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5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海龙躺在病床,戴着氧气罩,头缠着纱布,手打着石膏,动弹不得,这些外伤并非给南宫兜铃打的,而是他跳楼造成。
  不过这个人的意识是清醒的,正在睁着眼看她,带着难以磨灭的怒气,对她的出现十分的反感。
  南宫兜铃读懂了他的厌恶,“真那么讨厌我?我可没有对你的人生进行过任何破坏。你把我视为威胁,恰恰是你做贼心虚的表现。”
  林海龙白了她一眼。
  南宫兜铃接着说:“你有胆量跳楼自杀,却没有胆量去自首,说明自首这件事对你来说死还可怕,是不想连累家人吧?宁愿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你妻子和孩子的一生安宁,没想到,你这种没有良知的杀人犯,居然会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她拿起遥控器,微微调整他床架的角度,让他可以直视前方。
  “为了让你安心,我在你面前做一场超度的法事,让你亲眼看着周落回进入彼岸大门,这样一来,你可以放心了,他从此不会再现身纠缠你,而我日后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你做过的坏事,永远不会曝光,你不必接受制裁,你的家人,也不会受到世人唾弃。我要解释一点,我不是为了保护你,也不是为了保护你的家人,我只是尽我的职责,引导一个亡魂去他该去的地方而已。”

  南宫兜铃捻出一张白符,念下口诀,手凭空出现一摞道袍,是她放在家的东西,施展的是“隔空取物”。
  她又借这个法术变出白米一碗,线香三支,殊法铃一把。
  将小碗放在脚下,点燃线香插进白米央。
  雪白的道袍在空抖开,南宫兜铃的手臂利落的穿过道袍衣袖,系前襟,转身,甩开宽大的衣袖,在这道袍映衬下灵气动人,气质难掩的仙风道骨。

  林海龙的眼睛微微睁大,好像对此场面充满了惊叹。
  手锦袋悬浮在半空,殊法铃叮铃铃作响,清脆空灵,如山崖间的溪水叮咚滴落在岩石。
  她口朗诵《金刚经》启请,奉请三大金刚,法铃夹在指间,做出手决,再念“佛刹咒”,净化周遭环境,把游离在附近的孤魂野鬼、邪魔歪道通通清退,专注超度眼前亡灵。
  锦袋袋口松开,亡灵窜出,漂浮在林海龙的病床方。
  有经加持,他方能在自己死亡之外的范围内现身。
  周落回身穿整洁的寿衣,没了恶灵的气势,和活着时的样貌相似。

  他自高处凝望着林海龙,表情充满了解脱和友善,“孩子,我害苦了你,毁了你的人生,我知道事到如今,道歉也没用,你能做的,是忘掉我,忘记我对你造成的阴影,确实很难办到,但并不是做不到,对不起,林同学,这句话,你等了很久了吧。我要先行一步,去投胎转世,和这个世界永别,接受新的生命。”
  林海龙的双眼渗出两行泪水,在氧气罩里,嘴唇颤抖,似乎要说话。
  南宫兜铃手指一动,法术作用下,他的氧气罩从脸松脱。
  林海龙流着泪,“太自私了,怎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抛弃掉你犯下的罪恶,坦然的跑去接受新的生命?我当初杀你,是想叫你下地狱,不是给你机会投胎转世!”
  “你也可以拥有新的生命,你有这个机会,而且你不需要离开这个世界,照样可以展开新的人生。”
  “哪有那么轻巧!”
  “确实不容易,所以,你要努力。我身为老师,从来没有教过你任何有用的东西,但是,有句话,我觉得对你、对我都很有意义,每个人都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只有第一步是最困难的,一旦下定决心走出第一步,你会发现后面的路并没想象那么寸步难行。你杀了我女儿,但我还是祝你幸福,因我原谅了你,不过你以后要是还过得很惨,我只能说,是你自找的。愿我来世不会再给你遇。”
  “你凭什么反过来原谅我!你凭什么!恨你的人是我才对!你在我面前装什么伟大!”
  “我并不伟大,而且,我也恨你。之所以在学校里看你不顺眼,天天体罚你,是因为我嫉妒你,你有一个坚强的母亲,即使在绝望的环境下做一份让人瞧不起的工作,可她从来没有自卑过,也没有被困难打倒,乐观的赚钱,供你读书;

  “你也是,在那么贫穷的环境下,还能轻松的笑出来,从来不会流露出低人一等的态度,学习也乐在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对学习充满抱怨,这种积极生活的态度,让我嫉妒,我才会想要打击你。我并不喜欢我的教师工作,我的妻子也背叛了我,所以我把心的不满全部转移到学生们的身,我罪虐深重,我接受了这个事实,我终于清醒了。”
  林海龙说:“是你毁了我!你把我人生搞得一塌糊涂!让我陷在沼泽深处,无法爬起来……”
  他的声音几近咆哮,愤怒令两只泪湿的眼眶布满红血丝。
  周落回打断他:“可是,有人救了你,不是吗?她在门外,还为你生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有这么一个世间少有的救星扶着你,你要是还爬不出来,那是你自己太不用了,不能怪我。你是一个男人,是一个父亲,不是小孩子了,你还要是一直沉溺在过去的错误无法振作,你还怎么教你孩子成为一个正直的人?我毁了你,没错,难道你想继续毁了你孩子?这个错误,应该在你身画句号,而不是延续下去。

  “我是没有机会延续了,我已经死了,我女儿也早已告别这个世界,踏了新的旅程,但是你在这里还有机会,你有家庭有未来,我羡慕的要命,凭这一点,你已经成功赢了我,你赢了,林同学,我认输。”
  林海龙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眼泪决堤的涌了出来。
  南宫兜铃全神贯注,施行超度仪式,头顶方的空间,彼岸大门缓缓出现。
  一个散发白色光芒的圆形漩涡在急速旋转,吹出来的风令整个病房的床帘汹涌的飘动。
  南宫兜铃的道袍也随之狂乱的飘扬。

  她问:“准备好了吗?周落回,进去彼岸大门之后,要判入哪一个轮回之道,看你的造化了。”
  周落回点点头。
  南宫兜铃加速咒语,暴烈狂风旋转着从漩涡里席卷而出,仿佛一头隐形的巨龙,带着毫不客气的凶狠荒蛮。
  林海龙对此场景目瞪口呆。
  狂风气势磅礴,卷住周落回的魂魄,亡灵瞬间扭曲,没了人形,风暴一口气将其拖入彼岸之门里面。
  南宫兜铃将殊法铃短促一摇,“幽魂此去无归路!”
  殊法铃静止,头顶的漩涡眨眼消失。
  仪式结束。
  四周恢复平静,床帘飘落原位,微微晃动。

  南宫兜铃长长的叹出一口气,独自一人完成超度法事,还是第一次,没有出岔子,太好了。
  她看了看林海龙,并未说话,而是静静的转身,拿起窗台的小碗,看了一眼,碗底空荡荡的,只剩下三支烧到了尽头的线香,正在渐渐熄灭。
  看来,白米给周落回带进了彼岸大门。
  南宫决明说过,超度仪式的白米,是用来给亡灵饱腹的,饿着肚子进去彼岸大门,会很辛苦,里面还有一番考验,仪式结束后,还得为亡灵烧纸钱,送给他当盘缠花销,不管在哪里,有钱傍身,总会顺利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