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4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我出来了师父!我出来了!我成功了!”南宫兜铃跳了起来,振臂高呼:“万岁!我果然是最强的南宫兜铃!”
  “你在底下鬼吼鬼叫什么?摔坏脑子了?”南宫决明在头顶的楼梯扶手缝隙间瞪了她一眼。

  周落回穿过她身体时,把她的意识困在了他的回忆之。
  她在亡灵的回忆里感觉待了很久,没想到在现实世界,时间仅仅过了一两秒。
  要是自己没能走出亡灵的回忆,估计从今以后只能成为无意识的植物人,一直沉睡,失去所有行动能力。
  心里谢过铃铛,把它揣进睡衣口袋,南宫兜铃顾不穿鞋,光着脚跑台阶,看见一道半透明的鬼魂掠过天花板,是周落回,他正在楼道里没头没脑的乱窜,慌不择路。
  薄雾状的鬼魂掠四楼,直奔楼道间站着的李续断而去。

  李续断不慌不忙,好像等的是这一刻,他轻轻唤了声:“式神玳瑁,现身听令。”
  烟雾在眼前腾起,长着龟甲皮肤的玳瑁漂浮在透明的鬼魂前,双臂大大张开,啪的一下,拍扁了鬼魂,把烟雾围绕在手心里揉啊揉的,团成一个球状。
  李续断往这球状烟雾表面贴一张白符,暂时困住了他。
  南宫决明刚爬了来,老当益壮,这把年纪跑了半天也不见气喘,“师弟,我要马超度他!”南宫决明伸手去拿之前放在窗台的殊法铃。
  “慢着!他不能进入彼岸大门!他没有资格重新投胎。”南宫兜铃从他身后跳出来,按住师父的手。
  “你在说什么?”
  “他生前作恶多端,我要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投胎?别指望了!我不会让他再出生在这个世!”
  “你刚才还说鬼爷爷人畜无害的,怎么摔一跤态度变了?”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刚才我不了解情况,他的魂魄穿过我身体时,把我的意识带进了他的回忆里,我目睹了一切真相,师父,二十年前,他谋杀了三个孩子,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做尽了坏事。”
  “我骗你干什么?你连自己徒弟都不相信了吗?”

  “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把我带进他的回忆。”
  “不是问这个,我问你为什么要阻止他进入彼岸大门?”
  “他不能进入那个神圣纯洁的地方,那里专门收容善良灵魂,生前没犯下大奸大恶的亡灵才有资格进去,他这种恶灵,不配!”
  南宫兜铃说完,跑到李续断面前,双手胡乱的掏着他裤子口袋。
  “兜铃……你慢着……”
  刚才遇恶灵直面扑来他倒镇定自若,南宫兜铃不过是摸他两下,他不知所措了。
  她从他裤兜里翻出两张白符,“师叔,借用一下。”说毕,双符在手,准备念下咒语。
  南宫决明按住她手腕,“兜铃,你确定?把灵魂打入地狱以后没有回头路了,下去的恶灵都不可能再出来。要永生永世受七障穿心火的煎熬,你真的要让这个亡灵承受这些痛苦?”
  南宫兜铃坚决的望着他,“师父,你教过我,要善恶分明,不能颠倒是非,他以前是个坏人,死了也是个恶灵,如果不把他驱赶进地狱里去,世间如何太平?”
  南宫决明无言以对。
  南宫兜铃双手夹住白符,念咒,白符焚烧,玳瑁手里的球状魂魄,正在焦躁的鼓动。
  南宫兜铃默诵《叹亡经》,“生前空自爱,死后有谁看,日暮荒坵冷,风凄朽骨寒,本来是幻体,妄认太无端,叹幽魂,识得源无我,秋空月正圆,罪山有何极,苦海却无涯,恶趣辛酸重,冥途岁月余,只因生执着,枉自受波吒,娑婆极苦无人晓,轮回何日了,漂流水萍,束缚笼鸟,青山无语叹人亡,草露风灯闪电光,人归何处青山在,总是南柯梦一场……”
  南宫兜铃脚下的台阶微微敞开一道一米多长的裂缝,是地狱的临时入口,正随着经开启,指头大小的缝隙里涌动着地狱特有的赤红色岩浆。
  团成球状的亡魂,在玳瑁手挣扎的更加厉害,白符几欲脱落,看样子是不想给南宫兜铃赶进地狱。
  《叹亡经》只念到一半,南宫兜铃突然停了下来。
  经一断,地狱入口迅速合了回去,它不会一直开启,否则里面的恶鬼会全部跑出来。
  《叹亡经》能起到压制恶鬼的作用,在经的保护下,地狱入口才会敞开。
  “怎么又不念了?”南宫决明疑惑。
  “我只是……突然想起,为什么周落回死后成了恶灵,却不去找林海龙寻仇。”
  “周落回是谁,林海龙又是谁?”
  “周落回是我们眼前这个亡魂,林海龙是杀害他的凶手。”
  “一个灵魂是无法离开自己死亡的地方,你也看见了,刚才他变作实体四处逃窜时,手不小心放在门楣外,整个身体都被反弹了回来,成了鬼,是有很多限制的,不是想去哪里哪里。”
  “原来如此。”南宫兜铃恍然大悟,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
  李续断说:“师兄,你漏了一点,除非这个恶灵找人身,这样一来,他可以任意行动,去哪里都行,走在太阳下也不会有问题,他还可以借用人类的手来杀人。”
  这是俗称的鬼身。

  南宫兜铃盯着鬼魂,“周落回,你在楼道里站了二十年,安静的看着邻居们下下,是为了伺机找到合适的人,用来身吧?”
  鬼魂嘶哑的回答:“没错,能离开这栋楼的唯一方法是依附到你们人类身去。我之所以在楼道里待着,是在寻找合适的目标。”
  像他当初盯着那些刚从工读学校里出来的孩子一样,在阴影里把自己隐藏起来,为了复仇而耐心的潜伏着。
  可是南宫兜铃仍然有疑问:“这二十年来,你一个合适的目标都找不到?不可能吧,鬼身又不需要配合生辰八字什么的,只要找个身体弱的、阳气没那么旺盛的,能闯进他身体里去,不是吗?”
  “我……没有下定决心。”
  “用了二十年都没有下定决心?”南宫兜铃说:“你活着时,可是杀人不眨眼,使用暴力也从来不懂仁慈,成了鬼之后,怎变得如此懦弱?”
  “懦弱?是吧,我变懦弱了。”

  楼道走下一家三口,爸爸手里牵着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女孩儿,妈妈在前面提着空菜篮子。
  南宫决明慌忙用举起手,用宽大的衣袖挡住玳瑁和他手里抱住的鬼魂,不让这一家子瞧见。
  妈妈认出了他们,热情的打起了招呼,“哎呀,南宫先生,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哦……没什么,在教我女儿如何利用楼梯进行健身。她太胖了,再不锻炼对心脏不好。”
  “是吗?可我觉得你女儿不胖啊,身材适,刚刚好,我们做父母的,不都希望孩子白白胖胖的,南宫先生倒较特殊,想让你女儿以后当模特?”
  “她这德性当模特?当模型竖在街口辟邪还差不多。”
  她和丈夫都给逗笑了,她又问:“咦,南宫先生今天穿成这样,又是要去菖蒲大仙庙摆摊?听说你在那里卖香烛?”
  爸爸在旁边打断,“不是卖香烛,是给人算命。”
  “想起来了,是算命。”妈妈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乖囡囡,叫爷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