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在门外听得清楚,但他依然坚信,胡子七可以收留他。在老婆的吵闹下,胡子七的确有点动摇了,倒是胡远见这个人一心想让鸭屎有个去处。
  “婶子,这孩子的饭钱算我头上。你留下他干点杂活吧。”胡远见说完,从身上拿出几个银元放到了桌子上。
  “收起来,别跟老娘们一般见识。”胡子七指着钱,对胡远见说。
  胡远见将钱放到桌角,随后便离开了。胡子七的老婆没再说什么。
  鸭屎的任务是,每天给胡子七擦鞋、擦枪、装火药。胡子七走后,他还要帮胡子七的老婆倒尿壶、刷锅、洗碗、洗灶台。胡子七的老婆每天中午洗澡,洗完澡要午休。所以,每天午饭后,鸭屎还要给她烧洗澡水。
  胡子七每天早出晚归,他伺候胡子七睡下后,自己才挤入一个黑乎乎的储藏室里睡觉。尽管胡远见付了鸭屎的饭钱,但胡子七的老婆从来没主动给他吃的。每次喂狗的时候,胡子七的老婆会多放一个碗,鸭屎便跪在地上,与狗一起吃饭。
  每天晚上,无论多忙,他都会用双脚解麻团,练习夜视和缩骨功,从来没有间断过。

  他原本以为在这里可以安稳度过几年,没想到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比他想象得要凶险很多。很快,这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再次改变了鸭屎的命运。
  日期:2018-02-07 18:54:21
  第16章 家破人亡
  鸭屎在猎户胡子七家的生活很平淡,白天辛苦工作,晚上在黑暗中练功。正常情况下,胡子七早出晚归,但也有出远门的时候。

  一旦胡子七出远门,他的老婆就会特别“照顾”鸭屎,首先是让他没命的干活,其次是不给他饭吃。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鸭屎便会因为饥饿而无法入睡。
  那是一个秋日的晚上,天下着雨,储藏室的窗户关不严实,冷风从窗户缝隙中吹进来,整个储藏室里阴暗潮湿。
  胡子七已经外出三天了。在这三天里,鸭屎总共吃过一顿饭,吃的是狗剩下的半个坏掉的馒头。寒冷的夜,阴雨的天,饥饿笼罩着鸭屎的周围。
  求生的本能告诉他,必须出去找吃的。他打开了门,走进院子,暴露在大雨中。他沿着院墙一直走,很快便来到了厨房。
  厨房是锁着的,但厨房上面的小窗户开着一个缝。鸭屎身材瘦小,他抓住窗棂,推开小窗,翻身进了厨房。
  由于经常练习夜视能力,鸭屎在黑暗中可以模糊地判断周围有什么。整个厨房由灶台和储藏柜组成,灶台上全是厨具,唯有储藏柜可能有食物。
  他蹑手蹑脚地爬到储藏柜旁边,打开了其中一个包裹,里面有七八个馒头。他选取了其中一个,抓过来,几口就吞了下去。
  逼人的饥饿得以缓解,他还想再吃一个,但本能告诉自己,再吃可能会露馅。为了不被发现,他偷偷爬过窗户,准备溜回储藏室。
  刚从厨房出来,他突然发现堂屋外的墙上有一个黑影。鸭屎蹲了下来,心砰砰跳。他不知道对方是谁,但觉察到了他的危险性,所以很害怕。

  那人看了下院墙,随后便跳了下来。虽然是雨夜,但他落地的声音很响。从他落地的情况,鸭屎断定,这人不是盗贼道上之人。老鲶鱼在的时候跟他说过,道上之人落地无声。
  他落地的声音惊动了家里的狗,那狗叫了几声,朝黑影冲了过去。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驱赶那狗,那狗在黑影身边转下,便又回到了原地。
  驱赶狗的不是别人,正是胡子七的老婆。
  胡子七的老婆将那黑影请进屋里。很快,屋里发出了男女的粗粝喘息声。虽然鸭屎当时才是个十岁的孩子,但对屋里发生了什么还是很清楚的。

