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爹娘,把床底下的银元带着。娜娜,你带着这个孩子往东走,上我们家的小船。上了船你拼命往东划。你不要回头看,也不要想任何事情,你就拼命划,拼命划,知道吗?”大军搂着娜娜的肩膀,声音里透出一丝恐惧,同时又夹杂着不舍。
  “哥,你要去哪儿,爸妈去哪儿?”娜娜抓着哥哥的手问。
  “西边还有一条船,是老王家的,爸妈上那条船。”大军从娜娜的手中挣脱,大声说。
  “那你呢?”娜娜哭着问。
  “走。”大军大声训斥道。那声音里带着绝望和悲壮,娜娜听后泪流如注。她知道哥哥的脾气,绝对不敢违背他。
  娜娜家的堂屋后面有一个小门,建房子的时候设计这个小门是方便羊进出的。由于打鱼和织网的生意不错,所以就没有养羊。那门一直是锁着的,锁已经多年没有开过了。此刻一家人都不知道钥匙放在哪儿。
  大军挥起斧头连续砍了十几下,那锁极为结实,无法砸开。
  “姐姐,这个锁是从哪儿买的?”鸭屎问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这个死孩子还问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哪儿买的?”娜娜着急地说。
  “湖东朱家的锁。”娜娜的母亲小声说。
  “姐姐,给我一根针,我能开锁。”鸭屎说。
  娜娜将信将疑地把针递给了鸭屎。鸭屎拿起斧头,将针平方地上,以斧头刃为杠杆,一会儿就将针弄弯了。他拿着弯曲的针,放进锁孔里,来回三下那锁就开了。
  大军从床底下摸出一把砍刀和一把匕首。他将砍刀背在身后,将匕首递给娜娜说:“万一你被围了,用匕首朝对方心口刺。记住,瞄准了心口就一下,迅速拔出来。万一你被抓了,一定会被折磨死。如果你不想受辱,这个可以帮你解脱。”大军边说边流泪,已经泣不成声。
  娜娜带着鸭屎沿着小路朝东没命地跑。娜娜的父母沿着相反方向的小路朝西跑。大军带着砍刀守在屋后,沿着墙角可以看到十几个人下船,走进了他们家大门。
  大军显然不是这十几个人的对手,他打了没几个回合就惨死在砍刀之下。之前踩点的人说,这家是五口人,只杀了一口显然不合理。于是,他们分头去找,在西边发现了正在划船的娜娜父母,在东边发现了拼命划船的娜娜和船上的鸭屎。
  娜娜的父母并没有划太远,被连续发射的长枪打成了筛子。由于娜娜已经划出了一定距离,这帮人不得不派一艘船前去抓捕。
  远远的,娜娜看到自己家房屋着火了,火光很快冲天而起,映红了半边天。东方已经露出了一点白,但四周依然漆黑一片。
  娜娜预感到家人很可能出事了,所以痛哭了起来。鸭屎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这样悲泣。回忆起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再想想自己身边那些死去的人,鸭屎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儿,鸭屎发现一条船朝他们追了过来。那船上有两个人在划桨,速度远快过娜娜。“姐,你快点,你快点。他们追来了。”
  由于过于悲痛,娜娜双臂无力,尽管她已经很用力了,但还是划不快。那船一点一点逼近了。对方船上有三个人,两个划桨的,一个站在船头端着鸭枪。

  “别划了,再划就崩了你们。”端枪的人用浓重的济南口音说。从口音中鸭屎听出了他们的来头,他们就是当年杀害鸭屎养父的小刀会的人。这时鸭屎才明白过来,原来小刀会的人从湖西发展到了湖东。他们不仅收保护费、抢劫、杀人,竟然也开始豢养飞贼,到处做恶了。
  等两条船靠在一起时,娜娜突然拔出匕首朝其中一个人刺去。由于太过紧张,并没有刺中心口,而是刺中了那人的大腿。
  “臭**,弄死她。”那人极为气愤地说。
  端着枪站在船头的那人用枪把一下子击中了娜娜的头顶,鲜血从她头上流了出来。娜娜倒在船舱里,浑身抽搐着,昏死了过去。

