坚硬的盔甲之。
  不知沉睡了多久,南宫兜铃觉得天旋地转,她勉强睁开双眼,一线摇晃的橘色烛火映入眼帘。
  她俯趴在一块柔软的兽皮之,微微扭动身体,腹部传来撕裂般的痛楚,令她闷哼一声,重新跌入兽皮。
  南宫兜铃用有限的视野打量周围环境,这里气温适宜,暖烘烘的,一个铁炉放在塌下,偶尔听见木柴在火哔啵裂开;
  环绕周遭的像是一块帐篷,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口渴难耐,想喝水。
  她再次努力,勉强支起身,一股凉意令她诧异,她观看自己身体,不着一物,连内衣丨内丨裤都不在身,腹部裹缠着一圈厚厚的绷带,飘散着药草的气味。
  她捂住额头,使劲回想,怎么回事,衣服呢?自己脱的吗?不记得这一茬了。
  在战场的最后一幕发生什么事来着?有人刺了自己一剑,接着呢?似乎晕了过去。

  门帘外传来脚步声,南宫兜铃下意识的扯过兽皮遮住自己身体。
  青龙将军掀开帐帘走了进来,他仍旧穿着盔甲,腰间刀不离身,只是摘了头盔,乌黑长发扎成一团发髻,走到她面前,借着烛光看她。
  他的五官洗去了灰尘和血污,南宫兜铃终于得见他清晰的样貌,非常年轻英俊,眉目间却毫无稚气,一副看厌了生死的疲惫,深邃的眸带着厉色和尊贵,一看是个惯于向人发号施令的人物。
  他肩膀宽厚,不胖,但是肌肉相当结实,连盔甲都盖不住他健壮的身材,他安静坐在她身边。
  南宫兜铃说:“我衣服呢?”
  “给剑刺破了,穿不得了。”
  “算裙子穿不得,我……我那些胸和三角裤还能穿呢。”
  “胸?”对方一脸懵懂,“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从你身脱下来的,都是一堆巴掌大的碎布而已,那些能穿吗?我已吩咐下属去给你找件像样的衣服来,你别着急。”
  南宫兜铃想起一件更加重要的事,“谁给我脱的衣服?该不会是你?”
  青龙将军面带一丝愧疚,“军医也负伤了,自身难保,实在无法为你疗伤,我征战多年,受伤是常事,因此对包扎有些经验,便亲自动手替你拔剑止血。”

  这是承认了确实是他脱的衣服,南宫兜铃既委屈又埋怨的瞪着他,“也不经过我的同意乱扒人家衣服!禽兽。”
  自己居然给一个大男人毫不客气的扒光了,连条裤衩都不剩,南宫兜铃怎能不气,自从四岁后她学会了自己洗澡,这冰清玉洁的身子再也没有给任何异性看过。
  算她个性开放,可她仍然受不了在昏迷的状态下,给一个大男人看光光,总有一种吃了大亏的感觉。
  “胡言乱语,竟敢说本将军是禽兽?”
  “不是禽兽也是色狼。”
  “我不是!”青龙将军为自己辩护,“我见你在战场不拘小节,举止豪迈,还以为你是个野小子,没想到结果你是女的……”
  她指着他鼻子,“我一开始暗示过我是个女的吧!”
  “你暗示的不够明显,我当时没理解你意思。”
  “你你你没干别的吧?”南宫兜铃紧张兮兮,来一趟战国是为了解救青城的危难,可不是来献身的。
  青龙将军笑了一下,“我不至于乘人之危,你伤的那么重,要是还颠弄你,万一出人命,救你岂不白搭。”
  南宫兜铃细细观察他的神情,确认他没在撒谎,这才松一口气,不过这种没穿衣服的状态,根本没法和一个大男人静下心来交流。

  他问她姓名来历。
  “南宫兜铃,引魂法师。”
  “法师?是会用妖法的巫师吗?”
  “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有办法。”
  “赵国人?”
  南宫兜铃摇头,对方眼光一凛,警惕起来,“非我族人,却在战场出没,你是燕国那边的奸细?救我,只是为了换取我的信任,来当卧底偷情报的吧。”
  “你没看见我帮你赶走了一大帮的燕国士兵?对方那会儿可是几万精兵,加还有战车,碾压你寥寥几百个人,胜利唾手可得,还用的出动卧底?再说了,为了掩护我这个卧底,把即将到手的胜利拱手相让,傻瓜才干这事。”
  似乎接受了她的说法,青龙将军一时间没了主意,“那你到底是我敌人,还是我的朋友?”

  “不是你敌人,也不是你朋友,我不辞辛苦来一趟,是想跟你借样东西。我的城市正在遭遇浩劫,需要引魂幡一用。”
  青龙将军疑惑的说:“一面普通的军幡,能起到什么作用?”
  “普通?你别骗我,一定不普通,你先拿来给我看看。”
  “待你养好伤再说。”
  “我现在要看!”
  青龙将军说:“在我的军营里,没有人可以凌驾在我头命令我!”

  南宫兜铃用坚定不移的视线和他对峙,青龙将军毫不让步。
  她想这家伙可能吃软不吃硬,脑海突然想起绥草和她说过的话——只要女人狠下心来演个弱不禁风的“林妹妹”,能让男人双膝发软的拜倒在地。
  她立即换了个病怏怏的表情,身子一软,靠在他肩膀,“青龙哥哥,你给我看一眼引魂幡嘛,你要是不想给我,我也不会强抢的,只是看看而已,给我开开眼界呗。”
  说是这样说,可心里并不这么想,只要他拿出引魂幡来,她定二话不说抢了跑。
  青龙将军坐怀不乱,纹丝不动,“那是我用来传达军令的工具,引魂幡一出,算我不在场,只要执拿引魂幡的那个人下达的命令,士兵们都不得违抗,要是你背着我偷走了,将此幡用在不好的地方,不妥了。”

  说好所向披靡的杀手锏,在他身怎会无效?是不是自己演技还不够?
  暗屏息,测探自己体内的灵气,唉,她不禁皱眉,失血过多,算睡了一觉,灵气也只回来不到两成,算白符在手,顶多启动一两个无关紧要的小咒语,难以发挥最大的效用。!
  用咒术威胁他的方法只能暂且作罢,再休息两日,待灵气彻底复原才能放肆行动。
  她责怪自己不争气的体质,要是能像师叔那样灵气充盈、源源不绝好了。

  “你在想什么?”青龙将军无预警的用手托起她下巴,注视着她。
  南宫兜铃意识到自己靠在他肩膀边想心事的时间有点太长,害他误会了。
  她躲开他,故意转移话题,“我的包呢?”南宫兜铃左右观看。
  青龙将军指了一下角落的桌面。
  南宫兜铃扯了扯兽皮,发现这兽皮又短又小,只能勉强盖住胸前到大腿的方寸之处,不能完整的裹住身体。
  她只好说:“我现在不是命令你,麻烦大将军帮我把我随身物品拿来,成吗?”
  青龙将军很受用她这种谦虚的态度,把包拿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