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夜没睡的他,一头栽倒在床上便睡着了。由于着了风寒,睡着睡着,他便开始发烧,进而噩梦连连。
  他梦见了被剥皮的养父,张老汉满身是血,站在他面前,抱怨他没给自己报仇。鸭屎见到这一幕,内心极为痛苦。他想解释,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胸口仿佛被巨大的石头给压住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梦见了老鲶鱼,老鲶鱼告诉他,坟地里进过水,冬天将他连冰冻住了。他的手脚都被割掉了,所以没法动弹。他要鸭屎帮他翻翻身。
  在梦中,鸭屎什么都做不了,没法动弹,痛苦不已。

  他开始痛哭,浑身乱颤。他想说话,什么都说不出。他想逃离,但浑身无法动弹。眼泪汩汩流出,他就那样躺着,像个离死不远的人。
  又过了一会儿,他梦见自己掉入了冰窟窿里,周身被刺骨的寒风包裹。他无法呼吸,无法挣扎,只能感受、忍受那种无法名状的痛苦。
  无涯的绝望从四周袭来。鸭屎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飘,灵魂正在离开躯壳。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内心觉得,这是要离开的节奏。
  突然,一颗子丨弹丨射向他的脑袋,他觉得自己的脑袋瞬间炸裂。那种疼痛感从他的头顶传递的脚底,浑身为之颤抖。
  他就这样睡了一整天,一直到当天夜里才感觉清醒了些。他喉咙发干,嗓子肿痛,急需喝水。可惜,地下室的水已经没有了。
  他挣扎着坐起来,扶着墙壁来到楼梯口,艰难地爬上去几步上了小木屋。他走出木屋,抓起地上的雪就吃,直到缓解了干渴才又走下去,继续睡觉。
  到后半夜的时候,他浑身发热,汗流浃背。他梦到自己掉入了火焰山,被熊熊烈火焚烧。他的整个腰部、背部、腿部、膝部全都疼痛难忍。
  慢慢的,疼痛消失了,他终于真正地睡着了。
  时候是深夜,天空又飘起了雪。那是微山湖五十年不遇的大雪。
  大雪将木屋的门几乎封死了。周围的树林里,到处可以看到乱窜的野兔和乱飞的野鸡。整个荒野一片白茫茫,静谧又美丽。
  天微微亮的时候,雪停了。
  黎明时分,鸭屎尚在梦中,突然一声枪响,把他惊醒。在这片荒野,人迹罕至,哪里来的枪声?鸭屎以为自己听错了,闭上眼继续睡。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又一声枪响。这次比刚才的更响了。
  鸭屎爬出密室,隔着木屋的缝隙向外看。在两百米开外的树林里,有两个猎手,每人手里端着一杆枪。

  他们背上背了一些野鸡、野兔,正朝木屋的方向走来。
  二人越来越近了,一个是彪形大汉,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穿着皮衣,头戴皮帽,手里端的是老式自制猎丨枪丨。
  另一位是矮瘦的年轻人,手里拿的是双拐猎丨枪丨,较为精致,很像英国贵族用的猎丨枪丨。
  不知为什么,鸭屎对这两个人一点都不害怕。他甚至对他们产生了探索的欲望。他想知道,他们手里的玩意是什么原理,能否改变他目前的命运。
  对一个10岁大的孩子来说,他对一切都没有明确的概念。那时,他唯一想的是吃饱饭,不至于受冻挨饿。

  他心里清楚,任何靠近木屋的人都有可能拯救他的生命。经历了被渔民打伤、发高烧后,鸭屎越来越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哪怕只有一口饱饭也好。
  鸭屎推开木屋的门,走了出去。二人见木屋有人居住,加快了脚步。
  “小家伙,叫你爹妈一下,我们需要你们帮个忙。”络腮胡子大声说。
  鸭屎身体靠在木屋的门上,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呆呆地看着他们。等他们走进来,他才小声说:“这里就我一个人。”
  “什么?就你一个人?你爹妈呢?”年轻的猎人问。

