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老汉死后,尸体躺在湖边没有人收拾。毕竟他是专业收尸的人,没了他,谁会收呢?那年,张彪才六岁,在某个傍晚无人的时候,邻居大娘带着他来到湖边,看了养父最后一眼。
  “孩子,别怕,你看一眼就走。记住,就看一眼。”大娘说。
  日期:2018-01-30 13:13:08
  第8章 捡回一条命
  在张老汉身边,张彪尝尽了人间的艰辛,同时也获得了难得的父爱。张老汉对张彪的照顾极为细致,给张彪留下了很多难以忘记的记忆。当张彪看到已经有些腐烂的养父时,淤积心中的痛一下子爆发了,他嘶声力竭地哭出了声音。
  邻居大娘拉住他,哭着说:“孩子你记住,杀你爹的是小刀会的人,领头的那个叫黄胡子。你长大了要为你爹报仇。”

  邻居的这位大娘给了张彪很多母亲般的关怀,是他对女性的最初印象。当邻居们的孩子都骂他是**养的时,都说他妈妈是楼外楼的**时,邻居大娘总会训斥那些孩子,说他们胡说八道。张彪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亲娘死了,但是并不知道具体细节。
  张老汉被杀后不久,小刀会的人便知道他还有个养子,于是决定杀人灭口。一边是十几个小刀会的土匪,另一边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结果可想而知。小刀会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张彪堵在了草屋里。当时他缩在床上,吓得浑身发抖。
  这十几个土匪,面对如此没有任何挑战性的孩子,不知该怎么杀掉。他们坐下来,认真讨论了下杀他的方案。一种是一刀将他劈为两半。还有一种方式是一枪把他脑袋打开花。讨论了半天,终于有了共识:把孩子吊在房梁上,然后点燃房屋,把孩子烧死。
  这个方法又是小刀会的老大黄胡子想到的。兄弟们为老大喝彩,准备用一把熊熊大火,让微山湖也见见亮光。
  孩子被五花大绑,吊在房梁上,连哭都不敢,吓得浑身发抖。房屋被点燃了,浓烟滚滚。十几个小刀会的土匪高兴地准备走开。
  刚出门就看到隔壁家的大娘和家里的闺女。其中一个土匪在黄胡子耳畔耳语了几句,大概是说邻居大娘挑唆孩子长大了找小刀会的人报仇。十几个土匪走了进来,一枪将大娘打死,然后活捉了大娘的闺女。
  “把衣服扒干净,绑在树上,我日第一炮,你们几个轮着日,一直到日死为止。”黄胡子笑着说,金牙露在外面,极为恐怖。
  “我自己脱。”女孩大声说道。
  “这好啊。放开,让她脱。”黄胡子见她跑不了,于是笑嘻嘻地说。
  女孩慢慢脱掉了外衣,引来了一阵淫笑。他装作脱内衣的时候,转脸用力跑到了井口,一头扎进了井里。只听“噗通”一声,人没了。
  一帮兄弟,围着井口,想尽了办法,也无法下去。
  黄胡子大怒道:“把尸体捞上来,我要奸尸。”
  手下兄弟想了很多方案,无论如何都捞不上来。那井口比较小,人下去不好上来。折腾了好一会儿之后,黄胡子只好放弃。
  一位兄弟把邻居大娘的尸体拽了过来说:“大哥,你要是忍不住,就日她吧。”

  黄胡子说要奸尸不过是狠话,再说,大娘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他当然不会动手。“我日你娘。”黄胡子对那位兄弟骂道,“这么老了还让我日。你这个狗日的。”
  “是,大哥,待会我去抓个小姑娘给你。”那位兄弟谄媚地笑着说。
  “拿石头盖住井口,”黄胡子用浓重的济南口音说道,“傻逼,看你死了小魂能不能跑出来,妈的个逼的。不让我日,让龙王日吧。日死你个血逼。”他说完之后,对着井口吐了口黄痰,随后骑上马,走开了。
  两个多小时后,张家的房屋倒塌了。
  傍晚时分,在距村子不远的湖边有一个浑身黑乎乎的孩子,神色匆忙地走着,边走边东张西望,显得极为害怕。这个孩子就是张彪。他是如何从熊熊烈火中跑出来的,一直是个迷。
  有一种说法是,他被吊起时,手里偷偷藏了一把小刀。待土匪走后,他割断了绳子。还有一种说法是,大火蔓延到房梁,烧断了绳子,于是他跑了出来。至今,他都没肯定过这些说法。所有一切依然是个巨大的迷。由于这些都是他不愿意提起的往事,所以无人知晓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述神偷老爷子出身的故事是三叔讲给我的。不排除其中有演绎的成分。大概的意思是,老爷子是青楼女子意外怀孕,被迫流产生的孩子。生下后母亲去世,他被当地张老汉收养,取名叫张彪。张老汉被小刀会的人杀死后,张彪才六岁,此后流落他乡,为了生计,入了盗贼的门。
  至于他是如何入行的,也有好几种说法。很多说法明显是后人演绎的,但有一种说法我觉得较为可靠。情况是这样的,张彪跳出火炕后,来到湖边游荡。一个无家可归的六岁孩子,能去哪儿呢。走着走着,他已经饥肠辘辘。突然,他看到前边的芦苇荡旁边有一条乌篷船。
  求生的本能让他走近了那条船。船上坐着一位老人,花白的长发在风中飘着,人很瘦,脸色苍白。他背上有一把刀,扎得很深。
  “孩子,你过来,”老人将张彪叫了过去说:“你攥着刀把用力拔。要一下子拔出,要用力,知道吗?”
  张彪点了点头。他握住刀把,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将那刀从老人身上拔了下来。鲜血从老人伤口处汩汩流出。
  “我日你亲娘,不能小心点。疼死了。”老人叫唤着。鸭屎从船上拿起一块布,捂在了老人的伤口上。
  “这里有渔网线和织网的针,小孩眼神好,帮我把渔网线穿进针孔里。”老人命令道。
  虽然天色已晚,但月光很强。孩子的眼神是敏锐的,借着月光本来应该看到针孔。可是,张彪从未见过针孔,也没有穿针引线过,所以穿不进去。
  “笨蛋,”老人极为失望地说:“连针孔都看不见?”老人从张彪手中夺过渔网线和针,一下子就穿成了。张彪极为诧异,老人的视力竟然这么好。
  “缝针线会吗?”老人问。
  “不会,”张彪说。
  “你他妈逼的会什么?”老人手握刀柄,气愤地骂道。

  日期:2018-01-30 21:39:50
  第9章 老鲶鱼
  过了几分钟,老人伤口的血止住了,他叹了口气,极为失望地对张彪说:“过来,这样缝。”老人在自己衣服上比划着。然后让张彪给他缝合伤口。
  张彪颤抖着手给老人缝了七八针,老人疼得直骂:“XX养的,你他妈的弄得真疼。你要弄死我啊你。Z你妈的。”
  一听有人骂自己是“XX养的”,张彪极为愤怒。他大声说道:“我不是XX养的。”他还想理论,但是又觉得眼前的这位老人虽然有伤,但一定是个狠角色,心生了几分畏惧。

  老人一脸愤怒地看着鸭屎,随后压低了声音,极为不好意思地说:“我不该骂你XX养的。你继续缝吧,缝完我不会亏待你的。”
  张彪拿起针线,继续缝了起来。缝合完,在老人的指导下,张彪为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包扎完后,老人心情好了起来,招手道:“过来,坐我身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