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29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11 13:53:14
  “龙富民。”俄木哥粗声粗气问:“你狗日的跑来干啥?”
  这时旁边那人也站起来,50多岁一乡下老头。
  “老瓦瓦!”龙三一愣。
  我大吃一惊:什么?这人就是老瓦瓦!这可要了命,这还不穿帮!
  旁边,黎小楠板着脸不动。
  龙三回头指了指我们,又指了指老瓦瓦,一脸诧异:“这个.你们.”
  俄木哥瞟了黎小楠一眼:“这女的是谁?”

  “哦!她—”龙三结结巴巴,忽然问老瓦瓦:“你—你带来的人呢?”
  老瓦瓦朝房门一指。
  “在里面?”龙三张大嘴巴:“都已经来了?”
  “你聋啦?”俄木哥恶狠狠骂:“老子问你话!这女的是谁?”
  “她—她—”龙三张口结舌。
  “噢!”黎小楠笑道:“我他表妹。”
  “表妹!”俄木哥明显不信,又问龙三:“你跑来干啥?”

  “哦。我—我来送药水水给我老四。”
  “药水水?毒耗子还是毒苍蝇?”俄木哥把手一摊:“拿给我!”
  “哦,还在阿则医生那里,我回去取。我回去取。”龙三点头哈腰,倒退进来,把门关上,也不看我们,直接往回走。
  我回头看了一眼,俄木哥正一脸警惕注视我。
  赶紧回头跟上,到了一个僻静处,龙三终于停住。
  “耍我嘎?嘿嘿!”他冷笑一声。

  日期:2018-07-11 14:07:48
  “没耍你呀?”黎小楠笑道。
  “没耍我?”龙三气愤愤:“你们根本不认识老瓦瓦!你们肯定也不是那两个买主!说,你们是谁,为啥要冒充他们?”
  “我们也是买主啊。给你钱的人。”
  “给我钱!哼哼!”
  “噢,我懂了。”黎小楠笑道:“老瓦瓦把买主带来了,就在那个房间里面,咦,怪了,他怎么不带到你那儿来?对了,他想过河拆桥!哈哈,你被他耍了,而不是我们,哈哈!”
  龙三气愤愤,哼一声。
  “行了。”黎小楠拍他一下:“你也别生气。既然都清楚了,我们就把话摊开了说,你带我们来是不是找你四弟?”
  “嗯。”
  “他在那个房间里面?”
  “嗯。”
  “他是医生还是怎么的?”
  “狗屁医生。”龙三顿了顿:“他来治病。他得了怪病过来治。”
  日期:2018-07-11 14:32:07
  “怪病?什么怪病?”
  黎小楠在问。旁边,我赶紧支起耳朵。
  “掉头发的病。”
  “掉头发?”

  “从挖出来那个石头兽就开始了。”龙三似乎不想多说:“算了,你们问也白问了,那东西多半已经卖给那两个人了。”
  “就那两个买主?”黎小楠一皱眉:“他们是不是也是一男一女,重庆来的?”
  “哼哼!”
  “他们什么身份你知道吗?”
  “鬼才知道!”龙三兀自愤愤然:“老瓦瓦联系的.搞鸡X!说好的先过我的手.”

  黎小楠思索几秒:“这样。2000块钱,我还是一分不少给你!”
  “什么?”龙三一张油乎乎的嘴巴张开。
  “条件是,你帮我做几件事。”
  龙三一下来了兴趣:“啥事?”
  “那个俄木哥是干什么的?”
  “他你不知道?我们镇黑老大。开砂石厂的。”
  “是么?那—那两个买主来头不小呀,居然能让你们镇黑老大当门卫.第一件事,你确定你四弟就在刚才那房子里面?”

  “阿则医生说在,说他们几个就刚才一起进去的。”
  “那房子后面有没有门,或者窗子?”
  “没有。那个是放尸体的房子,只有一道门,就那道。”
  黎小楠一愣:“放尸体?就是停尸房?”
  “嗯。”
  黎小楠眉头一皱,忽然眼波在我身上转了一圈:“我有个主意。要你配合。”
  “干啥?”
  “装尸体。”
  日期:2018-07-11 15:19:33
  “装尸体?”我都懵了。
  “对!”黎小楠问龙三:“尸体一般怎么放进去?推车?”
  “鬼个推车!又不是大城市。一般就用席子一裹,抬进去放地上。”
  黎小楠一愣:“里面没冰柜?”
  “鬼个冰柜!又不是大城市。里面只是比一般的房间要冷几度。”
  “OK!”黎小楠点点头:“对了,他们怎么会到那里面去商量?”
  “治狐臭。”
  “什么?”
  “老四身上还有一个狐臭的病,也是莫名其妙那段时间冒出来的,阿则医生说把他放到停尸房里头,以毒攻毒,用尸臭来治狐臭。”
  “这么怪?”黎小楠笑笑:“行了!不废话了!龙三哥你赶快去找几张席子过来,再叫几个人,当死者—”她指了指我:“—家属。快!”

  龙三看我一眼,一脸狐疑,明显也感觉这个办法太荒唐,但还是转身离去。
  我已经懵了:“你来真的?”
  “还有假?”黎小楠拍拍我:“我本来可以去,但我估计那俄木哥会检查,他见过我的脸。你小心点。记住,他们说的每一个字,你都给我记死!”
  日期:2018-07-11 16:18:54

  一分钟不到,龙三抱了两张竹席过来,说人找好了,一个叫花子一个收破烂的,都是那头“官兴乡”的,价钱也说好了,保证抱“尸体”进去,一人20。
  又拿了一套衣裤,一件烂袄子一条烂棉裤,臭气熏天,说是那个叫花子冬天家穿的,叫我换上。
  我有些退却:“为啥不叫那个叫花子装尸体,更像?”
  “他又不知道内情!他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好!”我提条件:“到时候加油钱你给。”
  “OK一言为定!”
  我三两下把烂棉袄棉裤穿上,这时龙三已经把席子展开,我躺下去,龙三用手在墙壁上抹了一把,抹在我脸上,接着另外一张席子一裹,我眼前一黑,顿时整个儿已经裹进去。
  我心头“蓬蓬”乱跳,只听黎小楠低声道:“叫!”
  “来。进来!”龙三叫了一声。
  脚步声“啪啪”,进来两个人,就在我头顶处站定。

  “记住。一定要抬进去。”龙三道:“人家问你咋个说?”
  “官兴乡4组罗忠泽的大儿子。”一人道:“被狗咬死的。”
  我心头大怒:肯定是龙三教的!他姥姥的,龙三,老子待会儿“活了”不咬死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