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6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阵透明的气流在空呈弧形扩散,结界顺利展开,弓箭打在这结界边缘,纷纷如断裂,火苗像雨一样沿着弧形的结界穹顶飘落。
  青龙将军诧异的看着这一幕,“怎么回事?”
  南宫兜铃微微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妖法而已。”
  结界还有几名敌兵,皆因眼前景惊吓的呆立不动,忘记攻击。
  青龙将军趁机起身,刀尖旋转一圈,敌兵还未反应过来,一个接一个倒在地,喉头裂开一道大创,鲜血狂喷,全是他一刀割断的。
  南宫兜铃觉得十分残忍,扭头不看。
  一旦站在战场,谁都不能把自己当人看,要化身为野兽,狠下心来杀杀杀,拼尽全力,不可软弱,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她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身临其境时,却觉得空气里满是恶心的血腥味,原始荒蛮,无论敌我,每个专注沉溺在厮杀的人,脸都狰狞如同恶鬼现世,令人不舒服。

  青龙将军朝前跑去,撞到结界边缘,反弹回来,摔倒在地,头盔滚落,他甩甩头,一阵目眩,有点狼狈。
  南宫兜铃捡起头盔,蹲在他身边说:“除了我,结界里的人是出不去的。”
  “快解开你这个妖法,我还要杀敌!”
  南宫兜铃按住他手臂,“青龙将军,耽误你一点点时间,请问你手有没有一面引魂幡?”
  “现在没有时间说这个!”他愤怒的将刀架在她脖子,“快解开你的法阵,耽误本将军,我连你也杀。”
  “你小心点,别划伤了我的容貌,我知道了,解开解开嘛,凶什么凶。”她只好抬起手指一划,解除结界。
  青龙将军奋不顾身的冲入敌兵之,一心一意投入战斗,看样子,他求胜心切,一副哪怕战死沙场也绝不接受失败的坚决态度。
  南宫兜铃抱着他头盔伫立原地,后颈察觉到一阵寒意,她迅速转身避开。
  看见身后悄悄走近一名敌兵,手持青铜剑,差那么一点砍下了她头颅。
  “我和你有仇啊!我可没穿你死对头的战甲,也不看清楚我是敌是友想砍我脑袋,我是路过的,路过的!”

  “少狡辩!你抱着赵国将军的头盔,你一定是他的贴身随从!”再次怼剑刺来。
  “我长得这么可爱你也砍得下手,没人性!”
  南宫兜铃并不想杀人,一昧躲避,不住的后退,赤脚给泥地里的尖石头咯的生疼,她频频跳脚,没有鞋子是麻烦。
  对方她高级,穿的是皮革做的靴子,跑起步来脚底生风。
  青铜剑凌厉刺向她左肩,忽地一把宽刀插到剑前,剑刃受不了刀背的阻力,硬生生折断。
  青龙将军持刀一挥,浓稠的鲜血狂乱飚射,喷了南宫兜铃一脸。
  追着南宫兜铃攻击的这名敌兵手脚僵住,脑袋往后松脱,滚落在沙尘之,断了脑袋的身体却持久站立不动。
  南宫兜铃捂住嘴,相当反胃,一点也不喜欢这种血腥的屠戮场面。
  青龙将军回头责备:“你既会妖法,怎不反击?想束手待毙不成?”
  “太残暴了,我受不了了,我先失陪,你们慢慢砍个够,这个还你……”南宫兜铃把头盔往他怀里一塞,朝一边跑去,只想躲开这个血淋淋的战场。
  四面八方忽然战鼓擂动,敌兵们听见战鼓的号召,迅速集合,变幻阵型。