  端枪那人一把将鸭屎抓了过来,扔到他们的船舱里。那位被刺伤的划桨人大骂:“把这个孩子弄死。”
  另一位划桨人说:“着什么急,听大哥的。”
  端枪那人说:“把这女的带走,明天一早卖到Ji院去。听说北方在打仗,很多济南一代有钱人都跑微山县城来了,这个小娘们长得不错,应该卖个好价钱。”
  “大哥,我被刺了一刀,卖之前我‘刺’她一刀解解恨。”被刺那人猥琐地说,双目散发出色色的光。
  “混蛋,女人到处都是。这个像是黄花闺女,被你‘刺’一刀就不值钱了。你懂吗?妈逼的,先养你的伤吧。”端枪那人笑着说。

  两个划桨人用麻绳将昏迷中的娜娜捆了,扔进了后舱里。他们又拿了一股细麻绳,把鸭屎来回绑了三遍,然后把绳子的一头系在锚上。鸭屎预感到厄运将临,但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猜测,那位端着枪的人就是小刀会的黄胡子。鸭屎此刻只恨自己没有长大,无法杀了他报仇。
  腿上被刺的那人将鸭屎连人带锚抱起扔到了湖里。那人刚要松手时鸭屎被反绑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衣角,那人往前一倾,锚的一个角挂在了他的衣服上。那人与鸭屎连同那锚一起落入了水中。
  日期:2018-02-09 14:41:30
  第22章 死里逃生
  船上的两个飞贼见自己弟兄掉入水中很想去捞,但身边没有任何工具。他们期盼他能挣扎着浮上来,但等了好些时间并没有等到他浮上来的那一刻。常识告诉他们,那人与孩子一起葬身湖底了。
  两人划着船,载着昏迷的娜娜朝岛上驶去,准备与岛内的贼人汇合。娜娜与鸭屎所乘的船仍在湖中,随着湖里的风浪慢慢漂到了远处。
  话说鸭屎与受伤的贼人一起落入水中,他们跟着铁锚飞速坠入湖底。深秋的湖水冰冷刺骨,鸭屎曾经感受过,再度感受虽已知其寒但不知其如此之寒。
  在漆黑的水里他什么都看不见,但能清晰地感受到挂在锚上的贼人在疯狂地挣扎。他的挣扎搅动了水花,变成阵阵水浪,涌向鸭屎脸庞。

  鸭屎忍着极寒,闭住呼吸,先将手臂向里缩,将双手解放了出来。他抓住铁锚,猛然翻身,用缩骨功将身体缩成细柱一般,然后用力推了下铁锚,绳子便从他身上脱落了。
  挣脱了绳子后,鸭屎朝一个方向拼命游。他心里清楚,这可能是他活着的唯一机会。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游去,能游多远游多远。
  当他实在是憋不住了,必须要露出水面时,他正好撞到了一张巨大的渔网上。他抓住撑渔网的竹竿,慢慢将头探出了水面。他张开大嘴,仰面朝天,深深吸了一口气。
  深秋的微山湖上飘来芦花的味道,他从未在意过空气的味道。这一口吸入体内的空气里含有鱼腥味和淡淡的芦花味儿。那味道沁人心脾,让他瞬间周身通透。
  他放眼四周,发现载着娜娜的船已经远去,快要靠到小岛的岸边了。再转过脸一看,他和娜娜撑的那条船就在附近,被这个巨大的渔网阵给挂住了。
  寒冷侵透了他的全身,如果再不上岸,他马上就会失去知觉。求生的本能要他立即离开这里,扑向那条船。
  鸭屎用脚猛然踢了下撑网的竹竿,他的身体向前跃出好几米。借着这股力气,他拼命向前游,在自己即将失去知觉时,他终于够到了那船。
  上船之后,他脱掉衣服,将衣服里的水挤干,然后再度穿上。湖上小风一吹,待在船上比在水里暖和不了多少。他拔起一根撑网的竹竿,拼命划船,小船向东边的岸上飞驰。
  当他终于上岸时,天也亮了。此刻湖边人比较少,鸭屎上岸后就向树林后面的鱼市走去。鱼市上已经有很多鱼贩子开始摆摊了。
  他沿着一条小街往前走,突然发现了一家烧饼店。烧饼店的屋顶上有一根粗大的烟囱,浓烟直上云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