  “我没有爹妈,原来有个师父,后来他死了。这里就我一个人了。”
  这二人也是有点来头的。彪形大汉是微山湖上的一位猎手胡子七,年轻人是他侄子,胡远见。
  “家里有锅碗瓢盆吗?我们想煮点东西吃?”胡子七问。
  “全都有,不过很久没有用过了,在草墩里。”
  胡子七把猎丨枪丨放到门口,他蹲下身,从草墩里摸出锅碗瓢盆和一个小料箱,里面的木盒子里有盐、花椒、大料、干辣椒等。
  “够一顿吗?”胡远见将猎物堆在门口问。
  “够了,远见,你去弄点雪来。孩子,你去生火。”胡子七说。

  他随手将一个铁锅放到了灶台上,然后将其他的工具全都拿了出来。所有的锅碗瓢盆都沾满了灰尘。
  鸭屎点燃了麦秆,然后往灶膛里放了些木材,不一会儿,那火就烧了起来。胡远见将一大堆雪放进了锅里,那白雪很快就化成了热腾腾的水。
  胡子七用热水洗刷锅碗瓢盆,胡远见宰了两只野鸡,随后将野鸡大卸八块,扔进了热水里。炖了没多久,鸭屎就闻到了鸡肉的香味。整个冬天,他都没有吃过热腾腾的饭。此刻,他已经等不及了。
  鸭屎一边烧火一边咽口水,胡子七看在眼里。他笑着说:“你饿了吧?肉还不熟,不过汤可以喝了。”胡子七给鸭屎舀了一碗汤。鸭屎呼呼啦啦地喝了。那是他一生中喝过的最美味的野鸡汤。他边喝边流泪,让胡子七动了恻隐之心。
  他们三个饱饱的吃了一顿之后,坐在木屋里休息。时候是下午,太阳高照,木屋周围的雪开始融化了。

  胡子七站起身说:“远见,我们走吧。”
  胡远见将猎丨枪丨抗在肩膀上,提起猎物准备走。他看了一眼鸭屎,随后从肩膀上卸下两只兔子和一只野鸡递给鸭屎说:“孩子,这个给你。好好照顾自己。”
  鸭屎没有接猎物,而是噗通跪倒,边磕头边说:“两位大爷带我走吧。我在这里早晚会饿死的。求你们了。我什么都能干。只要能吃饱饭,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叔叔,你就留下他吧。我看这孩子心眼不坏,人也老实,怪可怜的。”胡远见说。

  胡子七打量了下鸭屎,随后说:“你就跟我吧。不过,我的规矩严,如果你不听话,我就一枪崩了你。知道吗?”
  鸭屎破涕为笑,从地上起来,点了点头。他麻利地从胡远见身上夺过猎物,背到肩膀上,趔趄着往前走。胡子七见他如此会来事,对胡远见笑了笑。
  走了约莫一里路时,鸭屎回过头,看了看远方的木屋,一行热泪从他眼睛里涌出。那泪很快被风吹冷,在睫毛上结成了冰晶。
  胡子七、胡远见带着鸭屎沿着冰封的湖面向西走。原来他们的家在湖西,而鸭屎在湖东。过了湖西便是江苏的地界。胡子七的家便在江苏与山东交界的地方。

  他们到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胡子七的老婆是一个凶狠的婆娘,不过人长得很漂亮,举止极骚,烧了一手好菜。她接过猎物,扔进了厨房的案板上。她见胡子七带回了一个孩子,很警觉地问:“哪来的野孩子?”
  “没爹娘了,我带过来干点杂活。给他一顿饭就行了。”胡子七说。
  “什么一顿饭,别看他现在小,再过两年饭量比我都大。你老喜欢干这种傻事。我看扔了算了。”胡子七老婆非常嫌弃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