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6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客观了,我又没说我师叔毫无缺点,他呀,长了颗木鱼脑袋,对女孩子迟钝的要命,一根筋通到底,说话直来直去,不懂得婉转,经常气死个人;不过嘛,除此之外,他还是很好的,喜欢小动物,人又善良,而且还会做饭,生活从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做事麻溜有条理,无论是衣服还是头发和手指甲都非常整洁,男生之这么爱干净的也是少有,对了,平时啊,师父一骂我,他护着我,不知有多体贴,实在没什么可挑剔了。”

  “我可从来没听你夸过任何男的,学校里的男生,算是学霸你也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我瞧不起那些学霸,是因为他们视野和心胸都太狭隘了,加想象力匮乏,令人感到无趣又无聊,和他们说话闷得要死,还不如你。”
  “我说你,该不会看人家了吧?”
  “看谁?”
  “还能有谁,你师叔。”
  南宫兜铃耳朵一热,“哪有!”

  “你敢说你心里没有一点幻想?”
  “幻想什么?”
  “你这种荷尔蒙旺盛的年纪,还能幻想什么?如幻想抱抱他啦,亲亲他啦,和他啪啪啪之类的。”
  南宫兜铃瞪着眼:“绝对没有幻想过啪啪啪。”
  “之所以没幻想这个,是因为没有经历过,根本幻想不出来吧。”
  “喂……”
  绥草捉弄她,“哎呦喂,脸都红了。你完了,兜铃,你有喜欢的人了,一个人一旦有喜欢的对象,可等于多了个弱点。”
  “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师叔很优秀而已。”南宫兜铃仍在嘴硬。
  “单纯?你说起他时,表情可不单纯。喜欢一个优秀的人,那更危险了,优秀的人,像一个限量的包包,在无形会吸引百个竞争对手,想要得到这个包包,下手要快准狠,主动出击,绝不迟疑,不然会给情敌抢走的。”
  “目前来说,情敌只有一个,是我师父的式神狐妖,我严重怀疑我师叔觊觎她的美色。”
  “承认有情敌了,还说你不喜欢他?”
  “我……”南宫兜铃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显得窘迫不已。
  绥草并未继续叫她难堪,巧妙的把话锋一转,“狐妖?我记得,好像叫做千岁?听你提过几次,不过我还没有见过这个式神的真面目,漂亮吗?和你的红莲相如何?”

  南宫兜铃有一次心血来潮,带绥草回家玩,把红莲召唤出来给她开了一番眼界。
  绥草当即夸赞红莲漂亮的不行。
  要知道,绥草本身是校花级别的人物,审美能力高于常人的水平,加她是个女人,要从一个女人口得到真心实意的赞美,说明这个同类是真的很漂亮,让人心服口服。
  南宫兜铃叹了一口气,“我的红莲,不是千岁那个等级的,千岁仅仅是媚眼一抛,能把男人撩到肾虚。”
  绥草说:“你也能把男人撩到肾虚。”
  “我也能吗?”南宫兜铃不太相信。
  “你底子不错,是疏忽打扮,学学我呗,去烫个头发,裙子穿短一点,买双高跟鞋,然后化个有心机的妆容,把胸部再垫高点,喷些香水,你师叔一定会给你迷住的。”
  “这么简单?”

