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子,你敢跟我单挑吗?”胡子七对门外的土匪说。
  “老七,我是睡了你老婆,不过你至于杀了她吗?你们毕竟夫妻一场。你也太过分了。今天不弄死你,我就白在微山湖混了。”土匪头子说。
  “这是我们俩的恩怨,你敢跟我单练吗?”胡子七再次强调二人决斗。
  “什么单练,你就等死吧。我不信弄不死你。”对方说。他安排土匪在堂屋四个角里分别放了丨炸丨弹,只听砰砰砰几声巨响,整个堂屋加储藏室所在的配房全部倒塌。
  胡子七惨死于废墟之中。房顶落下,砸在了一堆杂物上,鸭屎正好藏在杂物中,躲过了一劫。不过,储藏室已经倒塌,周围一片漆黑,他一直被绑着,完全无法动弹。
  日期:2018-02-08 08:54:13
  第17章 湖中遇险

  丨炸丨药爆破的声音震伤了鸭屎的鼓膜,他双耳严重耳鸣。
  储藏室的房子倒塌了,他被压在废墟中几乎无法动弹。幸好有杂物撑起了梁柱,不然鸭屎一定被砸死在下面。他躺在那里,浑身被结实地绑着,腿脚早已麻木。
  他已经被绑了一天了,一整天水米未进,饥饿宛如一条蛇,钻入他的腹部,撕咬他的肠胃。一种久违的痛苦缠绕着他。
  干燥的喉咙里仿佛有一团炭火在燃烧,他每次呼出的气体都是燥热的。他的嗓子里装着一座火焰山,熊熊烈火即将吞噬他。
  饥饿、干渴、窒息,他一会儿昏迷,一会儿清醒。他想逃出去,但不知如何逃;他想大喊救命,又生怕土匪在外面听到后杀他灭口。

  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于是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判决。很快,他陷入了昏迷,有点像睡着了,又有点像缺氧下的休克。在昏迷中,他梦到了老鲶鱼。
  在梦中,鸭屎来到一片冰天雪地的异域,他赤脚走在冰封的大路上,望着眼前茫茫的雪域,不知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
  这时,他看到前面有一个老人的背影,驼背、低头、蹒跚向前走。他蓬乱的头发披在肩上,脏兮兮的。从他乞丐一般的衣服判断,他就是老鲶鱼。
  鸭屎不顾风雪跑向前噗通跪倒,连哭带叫地说:“师父,救救我,带我走吧。”
  只见老鲶鱼慈祥的脸转向了他。他低声说:“鸭屎,你的缩骨功练得怎么样了?缩给我看看。”
  鸭屎在过去的一年多来,每天都会练习缩骨,他很想在梦中展示给老鲶鱼看,可惜,无论他多么努力,自己的都无法做到真正的缩骨。
  老鲶鱼慈祥的脸立即变得极为难看,他一把抓住鸭屎的胳膊,使劲儿卸了起来。鸭屎的右臂一股酸痛。他惨叫着从梦中醒来了。

