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翻身上墙,沿着墙爬上屋顶,在靠屋后的地方坐下,他用双臂紧紧抱住烟囱。那烟囱滚热,散发出阵阵热浪。鸭屎湿透的衣服很快就冒出了白气。鸭屎的身体开始流汗,那衣服站在身上又粘又热,极为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胸前的衣服基本上干了。热气沿着两肋向身后散发。一股久违的暖流沿着他的前胸透入后背,进而滋润全身。又困又累又饿,体力透支的鸭屎抱着烟囱睡着了。
  约莫中午时分,烧饼店门口围了一堆人,大家看着房顶上的孩子议论纷纷。有几个好事的孩子,捡起石子儿扔向鸭屎。鸭屎被吵闹声弄醒了。当他看见烧饼店门后那么多人时吓坏了。
  “老板,你们家怎么有个看烟囱的?多值钱的烟囱啊?哈哈哈,还得有人抱着。”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调侃地说。他刚说完,众人轰然大笑。
  烧饼店老板老崔是个五大三粗的湖东汉子,他用围裙擦了下手上的面,走了出来。抬眼一看,果真有个孩子抱着烟囱,他又气又好笑。

  “孙子,干嘛的?给我下来,不然我拿竹竿戳你。”崔老板笑着说。
  “下来啊,下来啊。”人群中有人说。
  鸭屎尚未从一夜惊魂中彻底走出来,见人嚷嚷,他开始害怕了起来。他站起身,纵身一跃,上了房前的大槐树。他沿着槐树跳到了旁边的柳树上。他像个猴子一样,一棵树又一棵树,一座房又一座房,很快就走出了这个村子,走入了树林里。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地方离老鲶鱼的老巢已经不远了。
  一堆看客追着他跑,但速度远不如空中的鸭屎,所以很快就跟丢了。众人很扫兴各回各家了。下午的时候,鸭屎穿过了密林,来到了老鲶鱼的木屋。
  那木屋里已经结满了蛛网。鸭屎用树枝拨开蛛网,走进木屋,钻进地下室里。他在床边的柜子里翻出了几件衣服。鸭屎这一年多个子长了不少,过去的衣服已经明显小很多。不过,这总比穿娜娜哥哥的大衣服更舒服。更何况,他找到了一双鞋,双脚不必再赤裸了。
  鸭屎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些散落的零钱。他在箱子底下翻出了一些米。那米已经生过虫子了,但好歹还能吃。鸭屎用脏兮兮的锅煮了些米汤。喝完米汤后天已经暗了。鸭屎带着钱,换好衣服离开了木屋。
  他不知道娜娜遭遇了什么样的命运,可恨的是,自己年幼无能,无法救她。不过,鸭屎还是想再次去岛上看看。毕竟,千结麻团还在岛上,如果麻团丢了,以后就没有炼脚功的工具了。
  鸭屎来到湖边,躲在一片芦苇地中,挨到天彻底黑了时,他才上了白天划过的那条船。他费了很大的劲儿向前划,划到岛上时,已经累得满身是汗水了。
  娜娜家的房子已经被大火烧得黢黑。鸭屎从堂屋旁爬上了墙头。他的视力可以扫视整个院落。院子里两名贼的尸体已经不在了,原地躺着的是娜娜哥哥大军的尸体。那尸体被砍得七零八碎的,鸭屎是从他的衣服判断这人就是大军。
  鸭屎跳入院中,从牛棚外找到了千结麻团,他将麻团揣入怀里,随后翻墙离开了老屋。他匆匆向湖边赶去,准备沿着原路返回。当他走到湖边时傻眼了,他的那条小船已经不见了。他敏感地蹲下身子,从草丛中扫视四周。他的视野里什么都没有。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爬满了他的周身。冷汗沁出,浑身哆嗦。
  日期:2018-02-10 09:19:01
  第23章 初到县城遇险
  夜色漆黑,天空并无星月,周遭一片死寂。时而有微风吹过,枯黄的野草随风摆动,发出沙沙的声响。不远处就是微山湖,浊浪有规律地轻拍小岛的岸边,那声音如野狗啃食人骨一般,森然可怖。

