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96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代的婚姻制度,在这里也简单提一下。在商朝,同姓之族,六代以后就可以通婚了。而在周代则严格实施“同姓不婚”的制度,甭管你过了多少代。这样规定一实行,那天下贵族,上至天子下至各国诸侯、卿士,都不能在婚姻上“自我消化”,都要和异族异姓婚配,如《左传》记载武王的长女大姬嫁给了陈国首封之君妫满,匽侯旨作姑妹宝尊彝记载召公奭的小女儿嫁给了霸国国君霸伯,曾侯谏作媿肆壶记载曾侯谏娶的是媿(怀)姓狄人之女…最后的结果就是天下贵族都互相成了亲戚,结成一张关系大网,这也是周天子在血缘上“一统天下”的策略吧。因为在之前所说的宗法制下,周天子只是姬姓诸侯国的大宗,异姓诸侯国并容纳不进来;而联姻之后,周天子就与异姓国家成了“甥舅之国”。

  周公旦制定的具体礼仪程式,也即什么典礼用什么礼仪、用什么音乐舞蹈,其实就是通过让人们一遍遍地履行仪式的方式,潜移默化地来强化人们对他创制的这些制度的认同感。比如通过诸侯朝见天子的“朝觐”之礼,天子分封诸侯的“赐命”之礼,来强化君臣意识;用高级贵族招待低级贵族的“飨礼”中的食器、音乐的差别,来强化等级差别意识;用乡间尊老敬贤的乡饮酒之礼,明确长幼之序,增进人们感情;用天子“籍田”之礼,来尊崇农业,并促进经济发展、确保收成…尤其是这些仪式中的音乐舞蹈,又可以调和等级差异带来的隔阂和矛盾,陶冶人的情操。总之,周公的“礼乐制度”,就是维持周人封建统治、强调尊卑等级、协调贵族利益分配、和谐上下关系、维护社会秩序的“软力量”。

  日期:2018-02-10 23:12:33
  我们前面说过,西周的礼乐内容繁琐,不可能是周公旦一年制定出来的,而且实际上也不可能是周公旦一人制定出来的。出土的西周金文证实,西周的朝会、祭祀、册命等典礼仪式,以及表示身份地位的用簋用鼎等制度,都有一个逐渐演进的变化过程,即从西周初年草创到西周中期日渐完善成熟,绝非一蹴而就的。而我们之所以依然承认“周公制礼作乐”这一说法,就是因为宗法制、分封制、井田制等周代的基本制度是周公旦制定的。周公定下了基调,定下了方向,他身后周礼虽然有所发展,有所细化,但是也万变不离其宗了。

  周公制礼作乐时,还有一种重要思想贯穿其中,使其迥异于前代,而影响于后世,这就是“敬德”二字。说起这个“德”字,其实商朝的甲骨文里就有,不过甲骨文中的“德”,
  只有双人旁和右上角的“直”字,而没有右下角的“心”。甲骨文的“德”,从字形看就像一只眼睛在十字路口的中心看正前方的路,也就是“遵循”、“沿着”的意思。“遵循”什么?俗话说“商人尚鬼”,在商代自然是指遵循“天意”,也就是占卜结果怎样商人就怎样做,没有人的自主和自我约束(心)。“德”字右下角有“心”,是从西周金文开始的。
  (周初何尊中的有心“德”)
  就从这个“德”字字形的变化就可以看出,从商到周,“德”的概念有了重大变化。如在传世的《尚书·周书》很多篇章里,周公就多次提到“德”与“天命”,而且他在前后文解释,所谓的“天命”,所谓的“德”(顺天),就是君主要爱护民众、勤政不放纵。显然,“天命”与“德”联系在一起,是周公的创新。周公看到商人整天祭祀、占卜,最终还是不免亡了,因此他对“天意”也有了怀疑,所以他在《尚书》的《君奭》、《康诰》等对周人内部的讲话稿中说“天不可信”、“唯命不于常”。也就是说,在周公这里,虽然讲“天命”,但是已经不再尽信“天命”,而更重视人,更重视人的“能动性”,更相信“事在人为”了。“人”该怎么“为”呢?一个政权该怎样才能长期保有呢?那就是前面说的,要爱民、勤政,远离荒逸等。一个统治者,能做到上述,就是“顺天”,就可以保有统治地位;反之,你就算占卜得吉兆,也是“失德”,“天命”也不会保你。就这样,周代的“德”,就慢慢地就与商代最初的“遵循天意”之意分离,变为人的主观的一些“行为规范”。周初这种认识变化对中国文化走向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还记得我们前面用一节篇幅讲过的箕子《洪范九畴》吗?在那里,商朝贵族箕子的治国之道,完全是“神权政治”。如果中国文化还是按照商朝“尚鬼”、万事都靠占卜听取“神意”、大规模杀牲杀人祭祀的路数走下去,那中国文化很可能就走向神权恐怖主义的道路。是周公旦,降低了“天”的地位,提升了“人”的地位;是周公,把中国人从“神本”拉到“人本”、“民本”、“重德”的道路上来。一个显著的例子,后世周人虽然也杀牲祭神,但是最高不过用十二个大牲口(“十二牢”),而不是像商朝包括周初武王“开国大典”时期那样成百上千的杀,好像杀得越多越虔诚似的。《礼记》云:“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周人尊礼尚施,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说的就是这种巨大的变化。这种巨大变化的转折点,就是在周公时期—自周公开始,中国文化开启了由巫鬼盛行向敬德保民的转化历程。而且周人以“德”作为自己取代商人建立政权的原因,也奠定了中国后世朝代更替和政权革命的理论基础。以后中国的历朝历代,不管自己是如何得天下的,反正都标榜自己是因为“有德”,才被老天眷顾的。

