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6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水压下,疼痛感麻麻的扩散在四肢,分不清哪里才是伤口的真正所在,南宫兜铃努力睁开双眼,水砂砾令她眼睛难受,她不得不再次闭双眼,身体在乱七八糟的杂物磕磕碰碰。
  手伸入包里,拿出有防水作用的白符,咬紧牙关,正要念下封住七窍和五觉的“独婴咒”,突然间身体猛地下降,咒语还未出口,南宫兜铃的脚踝给某种神秘的力量拽住,把她往深处拖曳。

  南宫兜铃双脚乱蹬,怎么都甩不开拽她的那股力量,她努力张开眼睛一看,一团黑雾在她脚边紧紧缠绕。
  乞魂鬼!
  她这回认出来了。
  这团黑雾和控制天龙行动的黑雾一模一样。
  它们想将她拖到水底,活活淹死她。
  脖子也给黑雾缠绕,南宫兜铃在这番混乱纠缠下没办法启动任何咒语,肺部要在体内裂开,五脏六腑都在鼓胀;
  水压却在外头反向挤压她的肋骨,非常的痛苦,脑袋好沉,是濒临窒息的前奏。
  无预警的,寻骨不知从何处赶来,雪白的扇形鱼尾在水底扫荡,激起一股强大的气浪,乞魂鬼在这气浪冲击下纷纷脱离南宫兜铃。

  寻骨双手抱住她,往水面游去。
  从水里探出头来,南宫兜铃咳嗽着,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喉咙和气管都像给无数刀刃割破,剧痛无。
  她微微睁开眼睛,喘着气,寻骨身后冒出大量黑雾,乞魂鬼又杀回来了,它们凶猛至极,按住寻骨的肩膀,将他拽回水底。
  “寻骨!”南宫兜铃不顾一切的想要潜回水底救他,手臂却给拽住,身体被往一拖,转眼间,南宫兜铃坐在一块漂浮的木箱子。
  扭头一看,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蹲在她旁边,在木箱依然如履平地,保持着平衡。
  “你没事吧?”对方问。
  南宫兜铃没有心思和他说话,趴在箱子,观看水底的情况,太浑浊了,什么都看不见。
  她正想重新跳进水里,手臂再次给身后的男人抓住。
  “你冷静点。”
  “不用你管!”南宫兜铃急得要命,她的式神万一出事,她会愧疚一生一世。
  自己的式神都保护不好,算什么主人!
  “你一下水,只会白白送死,乞魂鬼熟悉水性,水底不是你的战场,你下去也赢不了。”

  南宫兜铃吃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乞魂鬼?你是什么人?”
  她这才仔细的观察对方,他个子很高,身材纤瘦,手脚修长,西装革履,带着品味极好的暗纹领带,湿湿的刘海垂在额边,五官清秀干净,二十七八岁左右,下巴处没有一点胡渣,双眼充满神采,锐利且刚劲,如同一头随时准备好捕猎的野兽;
  全身下精力充沛,乍一看像个商界精英,这种英俊的样貌去当男演员也绰绰有余,在灾难面前,他仍然不慌不忙,从容得犹如在街头牵起一名摔倒的小女孩。
  “我是谁不重要,我劝你别去水底。”他阻止她下水的念头。
  “可是,我的式神寻骨……”
  “式神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否则不叫式神了。”
  “可是……”
  没那么容易死,不代表不会死,式神一旦精元离体,会化为灰烬,从此在世消失。
  对方好像看穿了她内心里的焦急,安慰她:“你下去也无济于事,我看你的式神好像是一条人鱼,既然是鱼,不会轻易死在水里。”
  南宫兜铃无助的趴在箱子,顺着水流往前漂浮,这场洪水从何而来,又在何处终结,南宫兜铃心没底。
  举目望去,半个青城都淹在水里,只有那些三十层以高度的大厦微微露出水面,街道已荡然无存。
  水面浮起来的,没有活物,全是破烂,只剩下她和这个男人在水面孤独的漂流。
  天空乌云蔽日,不见一缕阳光。
  一副世界末日的场面。
  南宫兜铃默默的对着水面叫了声:“师父……师叔……”
  面只有她扭曲的倒影,南宫兜铃从未感到这么的彷徨失措。
  男子站了起来,将手指放在嘴里,吹了一声清澈的口哨。
  南宫兜铃听见一声划破穹苍的凄厉长啸,抬头一看,一只伸展巨大双翅的黑色苍鹰乘风而来,掠过南宫兜铃的头顶,盘旋一圈,接着又折回来,停在她眼前。
  男子跳苍鹰后背,坐稳,冲她伸手,“来,这个木箱子也撑不了多久。”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不会随便跟陌生人走的。”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怀疑我是人贩子不成?算我想拐骗小女生,也会找个漂亮点的。”
  南宫兜铃气得翻了个白眼,“谁知道你是好人坏人?”
  男人冷笑一下,“行,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司马长眠,密言宗的渡劫法师,法号安息,你叫我安息法师成,这样你满意没?要是还不放心,你自个在木箱待到死吧。”
  这家伙说话挺冲的,让人不爽,可南宫兜铃别无选择,木箱已经在下沉了,水渐渐淹没她的小腿,她只好把手伸过去,他用力一拽,南宫兜铃斜坐在他身前。
  对方吩咐她岔开腿来坐,这样装模作样的斜坐着,在半空风一吹,很容易滑下去的。
  南宫兜铃虽然不喜欢他命令人的口吻,但还是听从了他的建议。
  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脚的鞋子不知何时已被水冲走了,光着脚丫子,坐在苍鹰背,飞入空,狂风吹乱她的头发。
  风太大,带着夏天不应有的寒意,吹得她脑壳疼。

  安息法师在她身后说:“别抓着苍漠的羽毛不放,他会疼的。你坐稳了行,苍漠的飞行技术很好,不至于把你甩下去。”
  南宫兜铃赶紧松开双手,指缝里夹着两根给她不小心拽下来的苍鹰羽毛,她抱歉的吐了一下舌头,悄悄把羽毛拍走。
  南宫兜铃侧头看着脚下的水流,从高处看,能望见很远的地方,水流奔涌不息,漫延到了青城外面的高速路。
  居然能把整座城市淹没,海啸还可怕。

  “不知道我师父和师叔在哪里,也不知道绥草那边是否安然无恙,这些无辜的市民,政府方面到底有没有安排救援队来帮助他们?”南宫兜铃担心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安息法师没有说话,南宫兜铃觉得他是不是睡着了,回头看他,惊觉两人的脸凑的很近,额头差点撞他的嘴唇。
  南宫兜铃赶紧低下头,注意力全被打乱,对方滚热的体温源源不绝的传到她身,他的前胸和她脊背贴的很紧,简直是给他抱住一样。
  “你老实坐着,别扭来扭去的。”安息法师不耐烦的说。
  南宫兜铃埋怨:“谁让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昏迷了。”
  “我正在寻找洪水的源头,你别打搅我,我顺便救你,只是一时兴起,不是让你来碍手碍脚的。”

  南宫兜铃鼓起腮帮子,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啊?这么拽?敢说她碍手碍脚?
  “嫌我碍事别救我,又没有求你。”
  “好心当成驴肝肺,既然觉得我救你是多此一举,那你现在给我下去。”
  苍鹰忽然朝水面下降,安息法师指着一块漂浮的广告牌对她说:“去那里站着,等救援队救你吧。”
  南宫兜铃不愿意下去,且不说广告牌能不能撑到救援队出现,她现在也想找到洪水的源头。
  只要控制住源头,水流才会减缓、干凅,这样一来,大家都能得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