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对我讲的。”三叔诡异地说。
  “啊,”我很惊讶地问道,“你认识他?”
  “咱们家认识他。”三叔补充道。
  原来老爷子帮爷爷找回钱一年后,他的一个弟子的家人出卖了老爷子的行踪,将这些信息告诉了与老爷子有仇的当地黑帮。当时,老爷子在船上,并没有几位守卫。结果,他们被另外一条船上的人枪击了。仅有的守卫都阵亡了,老爷子独自跳入水中,躲过了一劫。
  他想到曾经帮过我爷爷,于是夜里敲了我们家的们。听说他被人追杀,爷爷赶紧让他进屋,把他藏在了房梁上。几天后,出卖他的徒弟的家人被找到,连同他的徒弟全部被沉到湖里淹死了。在我们家待的这几天,老爷子偷偷教了三叔一些行话、暗语和一些简单的手艺,算是对我们家的报答。

  他对我三叔说:“你可以不用,但一旦有难,这些活儿可能救命。”
  此后很多年,三叔再也没有听到过这人的消息。我三叔成家后,在大路旁开饭店,发现每天都有一拨人来这里消费。听他们讲的都是行话。有时来这里分钱,有时来这里商量事,有时来这里策划行动。
  他们吃完饭就走,都不给钱,但到月底会专门有人送钱过来,每次分文不少。几年之后三叔才知道,这些人都是门前这条公路上的贼,他们全是老爷子带出的徒子徒孙。是老爷子在照顾三叔的生意。也就这样,三叔间接认识了很多老爷子的一帮徒弟。
  三叔说:“据不完全统计,老爷子在全国范围内,甚至全世界范围内,大概有六百多名徒子徒孙。”
  “六百多名?!”这个数字让我大吃一惊。我更好奇了。
  这位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经历过什么,是如何一步一步爬上来。至少经历了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成功地活下来,并且把这个组织做大做强。所有这一切都让我充满了好奇。
  讲老爷子的出身,要从民国初年的一个冬日晚上说起……
  日期:2018-01-29 11:33:05
  第6章 青楼往事

  民国五年,即公元1916年。对中国来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先是袁世凯去世,中国进入北洋军阀时代,随后革命元老黄兴去世。整个国家很快陷入了军阀混战的局面,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北洋军阀对各地乡村的控制较弱,所以民间盗贼频发,各路英雄浮出江湖,尤其是自古出响马的山东。红花会、小刀会、斧头帮、运河帮、大刀会、微湖帮、渔霸、湖霸等,各路帮会、组织遍布整个山东。很多人可能没有见过他们,但民间一直有他们的传说。
  在鲁西南靠近江苏的地方,有一片湖,从南到北有四个狭长的湖区,人称南四湖。因为位于最南端的微山湖最大,所以这四个紧密相连的湖又被称为微山湖。微山湖是宁杭大运河的天然航道,从济宁一路到台儿庄这段恰好经过微山湖。
  民国时代,水上航运依然发达,从北京、天津、河北一带的东西要想运送到苏州、上海、杭州一带,必然要经过微山湖;反之亦然。从聊城东昌府过济宁府,再到江苏徐州的这一条线,是当时最凶险的线路。

  各路英雄,围绕微山湖里京杭运河水道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微山最大的势力是皮家,但皮家在这一年离开了微山,将重点集中在了东北,在张作霖手下混得风生水起。皮家走后,微山地区各个帮派斗得更激烈了。
  经过几番斗争与合纵联合,最终在微山本地出生的能人李一刀的努力下,几十个小帮派、利益集团整合了起来,组建了一个松散的大帮派,垄断了这段运河的所有收益。
  为了恢复整条水道的航运,天津运河帮宁五爷与李一刀谈判,允许李一刀挂靠在运河帮,李一刀便成了运河帮山东段的老大。那些原本与皮家交好的帮派首领、江湖英雄从此便与李一刀不对付,各种恩怨,难以说清道明。
  李一刀做了老大后,干的第一件事便是想收购微山湖畔最大的青楼¬——楼外楼。楼外楼是三层木结构明清风格的建筑,每层有三十间房子,加上配房共有上百间房舍。小院子按照南方园林的特点拾掇得很干净,也很雅致。
  这里汇聚了三十多位南北各种姿色的姑娘,她们不仅相貌俊美,也都有一两个绝活。有的能诗能赋,有的能歌能舞。楼外楼的老大是叶妈妈,她也是这里的老鸨。叶妈妈父亲姓叶赫那拉,与慈禧老佛爷是同宗。晚清时革命党猖狂,到处打出“驱除鞑虏”的口号,于是叶赫那拉老爷子举家改了汉姓——取姓氏首字叶为姓。
  皮家势力在微山的时候,一直罩着叶妈妈,所以没有人敢动楼外楼。如今,皮家离开了,叶妈妈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毕竟见过世面,她并不怕李一刀,也不愿意低价将楼外楼卖给李一刀。李一刀想买楼外楼,不仅是因为这里生意好,更重要的是为了楼外楼的三个头牌。
  在楼外楼,有三个女孩最受当地人欢迎,一个叫桃红,一个叫嫣红,还有一个叫小红。李一刀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资格碰这些女孩。如今自己发达了,当然想把她们据为己有。既然老鸨不卖,那他就派兄弟在附近拦路,拒绝所有客人来此消费。

  原本歌舞升平到地方,突然渐潦倒凄凉了起来。叶妈妈是个大烟鬼,家里积攒的那点钱,被她一点一点抽干净了。大量的姑娘被卖到了远方,叶妈妈留下了包括三红在内的五个姑娘,与她们相依为命。她之所以还坚持着,是因为在等一个人,一旦这个人来了,楼外楼就有救了。
  这一年,叶妈妈心情极为糟糕。不仅是因为李一刀步步紧逼,更重要的是自己眼里最有潜力的小红怀了孩子。
  据当时的人说,小红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了,整日躲在屋里,不敢出来见人。她的意外怀孕,把叶妈妈气个半死。叶妈妈一开始想留下这个孩子,但见楼内日子艰难,只好强逼着她把孩子打掉。
  当时医疗条件差,周围也没有现代化的西医。老鸨用最为传统的方式给她做流产。过程是这样的,横空架起一根碗口粗的椽木,两位伙计将小红腹部朝下,放到木头上,然后用力晃动,直到孩子流出为止。
  这种流产的方式成功率很低,能够活下来的孕妇少之又少,却是青楼常用的手段,死于椽木之下的女子不计其数。
  小红随着木棍的晃动,惨叫了起来。晃动不久,孩子便流出了,是个儿子,小红当场昏倒。孩子流出来后哇哇哭了几声。楼外楼负责做饭的老太太处理了孩子的脐带,用一块棉布将孩子包好,放到了屋里的小床上。
  叶妈妈看到后,给了老太太一巴掌,大叫道:“把孩子给我扔了。如今这么艰难,哪有粮食养这个东西。”
  一个王姓的伙计,拎起孩子向外走,准备扔进门外装垃圾的箩筐里。刚走到门口,孩子突然哭出了尖利的声音。老王被吓了一跳,一挥手将孩子丢进了垃圾筐。垃圾筐里有一些废弃的衣服和棉絮,孩子躺在上面并无大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