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30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头部一紧,已经被一双手抱住,同时脚也被抱住,身子一轻,被抬了起来。
  身子一阵晃动,感觉正朝那道门走去。
  里面,烂棉袄臭气熏天,感觉自己都要被憋死。

  “干啥?”
  一个恶狠狠的声音,我听出是俄木哥,赶紧死死闭住双眼,同时屏住气。
  “抬尸体进克。”之前那人道。
  “哪个死了?我们镇的?”
  “某呢。官兴乡4组,罗忠泽家的呢。”
  “咋死的?”
  “疯狗咬死的。”
  “疯狗?”俄木哥喝道:“放下!就放外面!放远点!”
  “某呢。”那人道:“太阳坝坝,要流臭水水呢。”
  我脸部一凉,眼前接着一晃。
  不好!有人在揭席子!
  日期:2018-07-11 16:45:27
  只听“吱呀—”一声,似乎门开了。
  接着什么东西一撞,眼前一黑,席子重新覆盖下来。
  “咋了?”俄木哥的声音,突然显得低声下气。
  “非礼勿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一口重庆话。
  我一凛:重庆人!
  “文绉绉听不懂啊。”俄木哥抬高音量:“丢进去!丢到墙边边去!听到没有?”
  我身子一晃,明显在朝停尸房里面走。

  身体忽然一凉,似乎进入一个有冷气的房间,耳边只听到有一个人在轻轻“嘎”喉咙,除此之外就只有抬我那两人的脚步声。
  “就放那里。”瓮声瓮气的声音。
  身子一沉,背上一凉,已经放在地上。
  脚步声响,那二人应该走出去了,接着只听房门关上,整个停尸房内突然很死寂。
  我死死屏住呼吸,但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尸体就仍那儿?”一个女人冷冰冰问。
  日期:2018-07-11 17:13:17

  “乡下医院都这样。”
  瓮声瓮气的人回答了一句,顿了顿又道:“所以说还是活着好,人一死,拿席子一裹,丢在墙边,谁来管你?他(她)会不会来管你?”
  我一愣,他在对谁说话?
  有人“嘎”了一下喉咙。
  “他(她)会不会在骗你?”刚才那女人冷冰冰问。
  那人又在“嘎”喉咙。
  席子里面,我不由奇怪:看来这个女人跟那个“瓮声瓮气”,就是那两个重庆买主,那不用说了,这个“嘎”喉咙的第三人就是龙三的四弟了,这倒怪了,他们不是在里面洽谈那尊“佛头兽”吗,怎么听了几句完全不着边际?
  “我觉得那个电话是假的。”女人又道。
  “哪样?”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是个男性,那就是“四弟”了。
  “有没这种可能。”女人顿了顿:“那个声音不是余红霞,是那个人找人冒充的,余红霞已经.去世了?”
  日期:2018-07-11 18:11:34
  “哪样?”四弟有气无力问。
  “我是说—”女人提高音量:“余红霞说不定已经死了!给你打电话的是假的!是他(她)在骗你,他(她)知道你耳朵基本上已经聋了!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她没死。”
  “你怎么能确定?你就这么相信他(她)?他(她)的那种办法会真有这么厉害?为什么能救余红霞不能救你?”
  “她没死。”
  四弟声音渐渐低沉。

  “那好!”瓮声瓮气忽道:“你说她没死,好,我们信!你带我们去找她,还有那个高人,我们就看看他(她)是怎么救余红霞的,你相信我,我有办法让他(她)也救你,你看行不行?”
  “她没死。”
  四弟声音愈发低沉沙哑,就像从喉咙里憋出来一般。
  席子里面,我开始惊惧:龙富民这个四弟怎么回事,怎么反反复复说“她没死”,就跟精神病人一般?
  这个“她”肯定是指余红霞了,这么说,余红霞的情夫,不是龙三,而是他这个四弟?
  是这个四弟跟余红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了两尊“佛头兽”,卖掉了一尊,还有一尊,目前肯定放在一个只有他或者再加上余红霞,只有他二人知道的地方,而这两个重庆人,就是为第二尊而来的,不过他们为何反反复复,老是提到余红霞?
  还有,这里面又出现了一个更神秘的“高人”,此人似乎治好了余红霞身上的那个“狐臭”还有“掉头发”的怪病,这就奇怪,此人能救她,为什么不能救他?
  这里面一定有隐情!

  这时我感到手脚冰凉,但不敢妄动,只有咬牙忍住。
  突然,眉心处微微一麻!
  不好!
  “他要做啥?”女人忽问,声音惊惧。
  只听一阵“嘎嘎嘎”的微弱声音,就像在拼命弯曲一个生锈的弹簧。
  “发病了!”瓮声瓮气的急速道。
  眉心处,又是微微一麻!

  糟了!
  我大骇:又是那东西!
  跑还是不跑?
  正迟疑,脚步声杂乱,有人在往门那边退却,而那个“嘎嘎嘎”的声音已经停住。

  “角弓反张!”瓮声瓮气声音忽道。
  “砰砰”有人在敲门,传来俄木哥的声音:“邱总?有没事?”
  “没事!”瓮声瓮气声音道:“你就在外面。”
  原来此人叫邱总。
  “蓬”的一声,像是一个重物坠地。
  “呀!”女人尖叫一声。
  “嗬嗬嗬—”地上,有人发出野兽般的喉音,似乎朝门口爬去。
  “呀—开门!”有人在猛烈拍打屋门。
  “嗬嗬嗬—”地上那人依然在爬:“嗬嗬嗬—红—霞—”
  他在喊余红霞!

  我大骇,就想推开席子,忽然一凛:那人明显目标是那两个重庆人,我还是继续装死!
  “嗬嗬嗬—红—霞—嗬嗬嗬—”
  “红霞在那儿!”邱总突然尖叫:“龙富才!红霞在那儿!在那儿躺着在!”
  我一惊:什么?余红霞就在这个房间?
  “嗬嗬嗬—红—霞—”

  声音似乎在朝着我这个方向!
  “对!那个就是余红霞!那个就是!”邱总还在叫。
  不好!
  我瞬间意识到不妙,手猛的一推,就想把席子推开,但已经晚了,一个沉重的身躯已经压了上来,眼前一亮,席子被猛的撕开,探过来一张恐怖人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