  鸭屎趴在高草深处丝毫不敢动。他不动是对的,湖边的确有人,劫走鸭屎小船的正是这些人。他们一行三人,撑着小舟趁天黑过来,目的是把两位贼人的尸体托走处理掉。原来那两人的尸体被扔到了荒草里。
  这三个人中有一个强壮的汉子,见湖边有一条小船,当即将船拖到存放尸体的地方,将尸体运到了船上。另外两个人持刀在周围巡视了一圈,见并没有任何人的动静,于是便走了回去。他们上船后,用麻绳将两条船连在一起,撑船朝湖的另一边驶去。
  等他们走远了,看不清了,鸭屎才从高草中站起身来。小船已经没有了,他必须想其他的办法离开。他沿着小岛上的一条小路慢慢向岛上另一边走去,也就是所谓的鱼头一端。那边有十几户渔民,或许有机会跟船离开。
  鸭屎尚未靠近他们的居住区,犬吠就已经迭起,他不敢继续前行,在茫茫荒草中站立,扫视四周,寻找船只。
  他右手边靠西有一个巨大的斜坡,下了斜坡便是湖边,那里停泊着七八个大渔船。所谓大船,大概每个船上能住三四个人。这样的船在湖里打鱼时,可以数日不上岸。鸭屎从斜坡上慢慢滚下,拽住身边一条船的缆绳,慢慢爬到了船上。
  鸭屎上的这条船是两层渔船,顶层较矮放了很多渔网和杂物,下面一层是住人的地方。鸭屎见船舱空空,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就爬了上去,钻入二层的杂物中。他裹起一堆破衣服与破渔网,在上面静静的睡着了。
  那是一个久违了的美梦。
  船的晃动声将鸭屎从梦中惊醒。透过船舱的缝隙,鸭屎看到东边已经有点亮光了。常识告诉他,此刻已经是黎明时分,不久天就会亮起来。
  他伸长脖子看了下,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条船并非在小岛上,而是在湖中央。船后面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在摇橹。
  为了不被发现,鸭屎抓起一块网,盖住了自己的头部。再往船的另外一边看时,鸭屎发现,船头坐着一个七十岁上下的老人,嘴里抽着旱烟,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的网。

  一袋旱烟过后,船在渔网阵中停了下来。巨大的锚放到了水里,噗通一声,那船停在了风浪中。那位中年男子拽起渔网阵的尾部,用力提起,一堆鱼哗哗扑打着尾巴。
  老人拿过网兜,将鱼倒入网兜里。整个网兜都装满了,足足有几十斤重。有鲤鱼、鲫鱼、大虾等。他们将网兜放入船舱里的大木桶里。随后,年轻人开始起锚,划船向另外的方向走去。他们以同样的方式又得了一大网兜的鱼。
  收网之后,火红的朝霞布满了东边天。老人从木桶里选了几条成色非常好的鲫鱼,简单处理了之后,扔进了船头的锅里。炉膛里燃着木炭,锅里的水已经开了。才煮了没多久,一股鱼鲜味儿扑鼻而来。鸭屎忍不住咽了口水。
  等两位渔民吃完饭,洗完锅之后,船也渐渐靠近县城边上的鱼市了。小码头上有四五个手里拿着棍子或砍刀的凶恶男子站在湖边,眺望着湖里的渔船。领头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身材高大的人,他招手让鸭屎所在的船往他们那边停靠。
  这些人便是有名的湖霸,整个县城大部分鱼必须卖给他们,他们再统一调配市场。他们以很低的价格买进,然后再以远高出市场价的价格卖出。这群湖霸由县城的地痞流氓组成,平日里欺压渔民,无恶不作。多数渔霸要给运河帮的李一刀烧香,还有一些有特殊背景的,李一刀也不敢惹。
  湖霸收了鱼之后,两位渔民将船靠在岸边。他们上岸后,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中。鸭屎趁机从船上跳下来,走上岸,匆忙挤入了鱼市的人群中。
  这里离县城还有七八里地,四周比较荒凉,附近因为有一个鱼市码头,所以人流比较多。垄断这里渔业市场的除了湖霸就是运河帮的人。在这里摆摊卖鱼的,都是从这两个帮派拿的货。
  过了鱼市便是垃圾场,那里成堆的垃圾无人处理。鸭屎捂着鼻子迅速朝前走,走过垃圾场进入一个小树林,小树林的尽头便是一条宽敞的石板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