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板路的两边全是商铺,由于是早晨,人很稀少,不时有店家的叫卖声传入耳朵。石板路两边的早点铺子人最多。油条、胡辣汤的香味让鸭屎口水直流。
  他记得身上还有些散碎的钱,于是走进一家早点铺子,要了一个包子和一碗辣汤。辣汤是胡椒与面筋做的,又辣又香。吃饱了后准备付钱时他才发现,身上的钱全都没有了。他回忆了下,这些钱多半丢在船上了。
  他准备逃走,但不知怎么逃。整条街上人并不多,一旦有人吆喝抓他,他很容易被人抓住。如果跟老板娘讲实话,老板娘肯定不信,多半是一顿好打。

  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他旁边吃饭的一个年轻小伙儿子的裤袋里鼓起,鸭屎凭经验判断那里一定有钱。鸭屎挪过去,拿左手轻轻一勾,那人裤袋里的钱就掉落了下来。他用左脚用力一弹,那钱就落在了他手上。
  鸭屎对钱并没有概念,于是将钱递给了老板娘。老板娘一看顿时起了疑心。“孩子,你是从哪儿来的?你父母在哪儿?这钱是从哪儿来的?”
  鸭屎递给他的是一个大洋,够吃一顿大餐的,相当于当地普通劳动力一个月的工资。老板娘的问题把鸭屎问住了,他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钱是不是你偷的?”老板娘抓住鸭屎的手大叫着。
  这个小店里有七八个人在吃早点,听老板娘这么一叫,所有人都将目光注视在鸭屎身上。一个蓬头垢面,浑身破衣服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呢?大家断定这个孩子就是小偷。
  鸭屎试图从老板娘的双手挣脱出来,无奈老板娘劲儿太大,无论他多么努力都无法挣脱。这时,丢了钱的那位年轻人发现钱少了,大叫道:“我的钱少了,那个钱是我的。妈勒个逼的,敢偷我的钱。”
  那人一脚飞了过来,正中鸭屎心口。刚吃下的饭喷了出来。他眼前一黑,一口气没过来,晕倒在地上。
  日期:2018-02-10 11:49:30

  第24章 世外高人
  鸭屎昏倒在早点铺狭小的屋子里,周围七八个吃饭的人放下碗筷站了起来。那位丢了钱的人抬脚还想再跺,突然被一个飞来的拐杖绊了一下,他一个趔趄倒向了墙角,幸好双手扶到了墙角的一张桌子,不然头顶会撞到墙上。
  “操,谁的逼拐杖,欠日啊你。”年轻人尚未看出来是谁给了他一拐走就破口大骂。
  “这位小哥,得罪了。人家就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偷你的东西。瞧你一脚将人踹得都昏死过去了。孩子父母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罢休。算了吧,别再打他了。”

  吃早点的七八个人中有一位五十上下拄着拐杖的男子,花白的长发披肩,满脸胡子拉碴,但面容有光泽,不显邋遢。他穿一身黑色长衫,头顶戴着礼帽,左手小指上戴着一个鹌鹑大大小的红宝石。双眼不大但有神,释放着凶光。说话客气又和善,但句句掷地有声,像是个见过世面的人。
  “怎么着,想管闲事是不是?你也不打听打听爷爷是谁。爷爷是李大当家的远房表弟,在夏镇街也是说一不二的人,跺跺脚整个县城都得震三下。你去叫人吧,今晚街上见。”那年轻人直起身,大叫着说。
  那位中年男子将拐杖放到身边的墙上,拱手行礼道:“小哥,我不怕事,也不爱管闲事。这位小兄弟坐在我旁边,从进门到吃完付钱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他明明没有偷你的钱。如果是我看错了,我自当向小哥道歉。如果是小哥冤枉了人家,这不坏了小哥在街上的名声?既然是夏镇街上混过的,更不会做冤枉人的事。你说是不?”
  年轻人听中年男子一说突然收敛了一点,他断定这人绝非一般商人或路人,应该对本地比较了解。既然不知道底细倒不如先礼后兵。
  “这位大哥既然这么说,小弟我也懂一回规矩。我今早出去办事,带了些碎钱,同时也带了一个大洋,是到旁边取渔货的。我口袋里的大洋已经没有了。这个孩子,衣服破烂,怎么可能有一个大洋。大家伙说说,他怎么可能有一个大洋?”
  “呵呵,兄弟,你先消消气。”中年男子走到年轻人身边轻轻怕了拍他说。
  “钱都没有了,我怎么消气?”年轻人依然气愤地说。

