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5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决明的脸一下僵硬了,“不用客气,叫叔叔行。”
  南宫兜铃也说:“你女儿叫我爸爷爷,那岂不是得叫我阿姨了?”

  “抱歉抱歉,一时顺口,囡囡,叫叔叔,叫姐姐,还有这位,叫哥哥。”
  小女孩口齿不清的叫着:“猪猪,唧唧,咕咕。”
  大家勉强听懂,彼此干笑了两下。
  “你女儿真可爱。”南宫决明说。
  “我去买菜,顺便送囡囡去幼儿园。”
  “慢走。”
  三人对这一家子同时挥挥手,等到他们走后,南宫决明放下衣袖,漂浮在半空的玳瑁露了出来,半眯起眼睛,抱着亡魂,南宫兜铃严重怀疑这不靠谱的老乌龟又想打瞌睡了。

  南宫决明抖了抖手臂,“手都举麻了。”
  “师父,你干嘛不设立结界。”
  “设立结界的话,等于把这段楼梯罩一层玻璃罩,这些邻居们是无法绕过去的,只能关在外面,不把楼梯给堵住了吗?平常人遇这种无法解释的现象,会害怕的做恶梦的。你赶紧给我速战速决。大午的,路过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但是南宫兜铃仍然没有选择立即行动,而是留给亡魂最后一点时间,“周落回,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想知道答案,你明明可以找人附身,然后借这个人的手去报复,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亡魂说:“死亡让我懂了很多,在我死掉的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活着是多么的宝贵。”
  “真的吗?这回没在跟我卖弄虚伪吧?”
  “你在我的回忆里,对我说人渣是不会轻易改头换面,你错了,经历各种不同的际遇,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态。没有什么是绝对不会变的。成了鬼之后,才能体会做人的好。我从前一直觉得活着很痛苦,我的内心是自卑的,我的妻子不爱我,我把仇恨嫁接到女儿身,即使我每天都在使用暴力,我的内心还是无法得到安宁。林海龙说,他和我一样,享受杀人,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他单方面的想法,谋害别人的性命以后,我也没有感到快乐。”

  南宫决明插嘴:“既然你觉得做人做鬼好,为何还那么抗拒投胎转世?”
  “我知道做人好,可我已经不想再做人,很累,你们不觉得吗?做人,不得不沉沦在欲望之,要竞争,会虚荣,还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又要拼命的锻炼心灵的承受能力,懦夫只会不停的受伤害,还得不停的强迫自己重新振作,太累了,我羡慕你们这些活得积极向的健康人,太羡慕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可以很自信的认为自己值得活在这个世,这种想法实在太了不起了。我又羡慕又嫉妒,在这些复杂的感情受着折磨,因为我办不到像你们这样充满自信。我只是羡慕你们的态度,不代表我还想再活一次。”

  “算进入彼岸大门接受投胎,也未必注定会投胎成人。”南宫决明说:“我不太清楚里面的机制是怎样的,因为我也没有切确经历过,不过我知道,里面有六道轮回,每一条道,都通往不同的生命:天道可以让你成为神灵;人道成人;畜生道则是动物家畜;
  “阿修罗道的意思是非人非鬼,其实还是当人,只是会成为一个天生有残缺的人,一生要跟命运斗争,输赢未定,如那些得了罕见绝症的,或者心理严重变态扭曲的人类,都是前世投胎时,给判入阿修罗道后造成的。”
  南宫决明停顿了一下,“这段话很无聊吧?”
  亡灵充满好的催促他,“麻烦你讲下去,我想了解六道的全部面貌。”
  南宫决明说:“还有两道,一是饿鬼道,这里的鬼指得并非普通的鬼魂,而是一种有生命的怪物,成了饿鬼之后,会放逐到荒无人烟的狂野,忍饥挨饿,口渴时遇河流,河流便会干凅,肚子饿时见到食物,食物会化成粪便脓痰,冒险吃进去,则在肚里变作火焰,焚烧心肝,许多探险队号称在地底岩洞发现过无脸无眼、用四肢爬行、和人相似的异形生物,其实是投胎成饿鬼的可怜虫。
  “最后一个则是地狱道,是被退货的灵魂,没有资格投胎在人世,重新给打下了地狱,所以,纵然我把你送入彼岸大门,并非进去后万事大吉,里面还有考验等待着你。”
  “原来是这样。”亡魂自嘲:“看来我是注定要入地狱道的。”
  南宫决明说:“彼岸大门如何筛选灵魂,有他们的一套运行方针,世人是无法猜测到自己下辈子会进入哪一道的。”
  “反正我不想离开这个世界。看着这栋民房里各式各样的家庭成员,在我眼前来来回回,我想起我和女儿度过的生活,我也不是每天都打她的,我和她也有过很开心的时候,她年幼时,很相信我,认为我惩罚她是为了她好,‘爸爸,我做错事了,你打过我以后,心情要开心起来,我不想看到爸爸不开心的样子’,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一想到这个,我愧疚不已。我居然还会愧疚,不可思议吧。虽然后来她长大了,也学会叛逆,不过,她并没有恨我对她家暴。”

  “你怎么知道的?”南宫兜铃问。
  “她死后,曾经托梦给我,对我说她原谅了我,还说她知道我心里的痛苦,她希望她不在了以后,我能过得轻松点,因为不必负担她的学费和生活费,我可以辞职,去做更多我喜欢做的事情,我向来讨厌当老师,只是为了工资才勉强忍耐下去,‘人只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才会快乐’,这是她在梦里对我说的原话。不过,这也可能是我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未必是真的。”
  南宫兜铃说:“你的回忆里,怎么会有她被杀的细节?当时你并不在现场吧。”
  “这些回忆,有一部分,是我女儿托梦给我的,有一部分,是我杀死三个孩子后,这些孩子闯进了我梦里,把当年的事件还原给我看。”
  南宫兜铃点头,“这是托梦,不会有错的,普通的梦境,醒来后会丢失掉大量的细节,可你的记忆把所有细节都保存的很好,只有经历过托梦的人,才会如此。”
  亡魂接着说:“我之所以在楼道里犹豫了二十年,迟迟没有找人身,离开这里前去报仇,是因为我下不了手,这些家庭都是我向往的幸福家庭,父亲尽责,母亲温柔,孩子善良,算是单亲家庭,也充满了相依为命的坚强,我一个都不想破坏,不想弄脏任何一个人的手,借着他们的身体去杀人,让他们背杀人犯的罪名,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来,没想到,我这么一犹豫,过了二十年,至今没有说服自己做出行动,被林海龙杀死后,看来,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懦弱的人,他确实赢了我。”

  “我并不觉得杀人是强大的证明。”南宫兜铃反驳他,“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走到杀人这一步的。”
  亡灵似乎认同了她这句话,一语不发。
  南宫决明说:“兜铃,你这种年纪,已有这种澄明的胸怀,为师感到很欣慰。我没向你灌输过类似的想法,你是自己悟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