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5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微微一笑,“你是个好人啊,林海龙那王八蛋真是走狗屎运了。”
  “恩?”
  南宫决明赶紧捂住徒弟的嘴,“她什么都没说。”
  回到家,南宫兜铃扶着李续断坐进沙发里,二话不说跑去端了一杯冰橙汁给他,又二话不说拧了块湿毛巾给他擦手擦脸,接着二话不说的蹲在他膝盖前,给他解开运动鞋的鞋带,帮他换拖鞋。
  无微不至,伺候周到。
  南宫决明讽刺她:“我看你是故意把你师叔弄成这样的吧,他现在倒好,成了你的玩具娃娃了。”
  南宫兜铃叉着腰说:“弄成这种结果,我也很为师叔感到心疼。”
  “要是心疼,你一开始不该用‘炽盲咒’,‘束缚咒’不行吗?”

  “把人绑住,周落回岂不像是戴着手铐在林海龙面前说话一样,不平等了,面对受着束缚的谈话者,林海龙也会傲慢起来的。我一时心急,只想出了这个杀伤力最小的咒语而已。”
  “你有没有好好的向你师叔道歉。”
  “当然有,今天是道歉节吗?害我不停的道歉。”
  “这还不是你自找的。”
  李续断摸着杯口,喝了一口橙汁,舒服的靠在椅背,“你们别因为我伤了师徒的和气,我慢慢适应是了。”
  “你啊,师弟,是心太软了,你迟早给这死丫头牵着鼻子走。”
  李续断笑了一下,“怎么会呢。”
  南宫兜铃说:“干嘛不等到林海龙的手术结束我们再回来?”
  “他的妻子和儿子在那里等行了,再说了,人家林海龙醒来,第一个想看见的人,绝对不会是你。你还是别刺激这个倒霉蛋,让他好好养伤。”南宫决明无聊打开电视机。
  新闻频道又在播放那位何褒旦教授的采访。

  “荷包蛋”教授对着镜头一本正经的说:“很多人在络提问,说菖蒲大仙庙那边,有一大帮香客目击了一只巨型蜈蚣出现,造成了秩序混乱的事故,这边,由我来做一个合理的解释,世界,是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蜈蚣的,也不可能有怪物,世间万物都能用科学来说明白因由,那天天气热,菖蒲大仙庙香火鼎盛,温度一定外面偏高,所以香客们在这种高温的熏蒸下,导致轻微暑,因而产生集体幻觉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跟地铁事故的伤者一样,他们看见的都是集体幻觉造成的现象,并非真的蜈蚣怪物。”

  身边的,还是那位女记者,拿着话筒追问:“可是,当天,街道的司机也看见蜈蚣从路面窜过,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点,我可以用海市蜃楼来解释,海市蜃楼是光的折射,形成的自然现象。”
  “可是海市蜃楼不是通常出现在海面或者沙漠里吗?”
  “荷包蛋”教授没有给这个问题吓住,他镇定的回答:“城市里的柏油路面,在强烈灼热的太阳下炙烤后,温度会冷下热,也是行人膝盖以,温度较低,路面温度较高,同一个环境下,空气的密度却不同,这样一来,也能形成特殊的光折射现象,司机看见的,是海市蜃楼无误。”

  “又是一派胡言。”南宫决明换了个台。
  南宫兜铃说:“关于超自然现象,为什么人们无论如何都能找到合理的科学方式来进行解释?”
  “非亲眼所见,都能解释。”李续断说:“只要是看不见的东西,人类会自己凭空编织出一套理论出来。如神,人类创造出来的神,有各种各样的形象,但是,真正见过神的人,又有多少?要是真的见过,一定解释不清楚。只有用自己的双眼亲眼见证过的迹,才会让他们哑口无言。盲人看不见大象之前,会摸着它的腿说大象长得像萝卜,一旦有一天给他们看见,他们会觉得大象很不可思议,无法用语言描述。这是眼睛的力量。”

  “师叔,你这番话含义高深,确实引人深思,我只听懂一半,该不会你其实是在拐弯抹角的抱怨我害你失去视力吧?大不了我今晚帮你洗澡,给你赔罪?”南宫兜铃兴奋的说。
  李续断双指放在唇边,轻唤:“式神玳瑁,现身听令。”
  玳瑁噗嗤一下从烟雾蹦出来。
  “主人,有何吩咐?”
  “我眼睛不方便,这几天,由你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
  南宫兜铃将玳瑁推到一边,“不用劳烦式神,让我来。”
  “师侄女不要客气,有玳瑁行了。”
  南宫兜铃明白,李续断一旦很见外的叫她师侄女时,是防备她的时候。
  她坚持己见:“他这只老乌龟哪有我细心。”
  玳瑁伸出舌头舔了舔厚厚的嘴唇,细长的金色瞳孔微微凝缩,“我以前伺候的主人,可是非凡的人物。我要是不细心,早给砍头了。”
  “哪个非凡人物?”
  “不是我吓唬你,四百多年前的后金皇朝,也是你们说的大清帝国,其开国皇帝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是我第一个主人。”

  “你这么直呼他名讳,不怕以下犯?”
  玳瑁笑了一下,“他已不是我的主人,况且他这位老祖宗仙逝已久,不会在意的。”
  南宫兜铃哦了一声,“那你说说看,你是较喜欢你那位皇帝主人,还是较喜欢眼前这个引魂法师?”
  玳瑁毫无犹豫,“当然是现在的主人,以前的主人虽说是举世公认的大英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二十五岁那年,只带了十三名将士,敢闯入大明朝的边疆,开展宏图事业,后来又仅凭七千人马,击败十万敌兵,不愧为一代豪杰,可惜……”他哀惋叹息。
  “可惜什么?”
  “可惜这位开国皇帝到底是野蛮民族的后代,骨子里的凶残无法抹消,他杀敌不分平民军兵,老弱病残照杀无误,攻城掠地后,往往会进行几天几夜的烧城和屠杀,剩余的活口,则全部沦为苦役奴隶,尤其是汉人,受到了最苛刻的迫害,他统治的天下,同族其乐悠悠,异族水深火热。”
  “历史以德治国的皇帝,少之又少,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多他一个努尔哈赤,也不稀。”
  “我本是蓬莱山下的妖怪,我不以我的身份为耻,妖也是世间万物之一,吸收天地精华,从动物修炼成妖,同样有资格在这个世界生存,军队在蓬莱设立炮台时炸坏了我的石洞,将我擒进皇宫,当作珍异兽献给清太祖,因此成了他的奴隶,他没把我当人对待,只把我当成戏耍用的宠物,晚关在笼子里,白天放出来逗他开心,一旦忤逆他的心意,有被杀的风险,相这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大英雄,李续断主人没什么大作为,不过他待我如同珍宝,事事尊重我,陪他渡过的这些日子,是我漫长年岁最开心、最轻松的。”

  谈话,听见沉沉的呼吸声,扭头一看,李续断不知何时已经睡着,歪着头,手里的橙汁滑落下来,玳瑁身手快,接住杯子,一滴橙汁都没有洒出来。
  南宫兜铃看着他熟睡的神情,鼻翼轻轻煽动,嘴角自然的往翘起,安然平静,放松的眉目间透露出一丝纯洁无暇,这毫无防备的睡相令人着迷,男人竟也可以这般精致诱惑,任凭谁看见也会无法抗拒。
  她不由得为之心动,心想,每天要是能看着他睡着、醒来,也是一种幸福之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