  醒来后鸭屎发现,横梁上的一根二柱慢慢向下沉,正好压在了自己的右胳膊上。如果此刻无法出去,他的右臂很快就回被压断。梁柱还在向下沉,慢慢的,他会扛不住的。
  他突然想起了梦中老鲶鱼说要他缩骨的话。鸭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双臂的骨头向胸腔里缩。很快,他的双臂就解放了出来。
  他伸手解开了自己胸前的绳子,进而解开了腿上的绳子。在黑暗中,他摸索到自己平日里练习用的麻绳,将麻绳胡乱揣道怀里,随后便准备沿着墙下的缝隙钻出去。
  他打开自己的肋骨、锁骨,将自己变成了软体动物,然后从缝隙里钻了出去。他平生第一次如此使用危险的缩骨功夫。
  爬出储藏室后鸭屎发现,整个院子都被夷为平地了。他知道胡子七就埋在旁边堂屋的废墟里。虽然胡子七是个性格暴烈的人,但毕竟对自己有恩。
  鸭屎想挖出他的尸体,把他掩埋了,以报答他的恩情。可惜的是,他仅仅挖了几块砖石就已经没有力气了。
  他跪倒在院子里,对着废墟磕了三个响头,随后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当他走到湖边时,又困又累又饿。他实在是走不动了,便一头栽倒在湖边的麦秆堆里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天已微微亮了。
  他拍打了下身上的秋霜,站起身来,发现面前就是微山湖。他飞奔过去,趴在湖边大口喝着湖水。一天一夜的干渴在他喝到湖水那一刹那消失了。
  一种难以名状的满足感笼罩着他,让他很想在湖边躺一会儿。湖水有股淡淡的泥土味儿,带着些许腥味儿。湖水必须煮熟了才会去腥,鸭屎由于过于干渴,早已忽略的水的腥味儿。
  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鸭屎发现旁边有一位放鹰的老大爷,赶着小舟从他旁边的水域走过。鸭屎站起身来,大叫道:“大爷,你去哪儿放鹰?”

  “湖东。”老大爷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我能跟你到湖东吗?我家是湖东的,想回去看看。”
  “上来吧。舟小,你将就下吧。”
  老人摇着小船,带着十几只鸬鹚向湖东走去。大约到湖东的一座小岛时,老人说:“孩子,我没法送你上岸,我要在附近放鹰了。你自己在小岛上待一会儿,看到有船经过就搭船上岸。”

  “好的大爷。”鸭屎按老人的要求下了船。
  小岛距离岸上还有十多里路,小岛旁边有一条深水航道,可以通轮船。当时的山东大型货轮很少,更多是船家的渔船。
  鸭屎站在小岛的岸边,老大半天没有等来船只。临近中午的时候,好容易见到一只船过来,鸭屎蹦起来大叫,对方并没有听到。那船扬长而去,鸭屎极为失落地坐到了地上。
  饥饿驱使他站起来,在小岛上搜索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岛上长满了芦苇,围着岛的水边全是干枯的荷叶。
  鸭屎发现,荷叶上有一个个莲蓬的圆盘,他高兴地摘下一个来。那莲子已经干了,放进嘴里怎么都咬不动。
  他将莲蓬扔进水里,那莲蓬并没有落入水中,而是落在了一个网上。在老鲶鱼身边时,老鲶鱼曾经教他如何偷鱼,他依然记得偷鱼时的法则。不能破坏人家的网,网里只有一条鱼的时候,绝对不能偷。如果有很多条,只拿一条。
  他卷起一把芦苇,斜着身子倒向湖里。他伸手够到了那网,掀起网一看,里面只有一条两三斤重的鲤鱼。
  饥饿驱使着他打破了规则。他取出鱼,根本来不及生火,抓起就咬了一口。生鲤鱼的肉很腥,他边吃边反胃。
  他吃掉了鲤鱼背部的肉时已经满脸是血。他将剩下的肉扔到了地上,自己坐在湖边,像个野人一般。
  “就是他,”一个少女的声音从鸭屎身后的芦苇荡传了出来。只见两个大汉从鸭屎背后跑了过来。领头的瘦高个年轻人手里提着一个竹竿,矮胖的年长男子手里拿着一张网。他们身后有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穿着粉色的棉服,一脸怒气地站在那里。
  “偷鱼的贼,看你往哪儿跑。”少女大喊道。
  鸭屎见无路可逃,匆忙中跳入了水中。时候是深秋,湖里的水极为冰冷。他的整个身子没入水中,仿佛一千把匕首在不断捅向他。

  那位矮胖男子将网朝鸭屎撒了过来。鸭屎尚未反应过来就被那网结结实实地套住了。他根本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被那男子拉到了岸上。连冻带饿加上水中窒息,鸭屎被拉到岸上时已经昏迷不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