  “不止如此,这些只是基本功,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步骤,”绥草严肃的说:“这个步骤可谓是超级杀手锏,凡是个男人都会吃不消,除非他不喜欢女人,只要你学会‘小鸟依人、弱不禁风’这几个字的奥妙和精粹,能所向披靡,令世间男子屈下他那双骄傲的膝盖,拜倒在你石榴裙下。”
  南宫兜铃佩服的想了想,“这个招式难度太高,我可能办不到。”
  “那得看你有多想征服一个男人,但凡下过决心的女人,表演‘林妹妹’这种雕虫小技,不会办不到。”绥草用自己的手机浏览页,忽然间发出惊愕的声音。
  “怎么了?”南宫兜铃凑过去看。
  绥草说:“我在看新闻,我念给你听,‘二十年前凶案犯人昨天自首,该犯人名为林海龙,在自首前与妻子离婚,并且和亲生儿子断绝关系,接着去警局投案认罪,供认了二十年前用氰**谋杀自己老师周落回一事,由于当年调查案件时证据不足,一直不能逮捕他,直到今天才宣告破案。’”
  “居然认罪了。”南宫兜铃很吃惊,那个家伙怎会突然想开,承担起责任来?
  绥草往下翻看,“犯人在供述罪状时说了些令人疑惑的话,他表示,不能只让周落回一人解脱,他也要解脱,并且诚心悔悟,承认当初杀害周落回父女二人的做法是大错特错、穷凶极恶之举动,他甘愿接受惩戒,等到偿还完自己犯下的罪恶以后,想要重新开始新的旅程。还有,犯人反复提及一名叫做‘南宫法师’的人,宣称是对方让他从自欺欺人的梦清醒了过来,‘南宫法师’是他重生的恩人。兜铃,这是在感激你吗?”

  南宫兜铃说:“我不需要他的感激,我帮助的其实是周落回,不是他。”
  “反正你是间接的改变了他的人生哦。”
  “他和妻子离婚,又跟儿子断绝了关系,算当年的案件重新公开审理,记者也会稍微放过那对母子吧。”
  绥草问:“他去自首,我觉得他纯粹是自我满足,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点,所以才认罪的。”

  “自我满足也好,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肯认罪是件好事。”
  “小孩以后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杀人犯,会不会因此看不起他?”
  “一个诚心认罪的杀人犯,和一个抵死不认的杀人犯,是不同的,前者是人,后者,只不过是个懦弱的禽兽,我想他的小孩懂事以后,也会觉得他父亲这种做法是对的。良心这东西,林海龙总算找回来了,应该是他妻子和儿子的功劳,爱情的力量,果然厉害。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是引魂法师,不可婚嫁,这种和爱情有关的问题轮不到你来想。”绥草取笑她,“还是说,你心里早有打算,以后是要嫁人的?”

  “我确实有这打算,因为我没有父母,师父待我很好,可我还是向往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我的心愿很庸俗,想嫁个好老公,经营一段普通但是很幸福的婚姻,然后生个孩子,我呢,当个平凡的翻译、或者去学校做教授来帮补家用,只是,这不可能实现,引魂派的弟子,不可谈情说爱,更不能成家立业,出师门者,则一律视为叛徒。”
  “这么严重?那你岂不是和出家的尼姑没什么差别。”
  “人家尼姑还能还俗,我连这个都是奢望。”
  咖啡杯的液体突然微微震荡起来,一圈圈细纹样的波澜在杯扩散,杯碟勺子磕磕碰碰,在桌面咯咯作响。
  南宫兜铃感到空气一下子变得窒息起来,远处传来沉闷的轰鸣声,好像有一群野兽疾奔而来。
  绥草不安的说:“你有没有感觉到地面在摇晃?难道是要地震?”

  南宫兜铃答不来。
  周围的客人在不安的左顾右盼,看来都察觉出了异样。
  本是阴沉沉的天空,更显得晦暗不明。
  一袭湿润阴冷的风从街道尽头吹来,南宫兜铃眯起眼睛,紧紧盯着街尾。
  她听见轰鸣声越来越大,从建筑物的缝隙间,能看见树木一棵接一棵的倒塌,南宫兜铃心一惊,对周围的人大喊一声:“快跑!”
  客人们一听,纷纷推开椅子站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别问了!快离开这个地方!”南宫兜铃拽住绥草的手,把她拖离座位,绥草说:“我的包!”
  她挣脱南宫兜铃,跑回位置,抱住自己的包包,抬头一看,顿时怔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