  “你再找找,说不定你刚才没有摸到自己的钱,闹了误会。”中年男子说。
  年轻人听后果然去口袋里摸了一下,一摸不要紧,口袋里果然有一个大洋。掏出大洋的时候,他满面羞红。周围的人马上开始议论纷纷。这人见机耍赖说:“我忘了,我带的是两个大洋,一边裤袋里放了一个。”
  中年男子非常愤怒地推了他一把说:“你不是说一个大洋吗?怎么变成两个了?”
  “我记错了,的确是两个大洋。”年轻人说。

  “那你再找找看。”中乃男子面露凶残,一脸杀气地说。
  年轻人再次摸下自己的口袋,从另一边又摸出了一个大洋。他吓得脸色惨白,双手颤抖,不再说话。
  “既然孩子身上的钱不是你的,那你打了他该怎么说?”中年男子用极为严厉且带着威胁的口吻说。
  这名年轻人领教了中年男子的手段,已经很害怕了,所以很狼狈地说:“是我不对,我错了。这个大洋给大叔,大叔带孩子去瞧瞧大夫吧。”说完他便夹着尾巴跑了出去。

  早点铺的老板娘见孩子是冤枉的,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去扶鸭屎。“真是造孽,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孩子身上竟然有这么多钱。都怪我。都怪我。”
  “往后别狗眼看人低。再说,贼不单行,如果真是遇到贼了,你喊有用吗?你还想做生意吗?”中年男子责备地说。
  “大哥说的是,我以后不敢了。”老板娘边说边用围裙擦去鸭屎身上的秽物,揽住他的脖子将他扶起来。鸭屎双眼眩晕,整个世界都在转动。
  “孩子给你的大洋先不用找。先让孩子在你店里养两天,两天后自有人来接他。这两天,你好吃好喝照顾着,不要问他任何问题。他饿了给他吃,渴了给他喝。”中年男子说。
  “大哥,这恐怕不合适吧?”老板娘有点害怕地说。
  “你放心,我说到一定做到。到时候也不会亏了你。”中年男子说完话正要走,他看到躺倒在老板娘怀里的鸭屎身上鼓鼓的,有几根丝线露了出来。他敏感地发现,那丝线是渔网线与麻绳搓成的。他走过去一把拽去,一个千结麻团被拽了出来。上面已经有很多结已经解开了,但整个麻团依然完整。从麻团精湛的工艺中男子仿佛看到了什么。
  他从怀里又拿出一个银元说:“把他照顾好,也给我看好了。如果他跑了,找不到了,我一定不饶你。”男子说完,将麻团揣入怀中,拿起拐杖,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早点铺。
  鸭屎被踹一脚后虽然已经醒来,但眼前一片模糊,周围昏昏沉沉,意识不清醒,无法站立。老板娘扶着他,将他带到店铺后面的房间里。她将自己与丈夫的床腾出来,让鸭屎睡,然后将堂屋死死锁住。她关闭早点铺,回到堂屋门口,坐在门口的板凳上死死守着堂屋的门,生怕鸭屎飞出去。
  傍晚时分,早店铺的老板从外面干活回来,发现自己的老婆坐在大门口,大门还上了锁。他很惊奇地问:“孩他娘,出身什么事了?”

  “他爹,你过来,今天遇到点事。”老板娘将早上的遭遇跟丈夫讲了一遍,丈夫听后非常吃惊。他从未摊上这样的好事,光两个大洋就够他们一两个月基础生活的。不过,这钱能否百分之百挣到手也是未知数,毕竟人家还没过来要人。
  “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不靠谱呢?”丈夫有些担心地说。
  “可不是吗,我也觉得奇怪。”老板娘说。
  “要不我们问问孩子是什么情况吧。别遇到诈骗的,咱们就不好过了。”丈夫说。
  “人家说了,不让问。”老板娘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