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5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心又有了个想法,把孩子带到李续断面前,说:“叫周落回出来看看这个孩子吧?你说可行吗?师叔?”
  “我明白你的用意,可以一试。”
  “这样一来,又要借用你的身体了。”
  “你这次可别再让我损失一手一脚行。”
  “怎么会,傻瓜。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两次。况且,伤在你身,疼在我心,我一定会万般小心。”她声音略显娇媚,多了一分温驯。
  李续断仿佛吃不消她这有点类似撒娇的态度,慌忙低下头,伸手出来,“锦袋……拿来吧。”
  “小鬼头,姐姐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南宫兜铃扶住孩子的肩膀。
  孩子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好的看着李续断的变化。
  他的手放在锦袋之,眼球下翻转两周,变成了血红色,獠牙在嘴边若隐若现。
  “南宫法师,你终于肯放我出来了,我在里面等得快没了耐性。”
  “这回不叫我坏孩子了?”南宫兜铃看着他。
  “我在袋子里想了很久,这世已经没有人关心我了,唯一还在为我的事情而奔波的人,只有你一个,我应该尊重你,我活着的时候是个不考虑别人心情的人渣,白活了四十几年。如今成了鬼魂,要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出息,这二十年,估计又等于浪费。”
  “这袋子作用真大。里面到底什么样?”
  “空无一物,连光线也没有,非常的孤独。孤独让我清醒了,受过孤独煎熬之后,我才学会什么叫做感恩。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南宫兜铃把孩子推到他膝盖边,“你摸摸看。”
  她抓起他手,放在孩子头。
  周落回借着李续断手的触觉,抚摸孩子柔软的头发。

  “这是?”
  “林海龙的儿子。”
  周落回的手颤抖着,不舍得从孩子头挪开,“像我女儿小时候,头发软软的,只是我女儿的头发较多,蓬蓬的,摸起来像太阳下晒了两天的棉花。”说话声竟有了些哽咽。
  南宫兜铃把林海龙自杀未遂的事告诉了他。
  周落回安静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说话:“他要是去自首,这个孩子也会受到连累吧。”
  南宫兜铃看着孩子天真无辜的脸,“林海龙是成年人了,一旦事迹败露,他的身份是不会像以前那样受到严格保密的,媒体一定会大肆宣扬,他的家人算没有犯错,也会受尽白眼,毕竟是杀人犯的妻子和小孩,以后无论是找工作还是学,恐怕再也享受不了公平的对待。”
  “我明白了,你让我见这个孩子的目的,是要我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的责任,不是帮助冤魂复仇的,而是引导冤魂前往他应该去的地方。你的女儿原谅了你,其实是解脱了她自己。你也是时候放自己一马了。我根本不在乎你饶恕不饶恕你的仇人,我只想问问你,算给你机会杀了林海龙,你真的会开心吗?你说过,杀人并不能让你感到快乐,不是吗?”
  “南宫法师,我心的仇恨和不甘,不是说放下能放下的。你有没有失去过重要的东西?如果你失去过,你会理解我的心情。”
  “我是不会特意去理解一个杀人凶手的心情的,我也不会同情你,我没这义务,也没有这闲功夫,我只想让你心甘情愿的进入彼岸大门。”
  “不把我直接驱逐到地狱里去?”
  “师父说得对,彼岸大门会对你进行审判,那是彼岸大门的工作。我不能仗着有几分法术,充当审判者,我只是一个灵魂的引导人,做好我分内的事行了。这一次,与其说是在帮助你解开心结,实际,是我自己完成了一场修炼。林海龙并不想自首,逼他也毫无意义,杀了他,只不过是让世界多了一个心有不甘的恶灵。我现在只希望你能放下,因为你已经死了,这个世界和你无关了,再多的仇恨,再多的遗憾和悔悟,都和你无关了,你要学会重新出发,踏你新的旅程。来世,正在等着你。”

  “我同意了。”
  “超度我吧,我同意进入彼岸大门,请给我指引一条明路,让我离开这个世界。”
  “你能这样想太好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来世不要做人,做人太辛苦了。”

  “这个嘛,不由我来决定,你跟我讲价也是没用的。”
  “我想拜托你,由你来亲手超度我,可以吗?”
  “为什么?我师父也行的。”
  “是我欠你的。在回忆里,对你做了过分的事,给你亲手赶出这个世界,我心里也会好过一点。”
  “不是赶你,是送你。”
  李续断脸露出一个微笑,周落回借着他的身体,向南宫兜铃展示他脱胎换骨的证据。
  周落回对小孩说:“祝愿你长大之后,成为一个心有爱的人,不会再走我和你爸爸的后路。我不是个好老师,也不是个好父亲,更加不是一个好人,我还害了很多孩子,我没有资格报仇,坦然去接受惩罚,才是我应该走的路。这也许是我一生之,唯一一次正确的选择。”
  说完,周落回主动把李续断的手伸进锦袋,李续断的身体打了个冷战似的,颤栗一下,恢复了人类的模样,褪去了鲜红色的瞳孔变回原本的黝黑深邃。
  他神态带着一丝丝疑问。
  “周落回离开了我的身体。”李续断说:“这次怎么那么快?你们沟通的结果怎样了?”

  南宫兜铃好的说:“师叔,给鬼附身时,你听不见我们的对话吗?”
  “完全听不见,像睡了一觉,只是和睡觉不同,鬼魂离体后,身体反而变得特别累。”
  南宫兜铃笑了一下,“难怪你昨天一回家打瞌睡。在刚才,周落回同意超度了。”
  “同意了?”李续断有些意外,“昨天他还相当的抗拒投胎,你到底和他说什么了?”
  “给他灌了点心灵鸡汤,说了点什么要学会重新开始这类的老话。我也没想到,这么老套的话,他居然听进去了。”

  李续断微笑:“你觉得呢?兜铃,重新开始这种话,真的很老套吗?”
  南宫兜铃也笑了一下。
  李续断说:“这句话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那些埋怨‘重新开始’没有用的人,其实并未真正的开始过。真诚的行动最重要,否则成了只是说说而已的废话。兜铃,你真的很了不起。”
  “真的吗?师叔,你可别敷衍我。要夸我,你得真心实意的夸。我最讨厌那种嘴说着对方很棒很厉害,心里却在鄙视对方的小人。”
  “我是认真的。”
  “谢谢师叔。对了!我得做些事。”南宫兜铃把小男孩抱起来,放在李续断怀里,“你看着他,别让他乱跑。”
  还以为小男孩会不喜欢给陌生人抱,可是李续断似乎天生有某种特的磁场,特别吸引小动物和小孩子,小男孩一到了他怀里,乖乖的坐在那儿,也不吵也不闹。
  南宫兜铃进去病房,这一次,她有了正视林海龙的勇气。
  做错事的,不是她,她没有必要逃避。
  南宫兜铃站在病床前说:“我要单独和林海龙说话。”
  林海龙的妻子望着她:“为什么……”
  “太太,你放心,我不会再伤害他的。一次,是我太莽撞了。”
  南宫决明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理解了徒弟的心意,便主动劝林海龙的妻子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