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367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尸毒还有没其他用处,目前没有人知道,但国内外,很多生物学家,还是有在研究这个东西的.
  “沐老爷,必须马上清洗,不然就…”张总管急忙拿了布,将沐老爷的脸上的尸毒擦拭,可是,这一擦,发现脸皮都快擦下来了。
  “来不及了,但冥婚还要继续。”这沐云帆真是顽固不化,事情都搞成这样了,竟然还想着冥婚的事?
  “我这有些药丸,你先吃了吧,也许能暂时压制你的尸毒。”灵媒从怀里掏出一些药丸,递给了沐老爷。
  “先离开这里吧。”杨羽急忙说道。
  夜,漆黑,寂静无声,月光像老妇人浓妆的脸,霜白霜白的。

  这一切来去的那么快,千钧一发,高巢落幕。
  可众人望着地上的那Ju女尸,没有人敢碰,更别提继续背了。
  女尸的身子朝前,面却是朝地,旁边有腐烂的液体绿色粘液还夹杂着红血水流出来,很是不堪。灵媒拿了块布,将女尸的头重新给包了起来,又劝说了背尸人,沐老爷最后加钱,时间又已经过了零点,那个背尸人才惶恐不安的答应了,继续背尸。
  回去总算顺利,到了沐老爷的大院子。
  红灯笼,纸人,悲鸣的二胡又开始拉了,一切都感觉没变,可一切又感觉哪里变了。
  “已经过了招魂的最佳时机,而且肉身已经被其他魂魄上过一次身,想再招魂恐怕是不行了。”灵媒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不知道谁害死了沐小帆了?”林雪茹始终惦记着这事。这也是杨羽三人来这里的最主要的目的。
  “不行,肉身既然被其他荫魂上过身,那真魂就不一定能找得到自己的肉身,难度先不说,而且风险极大,不小心会出大事啊,我可担当不起。”灵媒建议着,以他的经验,还没有干过这种事。
  “不行,我是花了钱请你们的,这招魂必须继续。”沐老爷的态度还是一项的固执,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惹了他。
  “你看能不能这样,女尸是确认被上过身,但是沐小帆的肉身不一定,只招沐小方如何,我想沐老爷子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把他害成这样吧?死人也希望能招魂洗冤吧。”杨羽的这段话很厚道,即考虑了灵媒的难处,又为沐老爷死者考虑,最重要的事,最破案考虑。
  “对,对。”林雪茹急忙附和着,毕竟这里,大家还是知道她是丨警丨察的,虽然说话幼稚了点,这反应也很呆板,刚才发生那样的突发事,这做丨警丨察的竟然一直轮在那里呕吐不止,这尼玛,也能当女警?但毕竟是丨警丨察,身份摆在那里,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林雪茹,李若兰其实是招魂是非常怀疑的,虽然刚才的女尸行为一度被认为是鬼上身,但是真正的漂浮的透明的魂魄,她们没有见过。而刚才那女尸的行为完全可以认为是诈尸,尸变,或死尸的生物反应或条件反射,不能直接证明它有鬼。

  灵媒见大家坚持,何况确实拿了钱,只好招魂。
  为了以防再次出事,这次灵媒提前做了很多的预防工作,但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那Ju干尸动都没动,毫无反应。
  而灵媒却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行不行啊?”林雪茹在下面嘀咕着。
  可就是这时,突然,一阵荫风袭来,将一些纸人吹了个头朝天。
  林雪茹正好打了个哈欠。
  突然,那干尸赫然飞了过来,直接飞到了林雪茹的旁边,瞪大着干煸的眼珠子,凑着鼻子正朝着林雪茹的嘴巴去闻。

  林雪茹吓得魂都没了,急忙捂住了嘴,心里念着:阳气,阳气,憋住憋住,可尼玛憋不住啊。
  灵媒急忙往嘴里喊了一张树叶片,问道:“是沐小帆吗?是谁把你变成这样子的?”
  沐小帆竟然笑了,干尸笑起来的模样,真是别扭至极啊,沐小帆又突然哭了,干尸哭起来的模样,这是满目苍伤啊。
  灵媒又重复了一遍,干尸支支吾吾起来,像是在说话,但是干尸的舌头早已经干煸的像温州鸭舌一样,哪里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写下来。“灵媒反应快。
  突然,内堂的蜡烛一个闪光,众人一惊,等在回头看干尸时,发现已经没了魂,就剩皮包骨一片了。
  一切,又恢复了宁静。
  “就这样没了?他什么都没说啊。“林雪茹抱怨着。
  这下子,灵媒是真的没办法了。
  魂没有送,赫然自己走了。
  众人极度失望,可灵媒已经尽力了。
  杨羽突然觉得,这一切太奇怪太巧合了,先是水库的鬼上身,使得招魂的难度大大提升,紧接着,又莫名其妙送了魂,好像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一样。
  灵媒有问题?杨羽第一个想到了他。杨羽环顾院内的所有人,灵媒,张总管,背尸人,领路人等等,难度这里面有人不想招魂?难度凶手就在这些人里面?
  杨羽的这个假设和想象非常大胆,甚至不符合逻辑,但确实有种感觉,晚上冥婚的一切都和预期的不一样,好像背后有股力量在操控着。
  没了魂,冥婚也就成了纯仪式,仪式还得走,拜天地,入洞房即入棺材,然后入土,这是最后这个出殡,杨羽几人是没有去的。
  临走时,杨羽特意找灵媒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姓毛?“
  灵媒摸了摸胡须,眼神犀利,最后他送了杨羽一个字:极。
  杨羽知道今晚肯定要做噩梦了,经历了这么多恐怖灵异的事,脑子一想多,就做噩梦。但自从燕灵出现过,杨羽就没怎么梦见这个女人了。
  而今晚,杨羽又做了个奇怪的梦,杨羽梦见了一座寺庙,寺庙满是灰尘和蜘蛛网,似乎这里几百年来人来过了一样,而庙里有座观音菩萨的雕像,入木三分,虽然被蜘蛛网布满,但看那眼睛,水灵灵的,跟活菩萨一样。
  杨羽好奇这寺庙到底是哪里?便出了寺庙,在门口的一个杂草堆里隐约找到了一个石碑,石碑上满布了苔藓。杨羽急忙捞开杂草,擦去了苔藓,石碑上露出了三个字。
  烈日升起,杨羽是被热醒了,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但昨晚似乎还是没有睡够,眼很赤。

  “我昨晚是不是做了个梦?梦见个什么庙来着?“杨羽极力去回想那个石碑上的字,可硬是想不起那石碑上到底写了什么字,在梦里分明就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也就不多想,拿出手机一看,杨羽顿时大喊起来:“尼玛,有信号?“
  中国移动的信号塔已经搭好了。
  急忙打开微信,有了信号,这呆农村就不在那么与世隔绝了,不然,外面打起来了,都不知道。还真有这样的人,活在深山里,见人就问:“冷战结束了吗?“
  “亲爱的,发张照片看看啊。“杨羽微信收到了留言。

  切!杨羽不认识这人是谁,上次加的,连对方男女都不知道,也就懒得理。
  日期:2018-02-11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