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08 10:38:00
  第18章 死神的诅咒
  鸭屎醒来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他觉得浑身酸痛,腹中空空,周身无力。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也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冥冥中记得,一张网将他牢牢网住,随后他便沉入水中,慢慢失去了知觉。
  虽然是深秋,他此刻并未有任何寒冷的感觉。直觉告诉他,他应该躺在床上。他伸手摸了一下,盖在身上的是一条旧棉被,上面散发着太阳的味道,应该是白天晒过的。
  屋里有股牛粪的味道,但那味道极为清淡,在干草清香的中和下并不刺鼻。
  由于鸭屎一直训练夜视能力,所以基本上可以看到屋子里的格局。这就是一间废弃的牛棚,靠窗的地方摆放了一张老床,此刻鸭屎就躺在床上。
  床底下堆了很多干草料。从牛棚的味道可以判断,这里已经很久没用来养牛了。
  从牛棚的小窗透过一丝月光,借着月光,鸭屎看到了牛棚的门,那门是虚掩着的。门口叽叽喳喳几个人议论纷纷,时而声音高昂,好像在争论什么。
  从争论声中,鸭屎突然想起了今天中午在湖边发生的事情。他意识到,自己目前处在危险的境地。
  当他正准备掀开被子偷偷离去时,一个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他在被窝里光着身子。他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鸭屎紧张起来,在床边上摸来摸去,始终找不到衣服。
  紧张、恐惧充满了整个牛棚,他掀起被子,走下床,到处乱摸、乱找,什么都找不到。
  如果此刻偷偷跑出去,在这个岛上多半会被冻死。即便是没有被冻死,也会被这家人抓到。如果逃到湖里,不出半小时也会冻死。

  如果不走,接下来面临什么样的命运,他也不知道。他从床底下抓起一把干草,打成结,围在腰间。
  正当他准备翻窗户逃走,几声女人的笑声从门口传了进来。鸭屎静止在那里,不敢动。这时,女人的笑声更加剧烈了。她几乎是扶着门,笑得直不起腰来。
  “喂,你站那儿干嘛呢?你不动我就看不到你了?我知道你在那。”一个少女的声音从门口传到牛棚内。
  冷汗从鸭屎额头一粒一粒往下流。他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鸭屎看了下门口,一个十六七岁少女的半边脸挤了进来。

  “你是谁?”鸭屎问。
  “我是娜娜。你叫什么?为什么偷我们家的鱼?”
  “我饿。”鸭屎不无悲凉地说。
  “你的师兄弟呢?最讨厌你们团伙儿了。经常破坏我们家的网。抓你就是要引你们团伙出来。我哥说了,要和你们干到底。”

  “姐姐,我没有团伙,没有师父,没有师兄弟。我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才偷鱼的。如果不是因为太饿了,我也不会生吃啊。”鸭屎吓哭了,边哭边说。
  “好像也有道理。”姑娘若有所思地说,“生的好吃吗?”说完她便捂着嘴笑了。
  “不好吃。我都吐了。”
  “哈哈哈哈。”娜娜笑得更灿烂了。
  “姐姐,你能放我走吗?”鸭屎央求道。

  “不行,你是小偷。我哥说会把你弄死的。”
  “求姐姐了,放了我吧。我不是小偷。”鸭屎哭着说。
  “行了。你先别哭,先去床上躺着去。我去给你偷点吃的。你千万别动。”
  “姐,能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吗?”鸭屎用干草捂住关键部位,很不好意思地说。
  “嘻嘻,”娜娜捂着嘴又笑了,随后说,“你的衣服都湿透了,明天都不一定干。你先去床上躺着。”十几分钟后,牛棚的门被推开了,娜娜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两个馒头和一块咸鱼。

  一小节蜡烛散发的红光,映出了娜娜清秀的脸。那是鸭屎此生见过的最美的脸。两条羊角辫,一行细长眉,小脸蛋红扑扑的,俩酒窝似笑非笑,露齿则动情。
  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来说,他不懂男女之爱,但知道什么是美。见到娜娜真容的那一刻,他觉得娜娜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
  他接过娜娜的托盘,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慢点。真是的。没见过东西?”娜娜举着蜡烛,站在鸭屎旁边很轻蔑地说。
  长久的饥饿已经让鸭屎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继续大口地咀嚼着。
  “你家住哪儿?”娜娜问。
  “我没有家,也没有亲人了。”鸭屎说。鸭屎把自己养父被杀、老师父惨死、胡子七被杀等事情不透露真名地全部讲给了娜娜。他希望自己的坦白能换来娜娜的同情,然后把他放了。
  “你快睡吧。我明天说服我哥哥,把你给放了。”娜娜说。他吹灭了蜡烛,推门走了出去。鸭屎躺倒床上,无论怎么努力都睡不着。

  约莫三更时分,一个黑影很矫健地从院墙跳下,沿着牛棚向堂屋走去。如果不是因为鸭屎没有睡着,他绝对不可能觉察到任何踪迹。那人从墙角走过并没有任何动静。鸭屎意识到,这一定是一位高人。
  鸭屎并没有与职业盗贼打过交道,他目前处境艰难,所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思考了一下后,突然灵机一动,大叫了一声:“救命啊。”
  他这一声叫,惊醒了娜娜家里的人。娜娜的哥哥冲了出来,看见了那贼。那贼随便在院子里抓了一个物件就飞身上墙,走了。
  娜娜的哥哥打开大门想去追,但看不到任何痕迹,那位飞贼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娜娜的父母也起床了,站在院子里大骂飞贼。
  娜娜的哥哥将大门关好后直接来到牛棚,他一把抓起鸭屎,用一只手就将赤裸裸的鸭屎提了起来。

  “说,那人是不是你们一伙的?”娜娜哥哥问。
  “我不知道。我看到他进来了,所以就大喊。”鸭屎说。
  “哥,你放开他,他是无辜的。”娜娜说。
  “快说,那人为何连一片破网都偷,是不是你们一伙儿的?”娜娜哥哥继续问。原来刚才那位飞贼抓住一块破网就跑了,所以娜娜的哥哥摸不着头脑。
  “贼不虚发,出去打食必须带一样东西才能回去,这是规矩。”鸭屎说。
  “哼,果然是一伙儿的。告诉我老巢在哪儿,不然我把你扔湖里闷死。”娜娜的哥哥说。

  “我真的不知道。”鸭屎光溜溜的被拎在别人手里,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那你就等死吧。”娜娜的哥哥托着鸭屎往门外走。
  日期:2018-02-08 23:01:48
  第19章 一夜惊魂

  娜娜从牛棚外的一堆废物中拿起一个麻团,跑到哥哥身边。她指着麻团的千千结对哥哥说:“哥哥,你还记得这个麻团吗?”
  娜娜的哥哥将鸭屎扔到地上,接过麻团看了看说:“娜娜,这个是普通的麻团啊。你想说什么?”
  这个麻团是用细细的麻绳与渔网一起织成的,其中每个结都很难解开。只有湖里资深的渔民才能打出这么多,这么复杂,这么难解的结。离开老鲶鱼老巢时,鸭屎将这个麻团带在身边,每日有空就练习双脚脚趾头的灵活度。从胡子七储藏室里爬出来时,他冒着生命危险,专门将麻团揣到了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