  日期:2018-02-10 23:20:37
  从周朝的历史看,周公旦“制礼作乐”,显然达到了他最初的目的。首先周礼的制定,标志着周朝由靠“武力征服天下”的暴力统治阶段,进入“文治”阶段,实现了统治的合法性。随着他的这一套制度推行天下,礼乐文化深入人心,成为“普世价值观”,使天下人尤其是当初的反周殷商顽民,逐渐从内心认同了西周王朝的统治,促进了各部族的融合,从而实现了社会的有序和谐,王朝的长治久安。以至于到了东周周王室武力衰微之际(其军事力量已只相当于中小诸侯),因为靠着礼乐文化和由此产生的道德观念、社会心理的约束,周朝又得以延续了500多年国祚(前770年至前256年),是武力强大的西周时期的两倍。可以想见,如果周初没有周公的制礼作乐,周朝仅凭“丛林法则”的武力统治的话,那么周人的武力衰落之日,肯定就是它的亡国之时了,又哪里来的近800年国祚,怎么可能成为中国享年最久的王朝的呢?

  周公旦“制礼作乐”的意义其实还不仅限于周朝本身,它更奠定了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基本走向和基调。周公旦剥离“天意”的“德”的内容,后来又逐渐拓宽,形成了一套道德体系。春秋战国时代,周公在“礼乐制度”中体现的思想,如敬天爱民、明德慎刑、君臣之别、长幼之序等,被孔子、孟子等大儒,提炼为“仁、义、礼、智、信、忠、孝、悌、恕、让、勇”等。儒家思想的基调,由此奠定,并长期支配了中国人的公私生活,影响至今,足有3000年之久。中国之所以称为“礼仪之邦”,与“周公制礼作乐”是分不开的。当然,万事有利有弊。周礼在带给中国人礼仪、秩序、和谐、稳定的同时,也给中国人带来了很多弊病,如:尊卑贵贱的等级让中国人很难形成现代“平等”思想,长期积累使中国人存有严重的顺从心理,甚至养成对权威和权力的迷信乃至盲目崇拜,不利于发挥个性和改变思想;过于专注人伦和政治,缺乏科学精神;重德治而缺乏法治观念,以人治国,潜规则盛行;过分强调家族、家庭本位思想而不顾国家利益及公共利益,只讲私德不讲公德;待人接物讲面子,繁文缛节、虚假客套,说话拐弯抹角…这一切又都使中国社会难以真正迈进现代社会。总之一句话,不管一个中国人是不是了解周朝历史、喜不喜欢周公制礼作乐所奠定的中华文化基调,他总归是深受周礼影响的,当然也许他自己根本意识不到这点,这就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仿照成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例子,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国“成也周礼败也周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