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鸭屎可以顺利从热水里取出银元时,当他可以用双脚解开绳结并开锁时,当他在夜里可以清晰看到那粒米时,老鲶鱼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他的身体越来越弱,说话的声音也逐渐变小。
  日期:2018-02-07 12:16:01

  第14章 老鲶鱼死后
  某一天下午,老鲶鱼用微弱的声音把鸭屎叫到身边,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你我萍水相逢,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我本不该教你任何功夫,只是不希望我一门的绝活全部失传。你可以做盗贼,也可以不做,但请你把我们家族的功夫流传下去。永远不要传给歹人。你要给我发誓。”
  “我发誓一定做到。”
  “你过来,我把所有绝活的修炼心法告诉你,你自己记牢了。”

  鸭屎一边学一边背诵,尽管无法全都理解,但是大致都记下了。
  当天晚上,老鲶鱼已经快不行了,躺在床上呻*着,呻*的声音极为微弱。
  鸭屎百感交集,跪在地上,大叫了一声:“师父”。
  老鲶鱼极为不悦,抬起手,有气无力地指着鸭屎说:“不准叫我师父,好好做人。”
  说完,他大叫了三声某个人的名字,随后就咽气了。由于意识不清楚,鸭屎也不知道他叫的是谁。
  老鲶鱼死的时候是秋天,那年鸭屎10岁。细细算来,那年正好是民国十五年,即公元1926年。民国十五年的中国正在军阀混战中,张作霖、冯玉祥、吴佩孚等人是历史舞台的主角,而蒋介石则是冉冉兴起的政治新星。对普通百姓而言,军阀混战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被搞得民不聊生。

  老鲶鱼死前一年都没有离开过地下密室。密室里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透亮的阳光,里面温度比外面要高,老鲶鱼的右腿早已腐败,臭味熏天。
  老鲶鱼死后,鸭屎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中。如何把尸体挪出密室便是第一号的难题。他想了好几个办法,结果都行不通。
  万般无奈之下,他含泪用刀将老鲶鱼的四肢卸了下来,先将四肢挪了上去,后将身体也拖出了密室。他沿着小溪往林子深处走,在一棵巨大的槐树下,将老鲶鱼埋了。为了祭拜时不至于弄错地方,他用弯刀在槐树上砍了一个记号。这个记号至今还在,前些年回老家时,我还专门去那边看那棵槐树呢。
  老鲶鱼死的那年冬天,天气异常寒冷。密室里储藏的食物很快就吃完了。湖里结了厚厚的冰,连续几天大雪,冰上堆了厚厚的雪。尽管饥肠辘辘,他每天依然按照老鲶鱼的遗嘱练习绝活。眼看食物就吃完了,他不得不走出密室,寻找食物充饥。
  某一天晚上,雪下得小了些,他沿着树林走到了湖边。远远的可以看到远处渔民船上的灯火。求生的本能驱使他向那些船走去。当时,他穿着很单薄的棉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很久没有修剪的头发散落在整个肩膀上。他一脸黝黑,浑身发臭。
  湖面如路面一样结实,他走在上面没有丝毫的不适。当走到渔民聚居地时,他几乎要被冻僵了。他围着一条船转了几圈,很快发现船头晾衣绳上挂了很多干鱼和干肉。肉已经风干冻实,他管不了这么多,拿下一条干鱼就往嘴里塞。
  那鱼肉冻得太过结实,况且还是生的。他啃得满嘴是血。那肉吃到嘴里,有种让人想呕吐的感觉。他作呕的声音惊动了另外一只船上的狗。那狗汪汪地叫了起来。在渔民这里,一只狗叫,所有的狗都会叫。这样一来,所有的渔民都会出舱门看看出什么事了。
  “有贼,大家快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湖面上。
  每到冬天冰雪封湖的时候,盗贼很容易过来偷盗。渔民们很警觉。一群渔民围了过来,鸭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半死。他将肉揣到怀里,没命地跑。他已经饿了很久了,何况也冻得半死,浑身没有力气。
  渔民们没费多大力气就将他追上了,只一竹篙就将他打倒在雪地上。鸭屎觉得眼前一黑,马上就失去了知觉。

  渔民围过来,看着昏死的鸭屎不知该怎么办。如果将他就这样扔在地上,孩子一定会冻死。虽然他偷了东西,但也不至于该死。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半天,终究没有讨论出解决办法。
  在微山湖有两种渔民,一种住在陆地上,是附近村里的村民,打鱼只是他们经济来源的一种,他们同时也种地;另一种住在湖里的船上,常年漂在湖中。常住船上的渔民多数不是本地人,在微山湖一带很受歧视。
  鸭屎来湖上偷东西,之所以引起众人的愤怒,就是因为平日里,大家被陆地上的人欺负,遇到小偷等人,他们也会施以报复,毕竟小偷一定是陆上来的。鸭屎正是撞在了这个枪口上。
  大雪飘飞,一个饥饿的孩子躺在雪地上,昏死了过去。如何处理这个孩子,成了大问题。就在大家很纠结时,一位年长的渔民想到了一个馊主意——把他交给老王。
  在这一片渔民聚居区有一户王姓人家是从江苏来的,属于暂居这里的外乡人。他们家主业是搜集湖产品的干货,运到江苏去卖。当年冬天上冻早,他的船没来得及回乡就被冰封到了湖里,不得已暂居渔民聚居区过冬。渔民让老王收拾残局其实是变相欺负他。这点老王心里清楚。
  “不过是个人孩子,你们也犯不着打昏他。把他扶起来,送我家去。”老王有点生气地说。两位壮汉走过去,将鸭屎扶起来,拖着他来到了老王家。鸭屎昏昏迷迷地坐到了老王家的船板上。
  “孩子,你没事吧?”老王摸了下鸭屎的额头问道。
  鸭屎双眼微微睁开,看着老王,并没有回答。

  “孩子,你没事就点点头?”老王以为他是哑巴,于是便问。
  “我没事。”鸭屎小声回答道。
  “没事就好。我让你婶子热点剩饭,你将就着吃吧。”老王说完,走进了船舱。
  只听老王的媳妇在屋里跟他吵道:“别人怎么不管,非得你管,你家富裕还是怎么的?你把一个小偷领到家里来,不是诚心找麻烦吗?”
  “老太婆你懂什么。你干活去吧。”老王训斥道。
  虽然是剩饭,但很丰盛。鸭屎几乎是双手抓着吃的,很快就将盘子舔干净了。看着孩子饥饿的样子,老王禁不住坐在船板上抹眼泪。
  “什么世道啊你说,什么世道啊。好好的孩子都饿成了这个样子。”老王自言自语道。他拿过一卷纱布,给鸭屎包扎了下头上的伤口。
  “我家舱里地方小,没法让你睡。我船尾有个草垛,里面堆了不少破衣服和棉絮,你就在那儿将就一晚吧。”老王说。
  “谢谢大爷救命。”鸭屎说完就噗通跪倒,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哎呀,孩子赶紧起来。不要这样。”老王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鸭屎钻进草垛里,抱着一堆棉絮睡下了。

  日期:2018-02-07 12:30:49
  第15章 胡子七
  躺在草垛中,冷风透过船板缝隙吹进来,发出呜呜的声响。鸭屎冻得瑟瑟发抖。好在吃了顿饱饭,不然就冻死了。到后半夜时,实在是冻得不行了,他推开船板,跑了出去。当他踏雪回到密室时,天已经大明,雪也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