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4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未落,周落回双眼猛然凸出,面部发紫,感觉好像呼吸不来,双手抓挠脖子,指甲抠进皮肉里,在脖子留下几十道深深的抓痕。
  男人倒在地发羊癫疯似的抽搐起来,连叫都叫不出来。
  “特意为你准备的,尽情享受吧。”林海龙平静的看着他,嘴里念念有词,“在废工厂一口气砍下了三名十四岁少年少女的脑袋,被警方称之为‘斩首屠夫’的连环杀手,三位死者的头颅下落不明,至今仍未发现凶手行踪;我在报纸看见这条新闻时,第一个想到的名字,是你,周落回。”
  林海龙蹲下去,拉开旅行包的拉链,盯着里面装着的三颗人头,面容可怖,五官布满黑色圆点状的尸斑。
  “张阳和沈桓昇,你杀了他们这两个废物,我不在乎,反正沈桓昇有心脏病,医生已说他活不过二十岁,你提早结束他本来很短暂的生命,也无所谓。”
  林海龙从旅行包里抱起唯一一个女孩的头颅,放在眼前,含泪看着。

  “可是,你杀了我暗恋的女生千小君,这一点不能原谅你。你瞧不起我妈妈,你花钱买过她的身体,我一直都知道。因为我妈妈是做小姐的,所以你在学校里也瞧不起我,后来给你发现我喜欢千小君,你干脆连她一起欺负。千小君可没有得罪过你,你却为了折磨我,拿她当牺牲品,狗畜生,你会下地狱的。”
  他把头颅放回旅行包,从地板捡起水果刀。
  周落回半分钟前已经毒身亡,毫无气息的躺在地。
  可林海龙看来一点也没有感到满足,“我跟你一样哦,周落回老师,我跟你一样,很享受杀人。”
  林海龙坐在他胸口,高高举起水果刀,表情狂暴,用力将刀尖刺入周落回的胸口。

  他没有此罢休,拔出刀子,对准尸体的心窝又扎一刀,然后是第三刀,第四刀……
  南宫兜铃在一边看着,林海龙总共在尸体扎了二十几刀,周落回的胸口已支离破碎。
  可算泄愤完了。
  血在周落回背下往外淌开,林海龙起身,把刀子藏进自己的口袋,捡起注射器。

  楼道方传来一声惊慌失措的呼吸。
  林海龙仰起头,看见楼梯扶手间露出一张女人的脸,正在偷看。
  南宫兜铃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她认识,不是隔壁的王婶吗?她看去才二十多岁,非常的年轻,一双眼睛水灵灵的,此刻充满了惊恐。
  林海龙说:“姐姐,我认得你的脸,要是你对丨警丨察说了多余的话,你会和躺在地的这个畜生一样下场。”
  林海龙说完,慢吞吞的走出民房外,他微微仰起头,深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露出一个解脱的微笑,把沾满血的棒球衫脱了下来,里面还穿着一件长袖,他把棒球衫和刀子、注射器卷在一起,抓在手,漫不经心的离开现场。
  南宫兜铃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想,这是一个真正的杀人狂,一个享受杀人快感的怪物,对林海龙来说,杀人只是输赢游戏,并不会有任何内疚。
  民房的画面渐渐消失,四周围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只有南宫兜铃手心里的铃铛在微微闪光。
  她站在黑暗,毫无恐惧,静下心来警惕危险,她知道敌人在暗盯着她。
  像一只攀爬在蛛边缘的黑蜘蛛,而她则是不慎落进心的小昆虫。
  身体左边袭来一阵阴邪气息,南宫兜铃拿起铃铛挡在眼前,铃铛迸发强光,一张糜烂的脸颊在强光闪现,受不住光线照射,凄叫着倒退,再次遁入黑暗。
  周落回在她附近盘旋,试图寻找机会偷袭她。
  他声音沧桑的说:“你看到了吧,是他杀了我,害我成了冤鬼一个。我的复仇大业还未完成,差他一个,林海龙,我死了,他却还活着,至今仍在人世,快活度日,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
  身后,第六感告诉她,有异物冲撞而来。
  “有完没完!”南宫兜铃失去了耐性,刚抬起手,周落回她更快一步,身体扑过来,撞掉她手的铃铛。

  银铃铛滚落在地,弱弱的发光。
  在这昏暗光线,周落回再度张开鳄鱼般的大嘴,咬向南宫兜铃的颈动脉。
  南宫兜铃慌忙蹲下,弯腰跑过去,抓起地的铃铛,用手指夹住,“对不起,小铃铛,委屈你了。”
  周落回咧着嘴冲过来,南宫兜铃找准时机,转身将铃铛塞进周落回嘴,启动双唇念咒。

  周落回咽下铃铛,物件卡在他喉咙里不不下。
  他抓挠脖子,像极了他毒后做垂死挣扎的模样,身体里的骨骼咯吱咯吱作响,他绞拧着四肢,双脚站在地,头部朝方仰起,挺直腰部,头在旋转着,拧了整整一圈,又回到原位。
  周落回高高的仰起头,头部变成一道黑雾。
  “把我带出你的回忆!我不想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待着!”南宫兜铃命令。
  周落回头部的黑雾忽然间收缩,变回了那张狰狞干瘪的脸,“哈哈哈……”他发出凄厉的笑声。
  “怎么一回事?我的隐形咒竟然无效?”南宫兜铃显得有点焦急。
  “一个普普通通的铃铛,想收拾我,你未免太小看恶灵的力量!”
  南宫兜铃又一次双手划手决,把灵气加诸在他咽喉里的铃铛面,对周落回下达二次命令:“带我出去!”
  周落回却并不听从她的命令,反而往后反折腰身,眼看要变回之前四肢爬行的恶鬼样。
  “之前给过你出去的机会,不过你不珍惜,你现在惹我生气了,我不想放你出去。从来只有我命令坏孩子的份,轮得到你来命令我?坏孩子要接受惩罚!”

  周落回毫不客气的爬过来,南宫兜铃用手撑住他的额头,和他相扑似的角力。
  “至心至力。”
  把周落回推离自己身体。
  目前来说,只有这个增强力气的咒语是不需要使用白符的。
  她感受到身的灵气正在迅速消耗,可恶,万一灵气用完,又要受制于他了。

  心独白:铃铛啊铃铛,我戴你了这么多年,虽然你不是法器,但你也给我点面子,争气点。
  南宫兜铃双手撑住恶鬼的额头,嘴里不松懈的念着隐形咒语。
  周落回的动作忽然凝固,他的咽喉猛地炸开,飞散的皮肉变作片片黑烟,消融进黑暗之。
  铃铛悬浮在空,疯狂作响。

  周落回的脖子炸得相当破烂,开了个碗大的豁口,露出喉咙里的烂肉,脑袋倒在左边肩膀,摇摇欲坠的挂着,脚步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我不会放你出去……不会放……啊!”
  他话音断,猛然跪下,双拳拼命捶打地面,“快让铃声停下!”
  南宫兜铃偏不心软,咒语连绵不断。
  身边的黑暗变得稀薄起来,白色的光线在黑暗的尽头逐渐扩张。
  南宫兜铃在这片白光睁不开眼,不由得把双眼眯住。

  再次睁开,她惊愕发现自己还躺在楼梯底下,一双原本穿在脚的家居拖鞋掉在她鼻尖前。
  她撑起双臂,师父南宫决明跳过她后背,朝楼奔跑,还不忘埋汰她:“碍手碍脚的猪兜,走远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