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5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叔,现在你我两个人,你别硬撑了,你心里,是想看的。”
  “咳咳。”玳瑁在旁边干咳两声,提醒他的存在。

  南宫兜铃无视他。
  李续断坚决的说:“我真的不想看。”
  “你说你想,我也不会生气的,你说实话吧。”
  “我,不,想。”
  南宫兜铃气的要命,指着他脸,“你行,你有种,我们走着瞧。”
  她气鼓鼓的回屋里更衣洗脸。
  玳瑁已经给李续断请走了。

  由于对坐地铁有阴影,便改乘公交车。
  南宫兜铃身穿一套连衣裙,脚一双可爱的平底鞋,坐在窗口位置,风吹进来,把她齐耳发丝吹得飘飘起舞。
  外表看,和一个寻常女孩无异。
  脖子的铃铛换了根红绳绑住,将她雪白的锁骨衬托得更显白皙。
  她扭头看着风景,是不看自己身边坐着的李续断。
  这死家伙,说那么打击人的话,搞得她现在还一肚子火气。

  两人在车连续坐了四五站都没有讲话。
  忽然间,南宫兜铃感到自己放在膝的手被人牵起。
  她猛地回头一看,李续断握着她手,沉默的拿起白符,绕在她之前启用法术时咬破的手指头,轻念咒语,伤口愈合。
  南宫兜铃抽回手,说:“用不着你假好心!反正我在你心里是个不值得多看一眼的女孩子。”
  李续断无奈的摇摇头,不想解释,试图抓起她另外一只手给她疗伤,南宫兜铃不肯给,把手抬起,撑在窗框,托住腮帮子生闷气。
  现在才献殷勤,来不及了,她不会原谅他的,哼!
  “真是个小孩子。”李续断说了一句。
  南宫兜铃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看着他侧脸,大声的说:“我可不是小孩子了!我十八岁了!十八了!”
  她挺着胸口说:“你也看见过的!我这还算是小孩子吗?难道只有千岁在你心才是合格的女人?我告诉你,我也是女人!而且以后,我一定会成为千岁性感十倍,不,她性感一百倍的女人,叫你们这些男人看我一眼腿软,然后跪着朝我爬过来,在我脚下哭着求我分一点爱给你们!”
  车里的乘客都窃笑的看着他们。

  李续断慌忙阻止她,“你小声点!你在说些什么蠢话?”
  “是你这种蠢人,才会觉得我说的是蠢话。”
  “我不明白你为何好端端和我吵架。”
  “你真傻还是装傻?你伤害了我身为一个女孩子的自尊,你居然浑然不觉?”
  “我伤害了你的自尊?”
  “你说你不想看我,这意思不是在说我丑吗?”
  李续断激动的说:“我没这么讲吧,我是说……我不想看你那里……不是说你整个人。”
  南宫兜铃更加不服气了,双手一把拢住自己的胸部,“我这里有什么毛病,你竟然不想看?我承认是不大,没有三十六D真是抱歉,不过我的形状是无敌的!完美的!你凭什么这么嫌弃?”
  围观的乘客们纷纷在憋笑。
  李续断捂住额头,没眼再看,“你不要在大庭广众下划这种动作,把手放下。”
  南宫兜铃不听,继续拢着胸冲他显摆自己的姿色。

  李续断只好亲自动手,抓住她手腕,强行把她双手按在膝盖,“求求你,老实点。别人都拿你当葩看。”
  “你不懂欣赏这么好的东西,你才葩。”
  “女孩子要矜持点。”
  “你是我老妈啊?你告诉我,什么样的女孩子才算矜持?”
  “至少要斯礼貌,懂得羞耻吧……像千岁那样……”
  “师叔!”南宫兜铃狠狠拐了他一眼,“不许提她名字。”
  “你刚才也不提了?”

  “我可以提,但是你不可以!像她那样扭扭捏捏,不是我的作风!我南宫兜铃生来坦荡,有好身材也不怕给人看!我又没偷鸡摸狗,这有什么好羞耻的?你还是不是和我同年代的人?思想那么封建。再说了,你以为我对谁都这样?都怪你把我气的!”
  期间拌嘴不休,公车在青城大学校门口停下,两人一前一后下车。
  李续断说:“你要找的人,在这里?”
  “千里眼展示给我的画面,是青城大学没错。”
  青城大学环境优美,是一处景点,向来对外开放,游客可以肆意进出,唯有宿舍区禁止非校内人员进入。
  南宫兜铃要去的,是主教学楼。

  走廊稀疏走着大学生,有些赶着课,有些赶着下课,有些赶着翘课。
  他们走在其并不起眼。
  南宫兜铃站在一间教室门口,李续断说:“里面听起来正在课,我们还是不要进去打搅,等到下课再说。”
  “谁知道这节课要多久,我没那时间耽误。”南宫兜铃猛地的推开门。
  座位的学生都盯着她看。
  授课老师正在白板书写化学公式,他停下笔,看向南宫兜铃,“你们是来课的?迟到了一个小时,知道吗?还不快找地方坐下。”
  “我不是来课的,林海龙老师,请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既然不是学生,不要打搅我授课,出去,不然我叫保安了。”林海龙继续埋头书写板书。

  “我想请教一下,如何调制氰**的公式。”
  此话一出,林海龙手的马克笔摔到地面。
  隔着几步外,南宫兜铃都能听出他的呼吸乱了节奏,脸色却毫无异样。
  林海龙转身对所有学生说:“今天的课程提早结束,你们下课吧,剩下的内容明天我会再补回去。”
  他镇定无,拿起讲义,大步走到南宫兜铃身边,低声的说:“这里不方便说话,跟我来。”
  他在前头走着。

  南宫兜铃打量他,个子竟然长得这么高,和他十几岁时差了老大一截,发育得真好,看来这些年,过得很不错,营养一点也没落下。
  和失去女儿以后、短短两年间变得憔悴衰老的周落回相,简直天差地别。
  心暗暗计算他的年龄,今年应该是三十六岁,正值年,见他步伐磊落,昂首挺胸,一点也不像个曾经杀过人的侩子手。
  站在一处无人的露天走廊下,他转过身,友善的表情消失,眼神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是这个眼神,让南宫兜铃找回了他十四岁时的模样,冷血残酷。

  “你是谁?”他问。
  “南宫兜铃,引魂师。这位是我师叔。”
  “引魂师?做什么的?”
  “降妖除魔,惩恶除奸。”

  林海龙一听,抱着肚子笑弯了腰。
  “喂!有什么好笑的!”南宫兜铃纳闷不已,她又没讲笑话。
  “你之前在哪家精神病院住院?我打电话给你医生,让他接你回去吧。”
  “我不是精神病!”南宫兜铃被他这态度激怒,“行,让你开开眼界。”
  她二话不说拿出香佛锦袋,拉开袋口绳结,锦袋敞开,说了声:“出来吧。”
  林海龙警惕的倒退一步。
  锦袋半天没有反应。
  林海龙笑了一下,“果然是神经病。”
  “欸?怎么回事?难道掉了?”南宫兜铃摇晃一下锦袋,往里面看去,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李续断提醒她:“鬼魂是不能在自己死亡以外的地方现身的,算你带他出来,他也不能直接现形。”

  “哎呀,算漏了一步,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