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5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桌摆开十几道菜,琳琅满目,眼花缭乱,下围棋似的。
  “都是些什么啊?”南宫兜铃看不出这些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菜式。
  玳瑁介绍:“这是奶酪酥、蒸牛肠、鲜虾汤、及第粥、煎鸭肉、木瓜冰糖炖雪蛤、三鲜饺、糯米糍粑、水晶萝卜糕、鲍鱼凤爪、竹笋鸡、烧鹅腿、砂锅牛尾、爆羊肚、卤鹌鹑、叉烧包、双奶皮……”
  “行了行了,别再报菜名了,我怕了。”南宫兜铃说:“这一桌子能喂饱半个非洲的饥民,你搞那么丰盛,我们三个人,哪吃得完?你这不叫早餐,你这叫过年。”
  “我习惯了给皇准备午膳,一不留神,煮多了些。”
  “你不止是皇家宠物,你还是皇家御厨啊?”
  “在御花园表演杂耍之余,偶尔也会被叫去露两手厨艺。”

  南宫决明坐了下来,“反正弄都弄好了,吃吧。不过你真有本事,去菜市场买来这么多食材,一定让师弟破费了不少。”
  玳瑁说:“哎呀呀,其实这些食材,是我拜托琥珀去菜市场,给我一样样偷偷叼回来的。”
  南宫兜铃差点把及第粥喷出来,“我们现在吃的,全是那只蠢猫偷来的?!”
  李续断说:“既然是盗窃回来的东西,那我不吃了。”

  “主人,你听我解释,这些东西,都是档主们卖不出去的残次品……”
  “不用解释,偷偷拿来的,偷偷把钱还回去,自己去我钱包拿钱。”李续断声音很平静,毫无怒意,但是式神却听得惶惶恐恐。
  玳瑁低下头,羞愧的说:“是的,遵命。”
  玳瑁用汤匙舀了只饺子,准备递给他,“主人,我喂你吃早餐。”
  李续断点点头,张开嘴。
  南宫兜铃趁机夺过玳瑁手的汤匙,对他了个“嘘”的手势,不许他暴露自己的行动。
  她亲手把饺子喂进李续断嘴里。
  李续断还以为是玳瑁伺候的,也没有特别客气,大口大口的嚼着,“饺子包的不错,皮薄肉多。”
  玳瑁说:“谢谢主人夸奖。”
  “再给我一个。”

  南宫兜铃冒充玳瑁,又舀了一只饺子塞进他嘴里,过家家似的,玩得不亦乐乎。
  南宫决明手机响起,他接听起来,“喂,你好,对,我是南宫决明,哦,林海龙的太太?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手术费的收据?原来如此,我的确在面登记了号码,有事吗?”
  南宫兜铃屏住呼吸,期待下,李续断也在全神贯注的听着他讲电话。
  “是吗?出了这么大事?那他现在还好吗?恩,恩,我明白了,好吧,谢谢你打电话过来通知我,请保重身体。”南宫决明放下手机,一脸凝重。
  南宫兜铃急得不行,“师父!你别装忧郁了,你又不是梁朝伟,林海龙妻子打电话来说了些什么?”
  “林海龙手术成功,脱离了危险期,今天凌晨苏醒了,他趁护士不留意,爬下病床,推开病房窗户从五楼跳了下去,自杀未遂。”
  南宫兜铃颓然靠坐在椅背,“是……是我……把他逼到这条绝路去的。我要是没有出现,他不会自杀。”
  李续断安慰她:“是他想不开。”
  “不用为她讲话了,这猪兜做事没头没脑,也不是第一次了,本是好意,但是用错了方式,差点害死一个人。”
  南宫决明无情批判。
  她心情沉重,久久不能解脱。
  是怕南宫兜铃跑去报警,捅破旧事,林海龙才会选择自杀的吧。

  赶到医院,南宫兜铃忽然退缩,在病房外面没有勇气进去。
  “林海龙一定不想看到我,见到我,只会让他失去活下去的希望……我还是不进去了。”
  南宫兜铃倒退几步,颓废的坐在走廊过道的椅子。
  李续断说:“师兄,你进去打声招呼,我陪兜铃坐一会儿。”
  南宫决明点点头,“这事毕竟因我徒弟而起,我这个做师父的,也有责任。”他敲门进去。
  南宫兜铃在椅子长久的沉默。

  李续断碰到她肩膀,接着慢慢沿着她手臂往下探寻,找到她手的位置,握住。
  她惊讶的回头看他。
  他用一种让人心安的口吻说话。
  “兜铃,责怪自己,是进步的表现,不过,我认为你还是别把全部的罪责都揽到自己身较好,他过不去的,是他心的坎,那道坎,不是你设立的,你的出现,是一面镜子,让他看清了他隐藏在黑暗里的倒影,因此他才会产生恐惧,他害怕这块黑暗的倒影给他心爱的家人发现。这是他本人在多年前埋下的隐患,他体内罪恶的种子,并非由你播种,不必过度内疚。”

  南宫兜铃内心里的负疚感坦然了些,她也握紧他手,感觉师叔的手心烫得她心猿意马。
  李续断看不见她的表情,只是微笑。
  “师叔,我想……”
  “你想什么?”他疑惑的歪着脑袋,明朗的笑意在唇边温柔的驻留。
  她情难自禁的朝他脸颊凑近,闭眼,微微嘟起粉嫩的双唇,想用一个吻来回报他的安慰。
  “啊次!”
  一个响亮的喷嚏声把南宫兜铃吓得肩膀缩了一下,她猛地睁开眼,动作凝固在半路。
  李续断揉揉鼻子,笑着说:“医院里的消毒水味,我总是受不了。”
  她不爽的抽搐了一下嘴角,“啧,差一点得手了……”
  李续断说:“什么得手了?”
  “没什么,算了,我现在也没心情了。你这个木鱼脑袋,什么时候打喷嚏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打!”
  “打喷嚏这种事,我哪控制得住?”
  “喷了我一脸口水,恶心死了!讨厌鬼。”
  “咦?抱歉!我不知道我刚好对着你脸,我找东西给你擦擦。”他在衣兜里翻找。
  南宫兜铃说:“谁叫你把手放开的!”
  “我在给你找纸巾。”
  “我命令你重新牵住我!”
  “为什么……”
  “我可不是那种说牵可以牵,不想牵的时候能随便甩开的女孩子!”
  “可是……”李续断说:“我不是故意牵你的。”
  她野蛮的抓起他手,重新握住,两人手指紧紧交扣,李续断想挣脱她,“这样不太好吧。万一给师兄看见,会引起误会的。”
  “一开始可是你主动的,现在你才说不太好?虚伪。”
  “不是,那个,我刚才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才会伸手过去……”他拼命解释。
  南宫兜铃不管,是死死抓住他手不放,“除非你卸了我这条胳膊,不然我不会放开。手牵着手,正好说明了我们同门弟子之间友爱互助,团结一致,齐心协力,这种举动光明磊落,不怕给人看见。”
  “是吗?我怎么觉得这道理不够正路。”李续断露出一个拿她没办法的表情,苦恼的坐在旁边。
  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孩从病房里推门走出来,是林海龙的儿子。
  南宫兜铃放开李续断,走过去,“小朋友,不要趁妈妈没注意乱跑,这是坏习惯。”
  孩子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是冲她嘿嘿笑了两声。

  南宫兜铃从来不喜欢小孩子,觉得小孩子脏兮兮的,不是鼻涕横流,是喜欢满世界圈地盘似的,走到哪儿都会放肆的尿裤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