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320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灵儿担忧地想:“难道是齐阳哥出事了?徐大夫和于泉正照顾他?”想到这里,灵儿向春晓院飞奔而去。
  与前面大厅不同,春晓院各屋都是一片漆黑,包括齐阳的卧房。
  灵儿跑到齐阳的卧房外,焦急地喊道:“齐阳哥,你在吗?”
  无人回应。
  灵儿慌忙推开房门,屋内空无一人!
  灵儿心更加着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整个京西分坛都不对劲!
  在这时,或许是听到这边的动静,柳白赶了过来。

  “灵儿妹妹,你怎么过来了?是谁告诉你了吗?”柳白问。
  “出了什么事?齐阳哥呢?”灵儿拉住柳白的手臂,焦急地问。
  “你不知也正常。京城远郊的红门村出了事,齐堂主带着逸兴门的英雄们连夜赶了过去。”柳白说。
  “红门村?那齐阳哥也去了吗?”灵儿更担心齐阳的身体。
  “没有吧?适才没见到齐阳兄弟。”柳白说。
  “齐阳哥没去?那也好。红门村又是怎么一回事?”灵儿问。
  “事发突然,我也不太清楚。灵儿你也别担心,徐大夫他们都跟过去了……”柳白还没说完,被灵儿打断了。

  灵儿惊讶地问:“姐姐是说徐大夫也去了红门村?”
  “是呀!不仅徐大夫,逸兴门其他分坛的大夫也都一块儿去了。”柳白说。
  “那眼下谁在照顾齐阳哥?”灵儿着急地问。
  “齐阳兄弟怎么了?”柳白关心地问。
  “我也不知晓,我得先找到齐阳哥。”灵儿更加着急。
  “他不在京西分坛,会不会在齐宅?”柳白问。
  “我这去齐宅!”灵儿说。
  柳白说:“齐堂主走之前交代了些事让我帮忙,我不和你一起去了,你路小心!”
  灵儿点了点头,转身又赶往齐宅。
  ---
  齐宅也是一片漆黑。
  灵儿推开齐宅的门,快步走了进去。
  齐阳房里仍空无一人!
  此时已到亥时,灵儿越发担心:“齐阳哥究竟去哪儿了?月圆之夜他不是会不舒服吗?”
  突然,耳力极佳的灵儿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声响,仿佛是什么东西撞到了墙。
  “那个隔间!”灵儿恍然大悟,匆忙下了楼。
  又有细微的声响从隔间里传来。

  灵儿缓下了步伐,放轻脚步,悄悄地走向小隔间。她怕齐阳哥察觉到动静会躲开自己。
  ---
  小隔间里没有点灯,漆黑一片。
  灵儿努力适应黑暗,朝着发出细微声响的方向看去。她记得那里有一张小床。
  黑暗,灵儿隐约看到小床有一团黑影缩在角落,在左右扭动着,时而撞在墙,发出闷闷的声响。
  灵儿心大痛,她的齐阳哥看起来很痛苦!
  慢慢地靠近,然后灵儿向那团黑影缓缓伸出了手。
  手下的触感告诉灵儿,那是一团棉被。齐阳哥很冷吗?
  灵儿轻声唤道:“齐阳哥,你怎么了?”
  可被子里包裹的人却没有回应她。
  灵儿心大急,也顾不得其他,忙摸向小床边的柜子,找到火石,点燃了油灯。
  小隔间一下明亮了起来。

  床的人缩在小床的一角,将自己完全裹在被子,只留下头顶的黑发在外头。这不安而无助的姿势,灵儿又何曾见过?她心疼极了。
  灵儿担心齐阳哥把自己憋坏了,忙前拉开被子。
  这一拉,灵儿惊呆了。
  齐阳并不清醒,他微微合着眼,长长的睫羽轻轻地颤抖着,脸色惨白到发青,嘴唇有咬破的伤痕,嘴角挂着几缕血丝。
  而他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此刻已被汗水打湿,服帖地垂在肩。
  齐阳只着白色的衣裤,衣裤湿湿地贴在他蜷缩的躯体。