  他回到储藏室后一夜没睡,他不知道该如何跟胡子七讲,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然而,噩梦还是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熊孩子,你给我出来。”胡子七的老婆天不亮就敲响了储藏室的门。
  “大娘,我这就干活,您别生气。”鸭屎裹着破衣服打开门,站在门口说。
  “知道为什么一早叫你吗?”胡子七的老婆大声问道。
  “不知道。”鸭屎摇摇头说。
  她抓住鸭屎的耳朵,使劲捏住,扭了一拳,差点将瘦小的鸭屎拎起来。鸭屎疼得直叫。
  “大娘,饶了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行。”鸭屎尖叫着说。
  “你竟然敢偷我放的馒头。那馒头是上供用的,少了一个就不能用了。”她歇斯底里地叫着。
  “不是我偷的。”鸭屎极力抵赖。他从未入行做贼,之前帮助老鲶鱼偷东西纯属为了生存。昨晚偷一个馒头还是为了生存。他知道做贼是一条不归路,是一条永恒的耻辱之路,所以不愿意承认自己偷了东西。
  “还抵赖。”胡子七的老婆照脸给了他一个巴掌道,“这是什么?”
  原来鸭屎身上的破布条在他翻窗的时候被窗户的铁钉挂住了一块。胡子七的老婆拿到了十足的证据。
  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哪里抵得过悍妇的一巴掌。鸭屎一个趔趄倒下,脸颊热辣辣的,双眼全是金星。
  胡子七的老婆从储藏室的门后面拿出一团麻绳,将鸭屎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扔在储藏室的一片草堆上。
  鸭屎在草堆上躺了一整夜,浑身麻木、酸痛,几近昏迷。

  当日傍晚时分,胡子七从外面回来。听说鸭屎偷东西,他极为愤怒,一脚踹开储藏室的门,大声说:“忘恩负义的臭小子,你竟然敢偷东西。”他抽出腰带,朝鸭屎没命地打,很快就将他打得昏了过去。
  “这个熊孩子装死,把他扔进乱坟岗算了。”胡子七的老婆说。
  “你先滚出去,我有办法让他醒来。”胡子七说。一口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他老婆一脸嫌弃地走出了储藏室。
  胡子七拿一瓢凉水浇向鸭屎的鼻孔,鸭屎一下子呛醒了过来。醒来后,他不断咳嗽和流鼻涕,额头剧痛。
  “我让你偷东西。”胡子七一脚踹了过来。

  “大爷,别打了。你要是不打我。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为了求生,鸭屎不得不采取迂回的办法。
  “什么事情,快说,不然把你扔进乱坟岗。”胡子七酒劲上来了,说话不仅舌头短且极为凶狠。
  “我要是说了,你别再打我了。”鸭屎祈求道。
  胡子七点了点头。

  “你不在的时候,我夜里看到过一个男的进了大娘的房。”
  “什么?真的吗?”胡子七抓起鸭屎,双眼放出怒火。
  “真的。”鸭屎点头道。
  胡子七举起鸭屎,用力扔向了一堆杂物,鸭屎的后背撞到了坚硬的东西上,他疼痛难忍,再次昏迷。
  堂屋里发出了争吵声,进而一声枪响,一切恢复了静寂。胡子七盘问出了老婆与他人的奸情,将老婆用双筒枪给崩了。

  那枪声将鸭屎从昏迷中惊醒。胡子七将老婆的尸体吊在大门外的树上。约莫午夜时分,一群土匪出现在胡子七的大门外。领头的便是胡子七老婆的相好。
  胡子七在窗台上架起了好几杆抢,与土匪大战了几个回合,土匪无法逼近堂屋门。土匪的子丨弹丨如雨点般打向堂屋,窗户变成了筛子。胡子七还在拼命抵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