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彪走了过去,依然很戒备地东西乱看。
  老人从小船后舱拽过来一个包裹,扔给了张彪。张彪打开包裹发现,里面都是好吃的。有猪肘子、烧鸡、烤鱼和烧饼。张彪一天都没有吃饭了,抓起肉来就啃。
  “喂喂,你他妈的慢点,能不能给我留点?”老爷子在张彪头上轻轻拍打了下,笑着说。他仰起脖子,喝一口葫芦里的烧酒,一脸滋润的样子。
  酒足饭饱之后,老爷子拿出一个大洋递给张彪说:“孩子你心善,就是太笨。这个钱你拿着,算是对你的酬劳。赶紧滚吧。”
  张彪摇了摇头,没有接那钱。
  “怎么了?嫌少?这个够你们家一年的米钱。”
  “我没有家了。”
  张彪哭着把自己的经历粗略地说给了老人,隐去了很多关键信息。老人边听边跺脚,气得大骂:“黄胡子你个狗日的,跑湖里来做业,早晚不得好死。你们小刀会也早晚会被人日了。”
  老人摸了下张彪的头问:“还有什么亲人吗?”
  张彪摇了摇头。
  “要不你跟我吧。苦是苦了点,不过混个温饱还是可以的。等你长大点儿了,再去谋个营生。”老人说。
  “好啊,”张彪高兴地说:“我叫你什么呢?爷爷还是大伯?”
  “什么爷爷大伯的,叫我老鲶鱼。”老人笑着说。

  老鲶鱼在山东境内是绝无仅有的顶尖盗贼。他生在盗贼世家,家族里嫡长子才有资格做盗贼,其他的孩子都改行做正经营生了。在他们家族,做梁上君子是一件极为光荣的事情。这个家族到底姓什么,一直没有人知道。
  他们家族出来的人都以江湖外号示人,老鲶鱼便是他的江湖名号。凭个人能力,老鲶鱼在山东无人能敌,但他是个独行侠,没有任何帮手,也没有任何徒弟。他结过婚,据传自己有不育症,注定无后。妻子病逝后,他便一个人闯荡江湖,好不逍遥自在。眼看年纪大了,膝下无子,老家无人,好不凄凉。
  老鲶鱼家族有三种绝活,分别是“缩骨功”、“夜视眼”和“四只手”。老鲶鱼是这些功夫最后一代传人。如果他没了,这些绝活也就彻底从人间消失了。这个家族每一代只出一个人,所以江湖上对他们家一直是有期待的。
  老鲶鱼的祖辈都成名很早,唯独到他这一辈,成名晚了些。不过,他成名的代表作却强过他历代的祖宗。宣统年间,他潜入恭王府,从守卫森严的库房偷了一块黄宝石,并在放宝石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大名。这颗宝石属于无价之宝,所以老鲶鱼在江湖上瞬间成名。
  如果仅仅是偷了东西也就罢了,他竟然将这块无价的宝石直接送给了北京八大胡同的一位姑娘。更神奇的是,这位姑娘是那家青楼最丑的一位,人老珠黄,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了。在当时,这件事引起了更大的轰动。
  人一旦成名就会忘乎所以,老鲶鱼也不例外。他最风光的时候,正值壮年,经常干很无厘头的事情。他曾经偷了天津一个大家族的财宝,把北京一个青楼的姑娘全部赎了出来,结果遭到了姑娘们的集体抵制,大家得了自由丢了工作,并不觉得划算,后来又纷纷回到了那里。

  他一生多数时间不带分文,到了哪儿偷哪儿,从未计较过钱。对他这样的高手来说,花钱太费事,他偷的很多财宝也并未用作扩大自己的事业,而是送人的送人,扔掉的扔掉,挥霍的挥霍。他是一代奇人,江湖上一直有他的传说,除了微山湖当地人外,真正见过他的人很少。终究是因为书读的少,浪荡江湖,荒废了大好光阴,直到两鬓花白,身体日渐衰老时才发现,没有点积蓄果然很可怜。

  名气大也会带来烦恼。他在北平晃荡那会儿,经常在各处留名,所以容易被盯上。民国元年,他在南锣鼓巷的王府里被天罗地网给抓住了,随后关在了监狱里。那次被抓就是有人给他下套,他尝到了身陷囹圄的滋味。他双手反绑在柱子上,被锁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内。牢房做了各种加固,以防止他逃走。
  当天深夜,他还是逃了出来。他逃出来用的便是自己的绝活。首先是缩骨功。他自幼锻炼,所有的关节都极为灵活,可以自由伸缩。他可以将胳膊的骨头向后缩到自己胸膛里,也可以将胳膊和腿都向后缩一节。
  缩骨后,他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头能过去的地方。同时,他还有四只手。所谓四只手,无非是双脚的脚趾头与手指头一样灵活。这是从小就要锻炼的能力。即便是双手被绑,他依然能够用脚打开任何锁。成功逃出后,他在江湖上的名气又高了好些。

  但他年事已高,这个行当已经后继无人了。每当想到这些,他便极为难过。看到孤儿张彪时,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张彪的出身很适合入行。但他不能轻易收徒。这是他的家规,他绝对不敢轻易打破。
  不过,他想到了帮助张彪的其他办法。
  日期:2018-01-31 11:44:19
  第10章 消失的账本

  老鲶鱼是个极为古怪的人,回微山没几年,但是早已闹得整个地区赫赫有名了。皮家的势力在东北和微山都存在的时候,老鲶鱼在东北三省是皮家坐上宾,在微山也是皮家座上宾。所以,老鲶鱼也是楼外楼的常客。
  如果张彪告诉老鲶鱼,他的生母是楼外楼的一位**的话,老鲶鱼可能会特殊照顾他。张彪出于自保,不仅没有说出据传言自己是楼外楼**的孩子,也没有说张老汉是自己的养父。只是说,张老汉是自己的生父,而生父死于小刀会之手。
  运河帮李一刀崛起之后,对老鲶鱼非常打压,他肩上的这一刀就是拜李一刀的人所赐。如果没有这一刀,老鲶鱼不会教张彪任何东西。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刀,他才决定将自己毕生所学,间接传一些给张彪。
  他一开始对张彪的判断是,这个孩子很笨,学东西慢,悟性比较差。不过,张彪性格中有一样东西让他很震惊,那就是这个孩子的特殊意志。老鲶鱼经常问他叫什么,每次张彪仅仅低下头,什么都不说。

  老鲶鱼打心眼认为,这个孩子并不简单。
  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老鲶鱼就决定,要赋予这个孩子生存的能量,但不准备让他做自己的徒弟。从此,张彪便跟着老鲶鱼学艺,但从来不敢叫他师父。他到底学了什么,怎么学的,一直是个谜。根据三叔以及当地老人的回忆,大概的情况是这样的……
  讲老爷子的学艺经历,要从微山湖边一栋破旧的木屋说起。我小时候去那里玩过几次。那时屋子早已废弃坍塌了。据说,这里就是老鲶鱼在微山湖的老巢。这个老巢的具体位置也比较隐秘。
  从老运河的码头向西,沿水路走十几里地便可以看到一片荒林。林子里以杨树居多,也有不少柳树、槐树和梧桐。在林子深处,靠近一条小溪的旁边,有一栋木屋。木屋里有个地下室。传说,老鲶鱼在这里住了好多年。
  那天晚上,受伤的老鲶鱼带着被火熏黑的张彪来到了木屋的地下室。对张彪来说,住在地下室的好处是,不用挨饿,也不用担惊受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