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314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是做什么?”许俊不悦地说。
  灵儿看着许俊白色裤左边裤腿渗出的淡淡血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许俊忙坐起身来,并把被子拉好,警惕地看向灵儿。若是灵儿发现什么,他不介意直接解决了灵儿。
  灵儿从震惊清醒过来,也明白许俊拉被子是不想让人发现他的腿伤,忙转身去关好门。
  许俊皱眉看着灵儿,感到不解。
  灵儿走回许俊跟前,轻声说道:“原来昨夜在林子里的那个戴着鬼面面具的人是你!”
  许俊不动声色地看着灵儿,心想:“昨夜她也去了林子,并见到了鬼面人?飞云怎么未提过此事?那鬼面人不会和她说起过什么吧?”
  灵儿悲伤地说:“我真没想到是你,为了救我还受了伤!”
  许俊微微垂眸,心想:“难道鬼面人伤的也是左腿?”
  “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吗?你有些发热,怕是伤口有了疡症。”灵儿也不等许俊回应,便再次掀开他的被子,轻轻卷起他的左裤腿。
  许俊没有反对,任由灵儿治伤。她会把自己当成鬼面人,应该与那鬼面人并不相识,那鬼面人也不会告诉她什么。她把自己错当成救命恩人,自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说不定还能拉近和她的关系,从而问出到青风的下落。
  许俊看着灵儿轻轻解开左腿的绷带,试探地问:“昨夜之事,你可有和爹提起?”
  灵儿摇了摇头。
  “以后也别说,别让他担心。”许俊道。
  “我明白。”灵儿皱眉看着伤口说,“当时没把伤口处理好,有些疡症,我帮你清洗下伤口,会很疼,你忍着点!”

  灵儿刚要动手,被许俊拉住了手腕,灵儿不解地看着许俊。
  “昨夜我和你说的事,你可还记得?”许俊试探道。
  灵儿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当时他只和自己说过两句话,都是让自己躲好别乱动,并未提到什么要紧事。
  灵儿摇了摇头。
  “那可能是我伤疼忘了和你说了。那些人不是善类,昨夜的事切莫向他人提起,以免多生事端。”许俊道。
  “我记住了。”灵儿应道。她心则想:“柳白姐不是外人,告诉她无妨。”
  灵儿继续手的动作,沾了些药粉擦拭许俊的伤处。
  “啊!”许俊受不住疼痛,痛吟出声。
  灵儿心更加愧疚,若不是为了救她,俊大哥也不会受这些苦。
  许俊咬牙忍痛,心愤恨地想:“鬼面人,你若还没死,本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为许俊包扎好伤口,灵儿把换下的染血的绷带都藏了起来,帮着俊大哥瞒住济伯伯。
  灵儿还细心地打开门窗通风,让屋里的血腥之气消散去。
  “待会儿我告诉济伯伯,你得了水土不服之症,这几天都要在房休息。”灵儿说,“用膳时我会把吃食送到你房,你伤的是腿,这几日尽量不要下床。”
  许俊微笑着点了点头,有人如此贴心伺候还真不错,或许顺了济苍雨的意娶甘灵儿为妻也挺好的。
  灵儿暗暗松了口气,她想着自己把俊大哥照顾好,心的愧疚之情能减少一些了吧!
  灵儿不禁又想到了齐阳。齐阳哥不知救了自己多少次,自己对他有感动,有心疼,有不舍,有难过,却唯独没有愧疚。自己想要照顾他,只是单纯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而不是为了消减心的愧疚。
  趁着夜色,飞云又潜入许俊的卧房。

  许俊白日睡得过多,此时正精神着。
  “属下见过少主。”飞云躬身道。
  “那鬼面人死了吗?”许俊冷冷地问。
  “没有消息,自然是死了。”飞云小心翼翼地回答。
  “最好如此,否则坏了本少的好事,便治你办事不力之罪。”许俊狠狠地道。
  “少主放心吧!至今还没有了属下的三棱镖能苟活下来的人!”飞云道。
  “那件事办好了吗?”许俊又问。
  “已经准备好了,两日后动手。”飞云道。
  “很好。”许俊点了点头。
  “少主,属下帮您伤口换下药吧?”飞云说。
  “不必了,自有人会为本少换药,而且医术你高明多了。”许俊嘴角一勾,说道。
  飞云一愣,随即说道:“属下只是杀手,谈何医术?”

  “对了,珍宝山庄那儿要施点压,本少没那么多工夫和他们耗着。”许俊道。
  ---
  次日。
  许俊又是半天不见人,济苍雨非常担心。每次自己硬着头皮去看他都被他三言两语给轰走了。自己这个父亲为何如此不受他待见呢?
  午膳时,济苍雨看到大桌摆着两副碗筷,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心细的灵儿一下便察觉到济苍雨的不对劲,忙解释道:“钟龚、钟珑出去办事还没回来,怕是在外头用饭了。”
  “嗯。俊儿虽然身体不舒服,但出来吃个饭总行吧?”济苍雨苦闷地说。

  “呃……俊大哥得的是水土不服之症,还是得多待在房里,少吹些风为好。”灵儿为了帮许俊隐瞒腿伤,竟胡扯了几句。
  济苍雨怀疑地看着灵儿。
  灵儿小脸微红,垂眸不语。
  济苍雨对站在一旁的济烈说道:“你和允也一起桌吃饭吧!热闹些。”
  济烈笑着应道:“好。”
  有了济烈和济允,饭桌的确热闹了不少。

  只见济烈时不时夹一筷菜放入济允的碗里,不一会儿济允的碗里便堆起了小山。
  济允看着眼前的小山,眼珠一转,也不停地给济烈夹菜。
  这样的情形让济苍雨有些食不知味。
  灵儿看了看济烈父子,又看了看济伯伯,暗暗叹了口气。
  在这时,钟龚和钟珑赶了进来。

  钟龚说:“师父,我们回来晚了!还有饭吗?”
  济苍雨闷闷不乐地说:“快吃吧!趁热!”
  钟龚察觉到济苍雨的不对劲,看了看灵儿。
  灵儿看了眼济烈碗里刚出炉的小山,对钟龚使了个眼色。

  钟龚会意,忙走到济苍雨另一侧坐下。
  而钟珑则开开心心地坐在灵儿的身旁。
  “师父,这是您最爱吃的红烧肉!”钟龚拿起筷子开始献殷勤。
  济苍雨苦涩的心底这才流入一丝甘甜。
  钟珑也不甘示弱,忙夹了块烧鸡到济苍雨碗里,说道:“这烧鸡不错,师父也尝尝。”
  济苍雨看着这两个由自己一手抚养成人的徒弟,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午饭后,灵儿把煎好的宁神汤药给济苍雨送了过去。
  可是,济苍雨却不在卧房里。

  灵儿便端着汤药朝济苍雨卧房旁的堂屋走去。
  果然不出灵儿所料,济苍雨正在堂屋里看着亡妻的画像发呆。
  “济伯伯,汤药煎好了,您趁热喝吧!”灵儿轻声道。
  济苍雨接过汤药一饮而尽。
  “灵儿,喝了你的药,我这两夜都睡得很好,但……”济苍雨垂眸,难过地说,“但却不能夜夜梦到你伯母了。”
  灵儿想了想,柔声劝道:“济伯伯,伯母不是一直在您的心里吗?”
  济苍雨一愣,才说道:“是呀!碧儿一直都在我的心里。没有再做那个梦,是她不再怪我了吧?”
  灵儿闻言轻轻地叹了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