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他那一刻,我爷爷一直紧张的神经顿时松懈了下来。不用三猴子介绍,仅仅从面色和气场,爷爷一眼就认出了那人便是“老爷子。”
  七八个持枪的兄弟在船上的各个位置站好,极为警觉。见爷爷等人过来了,他们也没有在意,看样子他们对三猴子已经很熟悉了。
  “老爷子,又来麻烦您了。”三猴子上船后,跑到老爷子身边要下跪行礼。

  “别,别,”老爷子给身边的一位年轻人点头道,“把你们三叔扶起来,我又不是土皇帝,拜我干嘛。每次不让你拜,你就是不听我的。再拜,就不要来见我了。”
  老爷子这番话声音不大,但是极有权威性,既给了三猴子面子,又体现出了自己的威严。
  他看了下站在船上的爷爷道:“也上来坐吧。”爷爷也上了船,在三猴子身边坐下,紧张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三猴子不断给我爷爷使眼色,他才重又站起来道:“老爷子,昨天我在欢城去沛县的路上丢了点钱。您看能不能……”爷爷很难为情,不知道自己这样讲会不会冒犯他。
  “哦,你等下。”他叫住了我爷爷,把舱里的一位中年黑衣人叫了出来,在他耳畔耳语了几句。
  黑衣人问道:“几点上的车,具体在什么地方发现钱没的?您叫什么,家住哪儿?”

  他问了好几个具体的问题,我爷爷把能告诉他的都说了,他点了点头给老爷子,示意他这边问完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把手里的茶碗放下,他刚放下,三猴子就站了起来。爷爷后来才知道,老爷子把茶碗放下就是要送客了。
  “麻烦老爷子了。”三猴子弓着身子,极为敬畏地说。
  “嗨,以后叫我老四就行了。别张口闭口老爷子的。”
  “哎呦,哪敢啊,再怎么不济也得叫您一声四爷啊。哈哈哈。”三猴子谄媚地笑了笑道。
  “你们放心回去吧。一切都会按规矩办。”老爷子说。他故意将“放心”和“规矩”两个词加重,算是强调了下。
  我爷爷与三猴子照原路返回,过了蒙眼的水路后,爷爷实在是憋不住了,问三猴子道:“按规矩办是什么意思?”
  “他们会找到钱,送到你们家里去。但是,根据江湖规矩,他会抽点茶钱。”三猴子说。
  “那得抽多少啊?”爷爷不安地问道。
  “嗨,这个看你,完全随心。”三猴子说。
  一说随心爷爷慌了,连忙问:“随心也就太难了。给多了,一家人要挨饿,给少了,又怕人家不高兴。你说我该怎么办?”
  “嗨,五老爷,你多想了,你照一成给吧。不多不少,两边都好。”三猴子说。
  “好吧。一成倒也合乎。”爷爷说。
  日期:2018-01-28 19:20:16
  第5章 湖上江湖
  在爷爷看来,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有消息。他在内心里依然觉得这件事不靠谱,所以就当钱找不回来了,回到家就下地干活了。
  第二天傍晚,刚吃了饭,一位外乡人来到了我们家草屋旁,说要见爷爷。爷爷招呼他到屋里喝茶,他拒绝了。他从身上掏出一叠钞票,递给了爷爷。爷爷不敢接,而是极为客气地说:“大兄弟,咱们屋里说话?”

  “不了,老爷子还等我回话呢。”他冷冰冰地拒绝了爷爷的邀请。
  爷爷接过了钱,陪着笑道:“替我多谢谢老爷子。”
  “您点点看有没有问题。”
  “不,不,不,”爷爷很紧张地说,“老爷子办事,我放心,不用点。”
  “您还是点一下吧。”那人坚持道。
  爷爷突然想起来要给人家回扣的事情,于是接过来钱,仔细点了点,钱分文不少。爷爷原本想给他一成,但见这人并不面善,于是从钱中抽出三分之一递给他说:“给兄弟的茶钱。”
  那人并不客气,也没有全部收下,而是从爷爷那把钱中选了一张一毛的钞票,拿起来就走。
  “兄弟,辛苦跑一趟,你多留点?”爷爷想让他多收点钱,收这么点,爷爷心里过意不去。

  “不了,老爷子吩咐过,就这么多。谢了。往后说不定老爷子也有求您的时候。”那人说完就消失在茫茫暮色中。
  ……
  爷爷的故事让我听得痴迷,我继续追问三叔道:“还有什么好玩的故事吗?”
  “关于老爷子的故事,多得去了。不过,很多都是传说。”
  “他是贼,为何还把偷的东西还给我们呢?”

  “盗贼行里的规矩严,尤其是不能吃窝边草,这是大忌讳。他们只偷来本地的外乡人,凡是本地人被误偷了,或少了救命钱,他都会帮忙找回来。附近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基本上是他嫡系的势力范围。如果钱在其他省份丢了,他也可以帮忙找回来,只是档期需要一个月左右,找回来的钱三七或四六分成。”
  这个故事让我挺吃惊的。长那么大,还头一次听说做贼的潜规则。我笑着说:“三叔,他这么讲究规则的一个人,又这么谦和,凭什么管理自己的弟子?”
  “呵呵,”三叔笑着说,“你看到的都是表象。老爷子并不是个心软的人。如果有哪位门人犯了规矩,他一定不轻饶。有一位姓张的徒弟,曾经在济宁任城区做总负责。为了完成业绩,他竟然入室偷了当地有钱的一户人家,而且是一次性将他们家的积蓄全部卷走。老爷子作为帮内一把手,召集各地的负责人商量如何处理这位门徒。当时很多负责人都说,虽然这件事做得不对,但也不至于大动干戈,大不了把东西还回去。老爷子摇了摇头,说了句狠话。”

  “他说的是什么?”我好奇地催促道。
  三叔模仿他的语气道: “一天之内滚出山东,一天后一旦见到断全家手足。”老爷子的理念是,严重动了当地人的利益,早晚会被灭。如果当地人离不开你,他们就会保护你。行规不能破。
  据三叔说,那位兄弟不信,晚走了一天,结果他一家五口全被斩断了手脚。这人后来流落他乡,靠乞讨、诈骗苟延余生。从三叔讲的这件事我发现,老爷子并非普通人,而是一位关键时候能狠得起来的人。

  “目前老爷子还在船上住吗?”
  三叔道:“他在湖里有无数个地下密室,里面像行宫一样,很少有人进去过。这年头,老爷子如果活着大概百来岁了。也有人说,他还活着,目前身体不好,下不了床,但精神状况很好,照样对帮内发号施令,无人敢挑战。虽然我很多年没有听过他的信息了,但是我相信他应该还活着。”
  我不解地问:“干他这一行的,是如何熬过乱世的。难道他就没进过监狱。”
  三叔冷笑着说:“进监狱,何止进监狱啊。他身上所有的肋骨都被打断过,肺部被子丨弹丨打穿过。他的腿脚也都断过或严重伤过。他进过数十次监狱,越狱无数次。”

  “这也太夸张了吧。肋骨全部断过,那他岂不是残疾了?”我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肋骨断过,让他的身体更加灵巧了,不是残疾,反而能让他完成别人无法完成的任务。”
  “三叔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