  最令灵儿震惊的是齐阳身竟然绑着一条粗麻绳。绳子将齐阳的左右手臂和身紧紧地束缚着。
  齐阳的呼吸有些粗重,灵儿担心是绳子勒到了他,忙伸手去解。
  绳子捆绑得非常紧,而它的结又打得十分巧妙,灵儿一时着急不知该如何解开。
  突然,齐阳身躯一震,接着身体不停颤抖起来。
  “齐阳哥!齐阳哥!”灵儿心大骇,忙轻轻拍打齐阳的脸颊,想唤醒他却徒劳无功。齐阳早已痛得失去了意识。
  灵儿见他挣扎得越来越激烈,只想先解开束缚他的绳子。若不是绳子勒得太紧而又怕伤到齐阳,灵儿早去拿利器直接割开绳子,
  这个结不像死结,打得极其巧妙,灵儿只好强制自己冷静下来研究这个结。
  “难道是这样?”灵儿试着拉动绳子的一端,一用力结打开了!
  灵儿刚松一口气,便发现原本只是疼得浑身颤抖的齐阳突然仰起头,身体剧烈抽搐起来。他痛苦得张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齐阳哥!”灵儿心疼得泪如雨下。她这才记起自己会医术,忙抓过齐阳的手腕把脉。
  齐阳的脉象杂乱无章,脉息传来一阵阵的抽搐。灵儿忙拉开他的衣,只见他胸口剧烈起伏,面还有一片乌黑。
  齐阳血脉有几股蛮横的气劲,带动着血液冲撞着他浑身的经脉,尤其是冲击着他的心脉。
  灵儿瞬间便明白了那绳子的束缚会使血流速度放缓,从而减轻他全身经脉,特别是心脉处的痛楚。
  灵儿忙拿起绳子,重新将齐阳绑住。
  灵儿用尽力气拉紧绳子,她怎会舍得勒痛齐阳哥呢?可她知道绳子绑得越紧,越能缓解齐阳哥所受的痛苦。
  果然,有了绳子的束缚,齐阳的抽搐渐渐缓了下来。
  灵儿心疼地为他裹好被子,只将他的手腕露在外面。

  齐阳的脉象已平复许多,但血脉的那几股气劲却仍然强劲蛮横。
  灵儿估摸着眼下亥时才过了一半,而阴气最盛的子时还未到来,难道他要一直这么疼下去吗?
  在灵儿心痛得无以复加时,她发现齐阳的脉象突然平稳了下来,适才那抽搐和冲撞都消失不见了。
  在灵儿心痛得无以复加时,她发现齐阳的脉象突然平稳了下来,适才那抽搐和冲撞都消失不见了。
  灵儿又惊又喜,继续为齐阳诊脉。
  “怎么回事?齐阳哥没有内力?”灵儿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再一细探,灵儿才明白过来,齐阳把自己的内力封住了。
  “可没有内力抵抗着,不是会更疼吗?”灵儿心疼的泪水再次滑落下来。如果在那几股气劲横冲直撞时运力去抵抗,会大大缓解疼痛,然而却要消耗大量内力。齐阳封住了内力无非是不舍得浪费内力。
  突然,手下的脉搏突兀地跳了几下,灵儿这才明白这毒是间歇性发作的!

  看着齐阳再次紧蹙眉头,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灵儿的心又一次揪了起来。这毒发作间隔这么短,让人都来不及喘口气。
  更糟糕的是,灵儿发现这次脉象的冲撞之前更强猛有力。
  在这时,齐阳突然睁开了眼睛。
  “齐阳哥!你感觉怎么样?哪儿疼?”灵儿忙柔声问道。
  齐阳边喘息边看向灵儿,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他用力地挣扎起来,想挣脱绳子的束缚却力不从心。
  灵儿注意到齐阳的右手拉着绳子的一端,突然明白了什么,心又是一痛。

  此时的结是灵儿打的,不再是适才那个结,齐阳自然解不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