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哥,你别弄死这个孩子。我觉得这个孩子不简单。这个麻团很像咱爹娘给一个老贼做的那个。你看这个结,别人家是打不了的,只有咱爹娘能打出来。刚才我专门看了下,我一个结都解不开。”娜娜说。
  “你的意思是,这个孩子是老鲶鱼的徒弟?”娜娜的哥哥一脸不相信地问。

  娜娜点点头说:“我看像。”
  “笑话,老鲶鱼没有孩子,他的家规也不允许他收徒弟。他不可能与老鲶鱼有关系。”娜娜的哥哥说。
  时候是深秋,满月晴光,地上铺了白霜。鸭屎光着身子躺在地上浑身冻得发抖。娜娜从配房小屋里拽出一件旧棉袄给鸭屎披上,将他扶起来。
  鸭屎裹在棉袄里,顿时暖和多了。他被娜娜的哥哥吓到了,不敢说话,不敢看他的眼睛。娜娜用双手捂着鸭屎脏兮兮的脸颊说:“孩子,你认识老鲶鱼吗?”
  老鲶鱼临死的时候告诉他,永远不要说自己是他的徒弟,也永远不要提他的名号。鸭屎谨记在心,所以并没有说。他没有回答娜娜,低着头不说话。
  “那你告诉我,这个麻团是从哪儿来的,是干什么用的?”娜娜问。
  鸭屎抬眼看了下娜娜,随后又低下了头。顺着他的视线娜娜看到了鸭屎赤裸的双脚,十个脚趾头比普通孩子要长一些。
  “别废话了,把他扔进水里算了。等他长大了,一定是个大毛贼,会危害一方的。”娜娜的哥哥说。
  “哥,我怀疑他是老鲶鱼的儿子或者是徒弟。”娜娜说。
  “老鲶鱼不育,没有后人,再说已经死了,我早就听说他死了。你别再问他了。一定是你想多了。”娜娜的哥哥说。
  “哥,他刚才跟我说,他曾经被贼收养过。这个贼教了他一些基础的东西。从这个麻团可以看出,他很可能与老鲶鱼有关系。咱爹说过,在微山湖一带,懂这些道门的只有老鲶鱼一家。”娜娜说。
  “老鲶鱼是贼,虽然他对我们家有过恩,但他也是贼,是贼就不是好东西。”娜娜的哥哥说。
  “哥,你等会儿,我问问咱爹。”娜娜拿着麻团跑到堂屋里。娜娜的父母刚才也走出了院子,见贼已经跑了,就回去继续休息。他们并不在乎儿子怎么处理家里的小毛贼,所以也不过问。娜娜将麻团拿到父母身边,然后点燃了蜡烛。
  借着烛光,娜娜的母亲说:“老头子,这个麻团是我们织的。你看,麻绳与渔网线结在一起,普通人家不会这么做的。这是当年那个老贼定制的,给了我们不少钱呢。”

  大约十年前,娜娜还是个很小的姑娘,由于家境艰难,娜娜的父母欠了当地黑帮的人一笔钱。由于遇到了灾年,娜娜家占的湖地干涸了。对渔民来说,湖地干涸就等于没有了收成,只能饿死。黑帮的人上门讨债,并扬言,如果三日内不还,就把娜娜卖了抵债。
  这件事很快就在湖东传开了,当地人更加惧怕这些帮会的人了。
  黑帮的人讨债的当晚,一位老人出现在娜娜家的门口。老人自称是湖东的老鲶鱼,想定制一些东西。娜娜的父母懵了,不知道老人要什么。老人说:“把麻绳搓细,细如渔网,将细麻绳与渔网一起打成一千个结。解开便是一股绳,打起便是一千个结。给我做三个。”
  整个湖东都知道,娜娜的父母做的网最好,但定制千结麻团还是第一次。娜娜的父亲说:“这个买卖我们很想做,不过家里出事了,得先带着女儿逃难,这活儿没法接了。”

  老鲶鱼听说他们家借了黑帮的债务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袱,里面沉甸甸的全都是银元,大约十多个。其中一半就已经够还账的了。“这钱你们先拿着,过几天我来取东西。要得急,所以钱是加倍给你们的。”
  娜娜一家人以为,这是突如其来的一笔救命生意,于是拼命搓麻、捋线,当天夜里就做出了三个麻团。他们将麻团挂在墙上,等待老鲶鱼来取。这笔钱救了娜娜的命,也救了这个家庭的命。娜娜一家一直等老人来取麻团,左右等了十多天,并没有见人出现。
  某一日下午,娜娜突然问父亲:“爹,那个老爷爷什么时候把麻团取走的?我怎么不知道。”
  父亲笑呵呵地说:“傻孩子,那个老爷爷还没来呢。”
  “不对啊,麻团怎么没了。”娜娜指着空荡荡的墙壁说。娜娜父亲一看,东屋挂麻团的墙壁空空如也,但墙壁靠角落的地方挂了个小包,包里有几个银元。娜娜的父亲断定,老鲶鱼一定是传说中的湖东第一侠盗。
  老鲶鱼之所以帮这家人是因为他连续多年一直偷他们家的鱼,欠了太多他们家的情。此外,老鲶鱼与湖里的黑帮是死对头,曾经多次发生冲突,听说黑帮又要欺负人,所以他故意出手。

  其实他并不需要这三个麻团,只不过是想给他们送点钱罢了。不过,突然有一天晚上,老鲶鱼做了个梦,梦中老爹训斥他不练脚底功。醒来后,他准备将三个麻团取回,在爹坟上烧了。取回麻团后,老鲶鱼在老爹坟地烧了两个,另一个就扔到了床底下。后来,这个麻团就传到了鸭屎手上。这个麻团就是练习四只手的必备道具。
  娜娜从小到大一直对老鲶鱼这个老贼很崇拜,反正大人们一直说,娜娜是老贼救的,潜移默化影响了她。不过,渔民区的毛贼不如老鲶鱼那般讲究。他们偷鱼、偷网、破坏地笼,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娜娜一家人近几年深受当地普通毛贼的迫害。尤其是娜娜的哥哥,发誓要与毛贼干到底。
  鸭屎来到岛上,偷了娜娜家的鱼时,娜娜家的渔网刚被毛贼破坏不久。娜娜一家人都深陷对毛贼的痛恨之中。这些毛贼多半是在微山还没站稳脚的小刀会的人保护的散贼。
  此时的娜娜,想到了老鲶鱼,想到了当年救自己一家的恩情,所以对鸭屎有种好感。这种好感驱使她一定救鸭屎一命。
  娜娜蹲下身来,看着鸭屎的眼睛说:“姐再问你一次,如果你说实话,我们就放了你。如果你说瞎话,我们就把你扔进湖里。”
  鸭屎点了点头。
  “你能解开这个麻团吗?”娜娜问。

  “能解开,但很慢。”鸭屎说。
  “好的。我们这里有很多毛贼,需要你帮我们抓到他们。抓到之后我们就放了你。不过,你晚上得看得清东西才行。你晚上能看见吗?”
  “能看清东西。”鸭屎点点头。
  “好的。爬窗户会吗?从门槛缝里能爬进屋子吗,就是把身子缩小钻进去?如果做不到,那就没法帮你了。”
  “能做到。”鸭屎说。
  问完话之后,娜娜走了出去,走到哥哥身边小声说:“他就是老鲶鱼的徒弟,夜视、缩骨、四只手他都会。”
  “你确定?”哥哥问。

  “我确定。被我套出来了。”娜娜说。
  “看来我真得利用下这个孩子了。”娜娜的哥哥深思一会儿之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