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6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脸火辣辣的,南宫兜铃用手一抹,全是鲜血,是树枝刮花了她的脸,额头到脖子处痒痒的,还在流下暖烘烘的鲜血,脑袋先前在水底磕破过,伤口经过这么一翻滚,此时血流不止。
  不过她更心疼的是自己的脸,“我的美貌啊……”难怪这位死法师嘲笑她长得丑。
  南宫兜铃无奈的掏出白符,贴在脸,启动咒语愈合伤口,血慢慢的止住,疼痛也减缓了许多。
  她感觉体内的灵气微薄,消耗得差不多了,顶多再撑一两个咒语,会耗尽。
  她为了在安息法师面前逞强,没把她这个致命的弱点说出来。
  她吐槽道:“司马长眠,法号安息?平时一定是个扫把星,总会给身边的人带来霉运,才会取这么不吉利的名字。”
  安息法师眯起眼睛,严厉的望着她。
  “看什么看?你以为用你那双死鱼眼瞪我两下,我怕你了?”南宫兜铃忙着捡去头发里的树叶。
  突然间树林里簌簌作响,缠绕在树干的藤蔓在狂乱的蠕动,仿佛千万条小蛇从地面延伸过来,猝不及防的卷住她脚踝。
  南宫兜铃给藤蔓一扯,失去平衡,身体扑倒在落叶堆里,止不住哀嚎一声。
  藤蔓爬高高的树干,往后撤退,把她身体倒吊而起。
  南宫兜铃瞬间离地两米高,裙子翻了过来,她慌忙捂住丨内丨裤,可是捂得了前面捂不了后面,这样挂在空慢悠悠的旋转。

  “喂!你干嘛!”南宫兜铃气愤的冲这位该死的法师大喊大叫。
  “你这个变态!随便把一个貌美如花的可爱少女绑起来,算什么男人!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怪叔叔!放开我!”
  安息法师奸诈的笑着看她,“我不喜欢没礼貌的人。”
  “是你先跟我抬杠的!没礼貌的人是你才对!”南宫兜铃想从包里捻出白符,企图念咒解开藤蔓。
  安息法师嘴唇一动,脚踝的藤蔓迅速生长,卷住她双手,令她没法拿符念咒。
  南宫兜铃扭动身体挣扎,对他吼叫:“给我转过头去!不许看我丨内丨裤!”
  “我没兴趣看你的卡通丨内丨裤,况且你这屁股这么单调,有什么好看的?”他漠然的扫视她那印着小蜜蜂的白色丨内丨裤,眉角轻蔑的一挑。
  南宫兜铃用牙齿奋力啃咬手腕的藤蔓,好硬啊,扯了满嘴的树皮,藤蔓依旧牢固。

  她作罢,换个战术,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也能做到,“对不起,法师哥哥,是我没有礼貌,我认错,放了我行吧?我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妹妹,你何必跟一个没有社会经验的小妹妹怄气?”
  她心发誓:等哄到这个死法师松绑,她立即用蛇形“束缚咒”以眼还眼,好好教训他一番!
  谁料到对方根本不当,“未成年?都十八岁了还未成年了?”
  “你怎么知道我十八岁了?你暗调查过我?你对引魂派有何企图?”
  “引魂派下下那么几个不用的弟子,有什么好图的?”他没有否认调查的事,“我只是怪,明明已经没落了,居然还能在玄门门派排行榜占据第三位,还以为其门下弟子有多大的本事,今天一见,也不过如此,马马虎虎,这传闻的排行榜估计是太多年没有更新了。你们引魂派,在正统玄门,应该连脚趾头的位置都排不。”
  南宫兜铃差点气炸,酸溜溜的反击:“我知道你们密言宗的法术是天下第一,宇宙无敌,可你也太目无人。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这么欺负我,小心引发两大门派的争斗。”
  “我们是不会和你们这种小门派争斗的,我的师兄弟们没那闲情逸致,再说,除掉你们,像割野草一样,三两下能解决,算哪门子争斗?这叫送死。”

  “你不要看不起人!”南宫兜铃像一只动弹不得的茧在他眼前转悠,倒吊的时间太久,脑充血的脸蛋涨成了紫红色;
  她苦口婆心的劝他:“现在水灾当前,你还有时间捉弄人?赶紧想想办法阻止这场灾难!之后再和我慢慢怄气也不迟啊!”
  安息法师心肠很硬,没有给她说动,并不同意放开她,叫她挂腊肉似的挂着,自顾自的再度开启“密言宝鉴”,问道:“请告诉我驱逐乞魂鬼的方式。”
  密言宝鉴哗啦啦翻页,散发茫茫白光,在努力搜寻答案。

  南宫兜铃灵光一现,想起师公陈玄生对她说过的话,她默默念诵:“风卷残云幡来化……”
  意思难道是说,要驱赶风形态的乞魂鬼,需要用幡?可是这个幡,究竟指的是什么。
  安息法师听见,问她:“你在嘀咕什么?”
  “我在想我的门派,有没有一种类似幡的法器。”
  她刚说完,密言宝鉴找到了答案,回答道:“想要驱散妖风形态的乞魂鬼,需要用引魂幡。”
  她心一定,果然如此,师公没有耍她。
  “去哪里找?”安息法师追问。
  “根据《战国将领录》的史料记载,引魂幡由战国时期的青龙将军亲手打造,用于在战场颁布军令,后来青龙将军被指通敌卖国,遭遇贬黜,沦为阶下囚,其同谋协助他逃出牢狱,流亡到芜荑村,给敌军击杀,死于二十六岁,当时有一名巾帼女英雄,被封为漓然将军,身份背景记载不明确,不知为何,青龙将军死后,引魂幡便到了这位漓然将军手,漓然将军在一场八十万人对垒的战役大获全胜,在回归皇宫接受赏赐时,半路失踪,成为至今未能解开的一大谜题,研究战国史的学者们认为漓然将军极有可能遭到了山林土匪的杀害,毕竟当时战乱不止,土匪横行,她手的引魂幡也从此下落不明。”

  南宫兜铃讽刺,“不是无所不知吗?怎么会蹦出个下落不明出来?”
  “我手头掌管的资料当,只能让我查到引魂幡还未出现在当今这个时代。”
  “吓?这话怎么解释?”南宫兜铃听不明白,“不在当今这个时代,那是在哪个时代?”
  宝鉴答:“要想获得引魂幡,目前只有一种办法,在引魂幡失去踪迹之前,把它拿到手。”
  南宫兜铃更加一头雾水,“怎么拿?它可是战国时期的东西。手伸的再长也拿不到吧,算用‘隔空取物’,也只能拿到和施法者同一个时空里的物品,时间和空间不一致的情况下,‘隔空取物’也派不用场。”
  安息法师却理解了宝鉴的含义,“我懂了,回去战国行了吧。”
  “回去战国?说回去回去?我可没有听说过有时空穿越这门法术。”
  安息法师仿佛在嘲笑她的无知,眼泄露一丝鄙夷,“你没听说过,不代表没有,井底之蛙,孤陋寡闻,少说话较好,只会暴露你脑子不好使的缺点。”

  “你……”
  他打断她:“密言宗的法术,你们引魂派要高深百倍。用我们的独门秘术‘逆轮回咒’能实现时空穿越。”
  “‘逆轮回咒’?”南宫兜铃对这个法术一无所知,也懒得细问,免得又给他逮住把柄嘲讽自己一番;
  她冷冷的说:“既然你会这么神通广大的法术,麻烦你回去战国一趟,把引魂幡拿回来借用一下,请你尽快回来,我等你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