  青龙将军的部下围绕过来,惶恐的说:“将军,大事不妙,燕贼出动了战车。”
  果不其然,南宫兜铃看见前方烟尘滚滚,数百架战车整齐的开来,每一辆战车前配备四匹披着铁甲的战马,车轮又高又宽又大,车轮外面还加了一圈带刺的铁栅;
  车竖着盾牌,盾牌后若隐若现的隐藏着弓箭手,战车两边围绕着手拿长矛的步兵,整齐迈步,大老远都能感觉出他们气势如虹的杀意。
  战车好像小型坦克似的狂奔而来,看去坚不可摧。
  青龙将军喝住她:“别动!”
  可南宫兜铃哪会傻乎乎的听令,她又不是他的部下,这战车来势汹汹,趁他们还要些时间才能开近,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南宫兜铃刚往前一步,听见空气传来一阵整齐的哗啦声;
  百米外,盾牌后面的弓箭手一致的拉开了弓弦,对准她,弓弦松开,嘣嘣作响,弓箭带着鹤唳般的风声飞入高空,密密麻麻,霎时间遮蔽了头顶的光线,杀气腾腾的扑来。
  这么无礼的招呼她,南宫兜铃也只好不客气了,不表演两手绝活,对方还以为她病苗子好欺负。
  手持白符,目光直视前方,两枚漆黑的眼球里写满了不可击败的魄力。
  嘴唇轻轻诵念。
  脚下盘旋起风,染了鲜血的战场沙砾呈现漩涡状将她围绕,短裙肆意飞舞,纤瘦的双腿稳稳扎在地面。

  忽然间,南宫兜铃脚底下响起怪异的骚动,仿佛有千万个指甲盖疯狂的挖掘沙土,青龙将军和他的部下疑惑的望着沙地,试图用目光寻找出声源。
  沙子下,一大群蝎子蜂拥爬出,整片沙土一片黑暗,蝎子黑压压的扑向战车。
  青龙将军的部下惊慌大喊,“蝎子!有毒的!保护将军!”
  几十把长矛利剑警惕竖起,挡在青龙将军面前。
  “不必惊慌。”青龙将军镇定的说:“她不是来害我的。”

  蝎子奔向战车,爬敌兵们的脚背,瞬间成群结队的遍布全身,钻进敌兵们的战甲里。
  敌兵们手忙脚乱,尖叫着脱掉盔甲,丢弃兵器,战车的弓箭手们纷纷跳下车子,一个个也是丢盔卸甲,连箭筒都不要了,发抖的叫着,犹如长了虱子的狒狒,在全身乱挠乱抓。
  成群的蝎子在这些敌兵们身围困,漆黑的钳子布满他们脸颊,甚至爬进了他们嘴里,敌兵们跪倒在地,手指抠着喉咙,想要呕出爬进去的蝎子。
  见此滑稽场面,南宫兜铃嘴角歪起一个狡猾的笑容。

  对方吹起长长的号角声。
  青龙将军的部下说:“是燕贼撤退的命令,要乘胜追击吗?将军?”
  青龙将军看了看围绕在身边的人数,仅剩下百余人,个个挂彩,面带倦容。
  他叹息道:“我们死伤惨重,追不了,保住了鸢尾关这块阵地行,我们需增加援兵,待下次燕贼进攻,方可继续稳住这里。”
  部下们面露不甘,但军令难违,只好抱拳听令,任凭敌兵安然撤退。
  眨眼间,敌兵们手忙脚乱的退到了山坡后面,蝎子随着他们的身影一起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尸骸遍地的泥沙战场,显得空落落的。
  部下找来一匹负伤的马,伤的不重,还能坐人,青龙将军攀去,扯动缰绳,扭转马头,马蹄“哆哆”走近南宫兜铃。

  他在昏黄的暮色下盯着她,英勇身姿笼罩在逆光之,显得神秘。
  “报名来。”他命令道。
  “我叫南……”她刚开口,听得一声沉闷动静,胸口剧痛,她惊讶的低头一看,一把利剑从腹部穿出,南宫兜铃浑身发抖,捂住剑尖,疼的说不出话来。
  一名诈死的敌兵突然起身,趁她不备,刺了她一剑。
  青龙将军愤然拔刀,要砍死敌兵,南宫兜铃伸手制止,“他已经没有同伙在身边,孤身一人,做不了大事,你不必杀他。”
  她不想再看见杀戮。
  敌兵显然非常惊讶,没想到自己刺杀的对象竟然替自己求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