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有功夫的话,也不过是生存的技巧,至于江湖上流传的老鲶鱼的独门绝活,鸭屎并没有领教过。从六岁到八岁,鸭屎一直陪在老鲶鱼旁边。随着年龄增长,他越来越勤奋,也很懂事,把老鲶鱼照顾得很周到。
  鸭屎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对他来说,能够有饭吃就已经很知足了。跟在老鲶鱼身边,尽管每天都要被骂,但是从未饿肚子过。老鲶鱼要么亲自带来一些好菜,要么直接带他去偷,总能让疯狂长身体的鸭屎吃饱。
  鸭屎对成就一番事业也没有任何兴趣。他年龄还小,能够稳稳当当地活着,能够在老鲶鱼身边干点杂活,对他来说,是人生中最美的事情。在这里,比在养父身边要好玩太多。老鲶鱼总会对他讲述江湖上的很多趣闻,这些让鸭屎打小就产生了浓厚的英雄情结。
  如果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鸭屎或许会变成一位出色的小偷。不过,命运终究是无情的。
  鸭屎八岁那年冬天的某日,湖东刮了一天北风,下午就开始下雪。鸭屎守在门口,一直到半夜老鲶鱼都没回来。鸭屎觉得不对劲,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密室,推开木屋的门,来到密林的小径。
  尽管是黑夜,但在雪的映射下,可以看得很远。他看到不远处雪地上躺着一个人。直觉告诉他,这人应该是老鲶鱼。
  日期:2018-02-05 10:00:09
  第13章 苦练绝活
  鸭屎走近了才发现,老鲶鱼右腿已断,地上全是血。鸭屎将他拖到木屋里,并挪到了地下室。
  老鲶鱼第二天便醒来了,但他知道自己一条腿已经断了,再也不可能正常走路了,也不可能出去偷盗了。鸭屎每天根据老鲶鱼的安排,出去偷些食物回来。有时被人抓住打个半死,经常满脸是血地空手而归。
  初春的时候,老鲶鱼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精力大不如从前,腿伤一直没法好起来。他做了最坏的打算。自己死了也就罢了,但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孩子还小,既然结缘,就不能让他饿死。

  他将鸭屎叫到身边,准备把身上的几个绝活全部教给他,夜视、开锁、缩骨、四手等。当他告诉鸭屎需要吃什么苦才能练好这些绝活时,鸭屎吓得瘫倒在地。
  “我不想学了。”鸭屎极为紧张害怕地说。
  老鲶鱼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外加年事已高,他心里清楚,自己有生之年不可能出得了这个地下室了。虽然心里不情愿,但他还是决定将几个有可能灭绝的绝活儿传下去。
  鸭屎的态度让他极为生气。“鸭屎,你过来。”老鲶鱼将鸭屎叫到身边,让他在床沿上坐下,随后说,“我知道自己不行了。如果你不会打食,咱们俩都得饿死。”
  “我已经会了啊。天暖和了,我就去偷鸭蛋、偷鱼。”鸭屎低着头说,“不过,我不想学那些东西,听起来好害怕。”
  “你有没有过像鸟儿一样飞在天空的梦想?”
  “嗯。”鸭屎点了点头。

  “学吧孩子,等你学到了一样绝活,就会找到飞在空中的感觉了。”
  “好的。”尽管鸭屎还有迟疑,但是表现出了对学习的渴望。
  “不过你要在我面前发誓:第一、永远不要说出我的名字;第二、永远不要说我教过你;第三、混江湖不要作恶。”
  鸭屎点了点头。

  “点头有什么用,你认真说一遍。”老鲶鱼高声说。
  “第一、不说出老鲶鱼这个名字;第二、不说出你是我师父;第三、不作恶。”鸭屎战战兢兢地说。
  “记住,我不是你师父,现在不是,永远都不是。我的家族有家规,我不可以收徒。接下来我会教你一些绝活,只是为了不让它们失传。你明白吗?”
  “明白。”
  老鲶鱼从床底下拿出一团乱麻扔给鸭屎,让他用脚趾头解开麻团里的结。这个麻团里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结,要想练就四只手的神功,必须要解开这些结。要想解开,十个脚趾头都必须用上,而且是一个极其辛苦的工作。
  “老鲶鱼,您老是不是蒙我?我解了一天,一个结都没解开,脚趾头都磨破了。”鸭屎有点抱怨地说,“再解我的脚就坏掉了。”
  “你的脚有可能废掉,但是要坚持,不要放弃。这根本不算什么。你要吃的苦还在后面呢。”
  鸭屎每天一早一晚要拿出很长一段时间来用脚解麻团的结。夜里睡前还要练眼力。练眼力的方法也很特别。拿一根细丝拴一粒米,挂在床头。每天睡前,他必须在没有任何光线的卧室里盯着这粒米。如果有一天,他能将这粒米在黑暗里看得很清楚,甚至看得如核桃那么大时,他便具备了夜视能力。
  还有就是开锁的能力。老鲶鱼将市面上截止到当年所有流行的锁的手绘平面图从床底下拿了出来。方圆数百里,总共一百多个锁匠,每个锁匠能做几种锁,每种的原理是什么,全部在这里。同时,哪家是定制的锁,定制锁的机关窍门是什么,也都有附录图。

  老鲶鱼认字不多,鸭屎根本就不不识字,只能看图。即便是仅仅看图,也能将开锁的一切机关全部学会。
  所有这些,无论多么苦多么无聊,都是常人能够忍受,可以试着完成的。但接下来的缩骨功让鸭屎吓了个半死。
  要练缩骨功,手脚胳膊腿每天都要卸一遍。上肢,从指关节到肩关节;下肢,从脚趾头关节到大腿髋部关节,每天都要卸掉一次。卸掉再装上,通过这种方式,练习人对关节的掌握,同时根据关节和骨骼的发育,让身体适应骨骼的经常错位。
  并非所有的人都适合练这种功夫。据说,十有八九练习的人都留下了很大的残疾。鸭屎第一天练功就被老鲶鱼把关节给卸了。这种刺骨的痛,根本不是这么大的孩子能忍受的。但老鲶鱼对他要求极为严格,必须给他卸了。一开始的一个月,鸭屎全是浮肿,关节发炎,严重疼痛。
  有一次,鸭屎浑身疼得受不了了,跪在地上哀求:“老爷您放了我吧,我不学了。您杀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受不了也要受。如果我死了,你多半会饿死。你必须要学到真本事,不然只有死路一条。”老鲶鱼坚定地说。
  尽管他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痛苦。老鲶鱼并不为之所动,依然每天都给他卸了。这段时间,二人关在地下室,靠余粮度日。半年后的一天,鸭屎发现,卸关节已经没有那么痛了,甚至是习惯了这种略有点痛的感觉。

  这让老鲶鱼很吃惊。练这种功夫,一旦过了这个阶段就没有生命危险了。下一个阶段的任务是缩骨。所谓缩骨是,将关节卸开后,沿着关节边缘,将骨头向里面缩。一开始,骨头需要穿过一部分肌肉,依然有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此外,半截胳膊要缩进内脏里。因此,练这种功夫的人,吃饱的时候是不可以发功的。
  经历过卸关节的痛苦后,这种缩骨的过程中肌肉严重拉伤的痛就显得很平常了。大约八个月左右的时间,鸭屎便具备了自己独立练习的能力。他自己可以将关节全部卸开,同时将骨头缩进身体里。这种功夫需要几年的练习,才能完全适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